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取消段首缩进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业界资讯软件之家
Win10之家WP之家
iPhone之家iPad之家
安卓之家数码之家
评测中心智能设备
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三问亚马逊森林大火

2019/8/28 6:36:53来源:原理微信公众号作者:Barlow & Lees责编:远洋评论:

想象一下黎明时分的雨林:高高的树冠上满是滴水的蕨类和兰花,树干上覆盖着海绵状的苔藓和地衣,晨雾在太阳升起时开始慢慢消散。虽然雨林中到处都是可以燃烧的材料,但似乎还是无法想象这样潮湿的生态系统居然会着火。

○ 图片来源:Adam Ronan

在没有人类的干预下,它们的确不会。木炭记录表明,在人们因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而在那定居之前,亚马逊地区很少发生火灾。与热带草原或北方森林中的植被不同的是,亚马逊地区的8000多种树木品种并没有进化出对火灾的适应能力。

但是现在,数千起火灾发生在亚马逊这片土地,我们有必要研究这些野火的情况。之所以说它是“野火”,是因为它已经失去控制,即使一开始它是由人类引起的。对于一个没有对火灾进化出适应性的森林来说,这意味着什么呢?怎样才能防止进一步更严重的损害呢?

与网上流传的许多描绘树冠燃烧的图片相反,从前未受到干扰的热带森林突然出现的野火蔓延,并不是因为生态系统发生了变化而造成的事件。而且火势每天只前进200到300米,高度很少超过30厘米,只会燃烧掉落叶和倒下的木头。

对于这样的火情,大多数动物都可以逃跑,消防员也能利用简单的防火道来阻止火势的蔓延。的确,在亚马逊南部进行的一项实验表明,切叶蚁所留下的一条条不起眼的痕迹就足以阻止森林大火。

但是我们并不一定可以根据火灾的强度来预测其严重程度。由于缺乏应对森林大火的自然适应能力,热带雨林中的物种对大火异常敏感。即使是低强度的野火也能导致一半的树木死亡。在一开始最易受到影响的是那些较小的树木,而较大的树木往往会在随后的几年里死亡,最终导致森林中一半以上的碳储量都将流失。大树含有的碳最多,而随后一些物种的再生并不能弥补这种流失,一旦被烧毁,即使经过30年的再生,森林的碳含量也比未燃烧的森林低25%。

这些大火对树木况且能造成如此毁灭性的影响,因此依赖森林而生的动物和人类也受到影响就不足为奇了。在被烧毁的森林中,灵长类动物会变得更少,许多食虫鸟类会完全消失。而对于需要在森林中狩猎、获取建筑材料和药物的当地居民来说,他们失去的是最重要的一个安全网。

所有的这些都发生在森林第一次燃烧的时候。但是,当森林遭受经常性的火灾时,情况就会大不相同了。到那时,来自过去已死亡的树木中的燃料会创造一个真正的篝火,在开放的树冠下是干燥的易燃物。在这种情况下,森林的火焰高度往往能高达树梢,让剩余的所有树木几乎全数死亡。

这种情况被比作为“热带稀树大草原化”——尽管由此产生的灌木丛和稀疏的树木与依赖火的热带草原在表面上可能有一定程度的相似之处,但它们不具有任何独特的生物多样性或文化价值。相反,频繁发生的森林大火更有可能加速亚马逊转变成低多样性和低碳的生态系统,大大削弱亚马逊的社会和生态价值。

○ 大火沿着亚马逊雨林的地面蔓延。|图片来源:Jos Barlow

燃烧的问题

我们知道,森林大火不是亚马逊地区会出现的自然过程,那么为什么现在会发生如此众多的火灾呢?不幸的是,目前我们还不完全清楚到底是什么在燃烧——卫星所探测到的火势和烟雾并不能作为精确的指引,只有当所有土地上的燃烧痕迹都被精确地绘制出来时,我们才能获得更清晰的信息。但目前火势的增长可能是由三种不同类型的火混合所致。

其中一些火与最近激增的森林砍伐有关,这种情况下,被砍伐的植被会被焚烧以建造牧场和获取土地使用权。还有一些是农业燃烧,这是将火用于轮作农业,或清除现有牧场的侵蚀灌木。

令人忧心的是,尽管这只是一个正常的旱季,但有证据表明,这些人为的焚烧导致了常年林(其中还包括在土著保护区)里的野火肆虐。

○ 带翅膀的蚁鸟是一种神秘而古怪的陆地鸣鸟,它会翻动树叶,寻找在树下的昆虫。这种物种会消失于烧毁的森林,因为火灾会改变潮湿的下层栖息地。|图片来源:Alexander Lees

要处理这些纵火是非常复杂的,因为许多都是非法的,或者与政治原因有关的活动。例如,在最近的“火之日”中,探测到了焚烧的明显增加,而这似乎都是由伐木工或地产投机商在土著保护区引起的野火。此外,我们还必须将这些非法火灾与亚马土著居民所使用的传统的小规模刀耕火种农业区分开。尽管这些火也可以蔓延到森林中,但它们对维持亚马逊地区的一些最贫困人口的生计至关重要。

当这些火真的进入森林时,它们可以被一些最简单的措施来扑灭,比如防火道。然而,有效的消防措施仍鲜少出现,在大多数情况下,援助要么被推迟,要么根本不会到来。

在巴西总统雅伊尔·博索纳罗(Jair Bolsonaro)的领导下,巴西环境保护局(IBAMA)的经费被削减了95%。这导致用于消防的资金减少了1750万雷亚尔,而挪威和德国的亚马逊基金的损失更加剧了这一情况。

○ 2006年,Novo Progresso镇附近的森林被烧毁以用作牧场。这一地区是2019年大火的中心,有报道称当地牧场主试图向巴西总统发出协调一致的信息,称他们准备开始清理森林。|图片来源:Alexander Lees

解决森林的易燃性

减少野火不仅需要解决火源和扑灭大火,还需要展开能限制森林可燃性的行动。解决森林砍伐问题仍是其中的关键,因为它会使森林边缘暴露在更加炎热、更加干燥的农业用地的小气候之下,并且会减少区域的降雨量。

在使热带森林变得更加易燃方面,选择性砍伐也起着关键的作用。如果你在旱季漫步在被选择性砍伐的森林中,你能直接感受阳光的扑面而来,树叶在脚下噼啪作响。相比之下,未被砍伐的原始森林则是一个更幽暗的世界,落叶仍是潮湿的。我们必须要让防火成为长期森林管理的一个关键要素。这只有在广泛的非法采伐得到有效控制的情况下才能奏效,因为更便宜的木材破坏了最佳森林管理的可行性。

最后,气候变化本身正在使旱季变长,从而让森林更加易燃。气温的升高也导致了在非干旱年份里更频繁地发生热带森林火灾。此外,气候变化可能驱使了气候异常的频率与强度的不断增加,比如影响了整个亚马逊地区的火灾季节强度的厄尔尼诺现象。

应对这些挑战需要全球的共同行动,也需要科学家和决策者之间的合作,以及长久的资金资助——而这些似乎都是目前的巴西当局正在破坏的方法。

相关文章

关键词:亚马逊雨林

IT之家,软媒旗下科技门户网站 - 爱科技,爱这里。

Copyright (C)RuanMe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软媒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