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照片:苹果的“双雄”时代(多图)

2019/7/10 15:14:28 来源:凤凰科技 作者:箫雨 责编:远洋

北京时间7月10日消息,十年前,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和乔纳森·艾维(Jony Ive)还是苹果公司的两位最重要人物。而如今,两位都已经离开了苹果:乔布斯在2011年病逝、艾维在今年6月份宣布离职。这两人不只是同事、朋友那么简单。他们的许多家人、同事以及《乔布斯传》作者沃尔特·艾萨克森(Walter Isaacson)把他们两人称之为“灵魂伴侣”。过去大约十年间,他们也是消费科技领域最具活力的两人。

年轻时的艾维。他成长在伦敦东北边陲小镇清福德(Chingford),说自己在纽卡斯尔理工学院作为学生设计Macintosh时就领悟到了苹果设计。“我发现了Mac,感觉我与背后开发这款产品的人有着莫名的联系。我突然明白了这是怎样的一家公司,或者说应该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艾维说。

大学毕业后,艾维在伦敦创办了设计公司Tangerine,拿到了苹果的一份咨询合同。1992年,当艾维大约25岁时,苹果向他提供了一份设计部门工作。

到1996年时,艾维已经成为了苹果设计部门的主管。但是,艾维说他自己当时并不开心,因为苹果及其CEO更加专注于创造最大利润,而不是完善产品设计。

艾维向艾萨克森说起了他在苹果的早期日子。“他们想要我们设计师拿出只是一款外观设计中规中矩的模型,然后工程师会把它做得尽可能的便宜。我当时都准备辞职了。”

1997年,就在艾维考虑辞职时,乔布斯回到了他一手创办的苹果。当时,苹果收购了乔布斯创建的公司NeXT Computer。在说服苹果董事会驱逐了时任CEO吉尔·阿梅里奥(Gil Amelio)后,乔布斯大权在握,成为了临时CEO,最终成为了正式CEO。

在回到苹果后,乔布斯在参观苹果设计工作室时遇到了艾维。艾维还记得,当乔布斯进入工作室时他使用了自己的一套问候语:“哎,你没有用武之地啊,是不是这样?”,似乎是在说苹果并未意识到自家设计团队的价值,或者并未给予他们取得成功的工具。

两人一拍即合。据前苹果员工乔恩·鲁宾斯坦(Jon Rubinstein)回忆,乔布斯和艾维会定期共进午餐。乔布斯一天工作的最后一站就是到设计工作室与艾维交谈。

乔布斯的妻子劳伦·鲍威尔(Laurene Powell)是这样描述他与艾维的友谊:“艾维享有特殊地位。他会来我们家,我们两家的关系变得很紧密。乔布斯从来不故意中伤他。在乔布斯的生活中,大部分人是可以被取代的,但艾维不行。”

乔布斯和艾维拥有类似的设计理念:他们都相信简约是复杂的极致,少就是多。“在许多方面,我们都想尝试这么设计产品。”艾维说。

乔布斯和艾维都专注于全局。他们不只是关注一款产品的外观,还需要理解工程过程,这样才能去掉不必要的东西。

两人都把美学放在第一位。有一次,两人曾一起去法国旅行,在一家物料店看到了一把厨刀。一开始,他们都被这把厨刀迷住了,但是最终因为同一个原因感到失望。他们发现刀片和刀把之间有一点胶水。“我和乔布斯都注重这样的细节,”艾维对艾萨克森说,“在如何让产品看起来纯粹、无痕方面,我们的想法类似。”

艾维和乔布斯合作推出的首款重磅产品是iMac,在1998年5月推出。艾维想让电脑充满未来主义感觉,但也看起来有趣,就像“即将起飞,去某个地方”。iMac采用了半透明的塑料外壳,所以用户能够看到内部的电路板。乔布斯坚持认为,不管是从外部还是内部看,电脑必须看起来整齐划一。

艾维和乔布斯还一致认为,iMac应该配上一个把手,即便人们不会带着它到处走。

艾维对艾萨克森说:“我想,如果电脑有一个把手,它就能够拉近用户与电脑的关系,使它平易近人。这是一种直觉。它允许你去触摸它……在以前的苹果,我会遭到反对。乔布斯真正厉害之处在于他看到后就说‘太酷了’。我没有解释我的所有想法,但是他凭直觉就知道了。”

乔布斯和艾维都喜欢尝试为电脑使用不同的材料。苹果的PowerBook G3笔记本采用了塑料材质,但是它的后继机型却采用了光滑的钛材质。两年后,他们使用了铝材质重新设计了同一款笔记本。

曾经有一段时间,两人痴迷于阳极氧化铝,先后在iMac、iPod Nano以及后来的iPhone上使用了这种材质。在这一过程中,铝要经过酸浴和电气化处理,这样表面才会被氧化,变成不同的颜色。乔布斯被告知,苹果无法拿到大量阳极氧化铝,于是他专门在中国建造了一座工厂生产阳极氧化铝。乔布斯带着艾维到中国监督整个生产过程长达大约三个月时间。

艾维曾在2018年对时尚杂志《Vogue》表示:“我们的工作特色之一就是深入涉及生产环节。你不能只是抽象地设计,然后告诉其他人去生产。我曾经在我们的产品生产工厂待了几个月时间。我不知道如果不这么做,你怎样才能成为一名合格的设计师。”

