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取消段首缩进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业界资讯软件之家
Win10之家WP之家
iPhone之家iPad之家
安卓之家数码之家
评测中心智能设备
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食品配送、打车、货运……无所不能的Uber能盈利吗?

2019/5/5 10:42:37来源:网易科技作者:辰辰责编:阿迷评论:

据国外媒体报道,Uber即将于下周五上市。在讲给投资者的故事中,Uber将未来的自己描绘成从食品配送到打车服务再到货运服务无所不能。但首要问题在于Uber还没能实现盈利。

在Uber的未来愿景中,大多数人不会再拥有汽车。短途乘客可以选择电动自行车和小型摩托车,长途旅行者则可以叫车。自行打包外卖将成为一种历史,取而代之的是送餐上门。车库将被空置,停车场将被拆除,变成长满青草的公园。

最终,机器人将统治世界。无人驾驶汽车将来回穿梭接送乘客,而无人机将负责运送货物。自动驾驶卡车将取代传统卡车行驶在高速公路上。而Uber无疑将成为这一切的中心。

但首要的问题是Uber能否盈利。

随着Uber定于下周五上市,这将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科技公司IPO之一。公司首席执行官达拉·科斯罗萨希(Dara Khosrowshahi)正试图向华尔街推介自己的愿景,也就是Uber将成为所有交通运输领域的主导力量。

这一愿景受到来自各方的激烈竞争,在最近几个月尤甚,使得Uber在截至今年3月份的一年中亏损超过37亿美元。这也是迄今为止美国创业公司创下的最大亏损。

在美国、印度以及墨西哥的外卖服务市场,拥有雄厚资金支持的初创公司正在通过用大幅折扣以超过Uber。一家资金雄厚的竞争对手已经对Uber在拉美的叫车业务发起了猛攻。在与竞争对手不断进行价格战之后,Uber一度强劲的营收增长趋于平缓,亏损也大幅增加。

而Uber对未来的畅想还远未确定。其主要市场在人口密集的城市,但据一些人估计,超过70%的美国人口居住在农村或郊区,在这些地区拥有汽车往往会更便捷更便宜。叫车服务颠覆了当地的出租车行业,但它推动人们离开公共交通工具,加剧了主要城市的交通拥堵,让更多人呼吁对其加强监管,限制业务增长。

每个人周围都不会有源源不断的司机,而完全自动驾驶汽车何时成为现实尚无定论。市场研究公司Sivak Applied Research的数据显示,虽然许多年轻的城市工人习惯无车出行,但美国的汽车保有量又开始探底回升。

与此同时,竞争对手在不断筹集大笔现金。包括优步最大股东软银等投资者也在加剧行业价格战,这让Uber难以盈利。

我们不会有可预测的盈利能力,”科斯罗沙希去年11月在斯坦福大学商学院的一次演讲中说。“但我们会告诉股东,让股东自己选择。”

“如果他们想要一家可预期盈利的公司,那完全可以去投资一家银行,”他耸耸肩补充道。“我们真正追求的是长期目标。”

知情人士表示,Uber高管私下表示,他们相信新一轮的价格战迟早会缓和。科斯罗沙希一直在告诉投资者,核心业务是盈利的。他说,Uber去年在剔除不相关成本的情况下打车服务赚到了钱。即使公司的总营收没有增长,打车和送餐的总量仍在健康增长。

外交官

2017年8月,科斯罗沙希被Uber聘用为新的首席执行官,为Uber上市做好准备。

他的前任、Uber联合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以强硬方式颠覆了整个行业。卡兰尼克想要拆分他目之所及的出租车,并在此过程中摧毁大量同业竞争对手。除此之外,他还制定了更大的扩张目标——打入中国市场,打入食品配送市场,打入自动驾驶汽车市场,同时还打造了一种金钱至上的精神标杆。作为一位非常成功的筹款人,到2016年年中卡兰尼克通过股票和债券为Uber筹集了愈140亿美元,远远超过任何一家美国初创企业。

快速扩张和残酷竞争为公司带来的是一种混乱文化。2017年,Uber卷入了包括性骚扰和歧视在内的一系列丑闻,Alphabet还声称Uber窃取了其自动驾驶商业秘密,Uber也承认通过软件逃避当地监管。

最终董事会罢免了卡兰尼克,由时任在线旅游预订公司Expedia首席执行官的科斯罗沙希取而代之。卡兰尼克目前仍是公司最大的股东之一,持有该公司近9%的股份。外界普遍认为,科斯罗沙希是一位有能力的经营者,能够稳住麻烦不断的公司。

这位德黑兰出生的布朗大学毕业生在Uber发展中扮演了外交官的角色。他重塑了公司的文化价值观,要求“我们在正确的时间做正确的事情”。他表现出对监管机构的尊重,后者一度被Uber所蔑视。

科斯罗沙希很快敦促手下不要像在卡兰尼克时期那样对竞争过于关注。

据几名前雇员称,在此前每周举行的专注于击败竞争对手的全体员工大会上,科斯罗沙希软化了语气,并去除了会上显示市场份额微小波动的图表。他经常告诫员工,说竞争会持续下去,现在公司的焦点将是长期博弈。

科斯罗沙希试图结束Uber所占市场份额较小地区的激烈价格战。在东南亚,Uber一度和竞争对手Grab争夺曼谷、新加坡和胡志明市等区域的市场份额,科斯罗沙希同意出售叫车业务,以获得Grab公司27.5%的股份。

后来,他开始为收购中东地区的Careem而谈判,最终在今年早些时候达成了这笔交易。他缩减规模并放弃其他代价高昂的努力,自动驾驶卡车和汽车租赁部门都被公司裁掉。

总的来说,Uber的做法显得更为慎重。一位前经理称,在科斯罗沙希的领导下,公司给人的感觉是“为了IPO而优化”,而不再是为了“在全球占据主导地位”。

Expedia创始人、前首席执行官里奇·巴顿(Rich Barton)表示,“”他以富有经验的运营眼光把Uber引入上市的轨道。”巴顿曾与科斯罗沙希短暂共事,随后担任了Uber投资者标杆资本的合伙人。

交通领域的亚马逊

与此同时,科斯罗沙希也为Uber在叫车之外拓展更多服务做好了准备。

知情人士表示,他拒绝了公司内部要求出售Uber自动驾驶部门的提议。Uber的自动驾驶部门每年的开支高达数亿美元。2018年初,Uber旗下的一辆自动驾驶汽车撞上一名行人导致其死亡,随后该公司暂停了道路测试。在科斯罗沙希德努力下,自动驾驶汽车得以重新上路,最近还与软银等投资者集团达成了一笔10亿美元的交易。

科斯罗沙希还大力推动共享电动自行车和滑板车的发展,并扩大了货运中介业务。该业务与乘客出行或用餐虽然没有明显的协同效应,但增长迅速。

与此同时,卡兰尼克领导时创立的Uber外卖业务也在迅速发展。科斯罗沙希要求增加相关预算,以便在全球范围内继续扩张。外卖业务开始成为公司的耀眼明星,以至于许多高管开始认为,它最终可能会超过叫车服务,成为该公司的主要业务。

看起来盈利完全是可以实现的。随着乘车总量和营收的增长,每季度亏损都在逐步收缩。2018年第一季度Uber运营亏损为4.78亿美元,低于去年同期的8.18亿美元,但这其中不包括基于股票的薪酬、自动驾驶技术研究和一些管理开支。

为了给Uber的IPO讲一个好故事,科斯罗沙希开始把公司打造成提供各种交通工具的一站式商店。他把Uber比作亚马逊,这种说法在硅谷很常见。

但这两家公司之间有一些明显的差异。迄今为止Uber筹集的资本更多,有近200亿美元的股权和债务,预计在IPO中将再筹集到90亿美元。相比之下,2004年亚马逊在成立10年的时候还不到30亿美元。

更重要的是盈利能力的差异。当亚马逊成立10年的时候,它已经是第二年实现盈利,净利润达到为5.88亿美元,并开始持续盈利,直到2012年出现小幅亏损。但在2019年前三个月,Uber至少亏损了10亿美元。

十年过去了,一些观察人士对Uber主营业务是否合理仍持怀疑态度。

“Uber的问题是他们赚不到钱,”纽约大学企业金融学教授阿斯瓦特·达莫达兰(Aswath Damodaran)说。“没有人在叫车服务上赚钱,所以这不只是公司特有的问题。这种商业模式行不通。”

进展放缓

到去年年中,随着资金充裕的竞争对手打入市场,科斯罗沙希领导Uber所取得的一些进展开始瓦解。

Uber的一些投资者表示,除了资本,进入相关市场几乎没有什么门槛。优步和竞争对手的应用程序相似,都可以通过奖励或者打折优惠吸引司机和乘客。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Uber投资者软银的资金不仅流向Uber,也流向了许多竞争对手。在孙正义得领导下,软银及其千亿美元的愿景基金在全球叫车和外卖市场占据了巨大份额,其投资的公司有时会相互竞争。