乔布斯的妻子鲍威尔说,乔布斯和艾维心有灵犀,因为艾维设计的产品传递了一种“感激之情”。这正是乔布斯一直寻找的,直到与艾维合作才找到这种感觉。他们合作地很开心,彼此享受。

两人在设计iPod时也看法一致,这款苹果便携音乐播放器在2001年推出。艾维在一个早晨的上班路上突然恍然大悟:iPod应该是纯白色,背面采用不锈钢材质。艾维想要把iPod及其耳机、线缆甚至是充电器都设计纯白色。据艾维透露,乔布斯立刻领会了他的设计,支持采用白色。

艾维曾对艾萨克森说:“有些东西非常重要,不能任意处理,但是也有些东西非常不显眼,内敛,但是也很狂热。这些特点体现在了耳机上。这就是我为何喜欢白色的原因。白色不只是一种中性色。它是如此的纯粹和低调,大胆、显而易见但又不起眼。”

两人都是完美主义者,甚至痴迷于苹果产品的包装。“我喜欢开箱的过程,”艾维说,“你设计了一种开箱的惯例让产品有一种特别的感觉。包装能够成为一个影院,能够讲述一个故事。”

两人还不断想方设法地改进苹果产品。甚至在第一代iPad上市之前,乔布斯已经有了iPad 2的创意。他向艾维分享了一篇有关磁铁的文章,认为在iPad上加入一个可拆卸的保护盖,在打开时能够就像在婴儿面部瘙痒一样唤醒iPad将是一件有趣的事情。最终,这一创意被加入到了成品中。

设计至上的不足。乔布斯和艾维奉行设计至上的理念,但是这一理念有时会适得其反。例如,他们坚持在iPhone 4上使用实心不锈钢,即便是工程师们担心这可能会对手机的信号接收产生负面影响。结果,这导致了“天线门”事件。

乔布斯脾气暴躁,与他共处不是一件容易事。有时,艾维必须温柔地向乔布斯推介他的设计,以确保他的最好创意有机会获得批准。

有一次,艾维和他的团队在试验基于屏幕的手势控制时,他们突然发现了日后奠定iPhone用户界面基础的多点触摸技术。艾维在私下里小心翼翼地向乔布斯展示了这一创意,后者对此很喜欢。“我意识到,如果他对此感到不满,将是一件十分糟糕的事情,因为我知道这项技术太重要了。”艾维对艾萨克森称。

两人的关系并不总是完美无缺。艾维有时会对乔布斯的批评不以为然,不喜欢乔布斯独吞艾维或者他的设计团队想出的创意。“我非常看重创意的出处,我甚至保留了写满我创意的笔记本。因此,当他因为我的设计之一备受好评时,我感觉受到了伤害。”艾维称。

但是艾维承认,如果没有乔布斯,他的作品乃至整个苹果都会被“彻底边缘化”,“毫无出路”。“是的,他意见像外科手术般精准,会咄咄逼人。他总是问‘这足够好吗?’,‘这样对吗?’。但是他非常聪明,他的想法大胆而又出众,令会议室的人感到害怕。”艾维说。

乔布斯也在制约艾维。他曾说过,自己最骄傲的时刻之一就是告诉艾维的团队,在发布第一代iPhone前对手机进行重新设计。“让他不得不做出这种表态让我十分尴尬。”艾维表示。乔布斯此举是出于好意,即便重新设计外观也意味着彻底重新设计内部硬件,包括电路板、处理器以及天线。

两人最后合作的作品之一就是苹果新总部Apple Park,这个新园区在2017年启用。这个共四层,占地300万平方英尺(约合28万平方米)的建筑物可以容纳逾1.2万名苹果员工,种植了6000多棵树。

Apple Park体现了乔布斯和艾维关系的许多方面,例如它突显了两人对于玻璃的迷恋。新总部采用了由地面延伸至顶棚的面板,没有一块玻璃是笔直的,它们都是曲面玻璃,无缝衔接在一起。

从外部看,Apple Park尽显极简主义,造型就像一个简单的圆环,但是背后的工程却十分复杂。得益于屋顶配备的太阳能电池板,新园区能够自主发电。Apple Park坐落在700个巨型不锈钢托盘上,保护地基不受地震等自然灾害的破坏。乔布斯和艾维内心深处关注的不是另建一座建筑,而是一个可供多代人居住的家。

当乔布斯在2011年10月因为罕见的胰腺癌去世后,这对充满活力的组合被拆散。艾维继续留在苹果,但是他的热情已经大幅消退。尽管他在2015年获得了首席设计官的头衔,但是大部分时间已不在苹果,一周只两次现身苹果总部。他还开始“分担职责”。

过去四年,艾维拿出大量时间旅游,与其他设计师研究有趣的个人项目,进行慈善拍卖。但是,他偶尔会错过一些苹果产品发布会,这在“几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苹果在6月27日宣布,艾维将离职创建新公司LoveFrom,并把苹果作为客户。艾维称,LoveFrom这个名称是受到了乔布斯的启发。乔布斯称,他的动力是满怀热爱和心血开发产品,即便你可能永远无法见到使用产品的人。

现在,乔布斯和艾维都已离开了苹果,但是他们的影响将永远留在苹果。

软媒旗下网站: IT之家 辣品 - 超值导购,优惠券 最会买 - 返利返现优惠券 iPhone之家 Win7之家 Win10之家 Win11之家

软媒旗下软件: 魔方 云日历 酷点桌面 Win7优化大师 Win10优化大师 软媒手机APP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