这种影响在拉丁美洲尤为突出。拉丁美洲是Uber业务的一颗明珠,当地的竞争对手很少,利润率很高。去年,滴滴出行从软银和其他投资者那里筹集了40多亿美元后,突然打入该市场。Uber的前高管表示,优步已经在中国市场向滴滴让步。在滴滴的鼎盛时期,优步每周亏损逾8000万美元。2016年,优步将其在中国市场的业务出售给滴滴,换取了后者的大量股份。

滴滴出行的前员工表示,如今凭借软银的新投资,滴滴开始在被认为利润最高的市场与Uber展开竞争。它将大量资金投入巴西以抢占市场份额,然后在墨西哥开辟了业务。在瓜达拉哈拉等城市,滴滴发布了大量招聘司机的广告,是其正常收入的两到三倍。除此之外,滴滴还向乘客推出了价值25美元的折扣优惠。

优步以提供更多折扣进行回应,以更少营收和更多亏损的损失为代价,重新从滴滴手中夺回了部分市场份额。

结果拉丁美洲从Uber增长最快的地区变成了增长最慢的地区。2018年,公司营收同比增长率从前年的215%陡降至22%。

去年年底,当Lyft和Uber都在同一天提交了IPO申请后,美国市场的竞争也随之升温。Lyft向乘客提供大量折扣,迫使Uber也不得不这么做。然而,Lyft上市后股价较3月份的IPO价格已经下跌逾10%,这促使优步收敛了IPO的野心。

在外卖市场的竞争中,一度被认为摇摇欲坠的DoorDash在2018年3月至8月期间筹集了近8亿美元的资金,其中很大一部分来自软银。

得到投资后,DoorDash开始用营销人员和外卖员冲击美国郊区,很快就有更多餐厅加入了其应用。市场研究公司Edison Trends的数据显示,在美国外卖市场,Uber Eats此前位居第二,仅次于GrubHub。随着DoorDash在2019年初成为领先者,Uber外卖服务的市场份额跌至第三位。

面对DoorDash的崛起,Uber高管们退缩了。知情人士说,科斯罗沙希在上任之初曾考虑过收购DoorDash,但并未付诸行动。当时投资者对这家公司的估值不到15亿美元,结果DoorDash的最新估值约为70亿美元。

Uber在印度市场也面临着类似的压力。据PitchBook的数据,Swiggy和Zomato两家初创公司总共筹集了17亿美元资金,并在全国范围内推出打折活动,摩托车司机们还在车上挂着印有他们标志的外卖箱。Zomato推出了一项名为“12月不做饭”的促销活动,当月为消费者提供高达50%的折扣。今年1月份,该公司再次推出这一促销活动。

一位前雇员表示,随着印度市场竞争的加剧,Uber外卖的营销人员被告知,他们可以视情调低Uber从多数交易中获得的30%佣金,有时甚至可以低至5%,这使得Uber的盈利前景更为渺茫。

Uber与餐厅合作伙伴麦当劳在美国市场的独家协议并不能带来太多利润。知情人士说,Uber每笔订单只收取15%至16%的佣金,而在2018年重新谈判前,这一比例接近20%。Uber表示,它将为一些大型连锁餐厅打折作为获取新客户的方式。

到去年年底,Uber的财务状况明显转阴。第四季度,来自叫车服务的营收为22.8亿美元,略高于六个月前的水平。经过调整后,Uber Eats当季营收下降14%至1.65亿美元。原本积极的内部财务指标再次转向。

今年第一季度Uber仍在大幅亏损。与一年前相比,Uber的运营亏损增加了一倍多,达到10亿美元以上,其调整后的总营收几乎连续三个季度持平,这让一些仍持有股权激励的前Uber员工普遍感到焦虑。

虽然激烈竞争让Uber受挫,但多名投资者和前高管表示,他们期望竞争很快会消散。这些知情人士说,凭借90亿美元的上市融资,Uber有能力捍卫自己的市场份额而并吓跑竞争对手。

平静的未来可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周二,拉丁美洲市场传来了一些对Uber不利的消息。软银当时向竞争对手Rappi注资最多10亿美元。

相关文章

关键词:优步Uber上市IPO

IT之家,软媒旗下科技门户网站 - 爱科技,爱这里。

Copyright (C)RuanMe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软媒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