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取消段首缩进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业界资讯软件之家
Win10之家WP之家
iPhone之家iPad之家
安卓之家数码之家
评测中心智能设备
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在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看到中国AI行业将持续面对的三个重要问题

2019-8-30 21:42:27来源:极客公园作者:李昊原责编:懒猫评论:

当马云和马斯克坐到一起聊天时,你才会发现,这两位在世界范围内,富有影响力的商业领袖,实际有着对比明显的差异性。在上海世博中心举办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WAIC)上,马云和马斯克作为开幕式的压轴嘉宾,开始一段半个多小时的对谈。

有趣的是,话题虽然围绕着AI,但两人都不算对AI技术有多少研究,马云自不必说,马斯克的形象更多的是一位富有商业天才的工程师,而两人的共同点是,都是极具创造性和想象力的理念提出者。他们的对话,与其说是在谈AI技术,不如说是,两颗全球排得上数的商业大脑,代表人类探讨着各自对AI的认知,而对话表现的碰撞与冲突,只是潜伏中矛盾的冰山一角。

徘徊的悲观与乐观

AI能为人类做什么?AI又会对人类做什么?这两个问题,前者代表着人类的向往,后者隐藏着人类的恐惧。在马云的谈话中,你只能看见前者,这和马云一直以来的态度一致,充满自信和对未来的乐观。「我讨厌称AI是人工智能,我更喜欢称它是『阿里巴巴智能』。」像是暖场笑话的这句话,也丝毫不掩饰他对利用AI产生价值的期待。

马云描述的未来是怎么样的呢?科技将高度发达,人类的寿命延长到百岁,大量的工作被机器取代,人类可能一周只需要工作三天,剩下的时间可以休闲娱乐、享受生活,艺术、文学在教育中的比重会越来越大。AI在马云看来丝毫不恐怖,而且还很可爱,虽然他自承不懂科技,但他坚信人的智慧会远超过机器,而对能力差异的恐惧,就像人和汽车赛跑一样毫无意义。

马斯克对比下要显得「悲观」一些,他感慨科技的迅速进步,从他小时候玩俄罗斯方块的游戏机,到今天可以构建虚拟世界的AI游戏,人工智能在许多方面比最聪明的人还要聪明很多,「我不是个天然乐观或者悲观的人,但未来科技发展将会超越我们理解它的能力,我不知道这样是好事还是坏事。」

对话中两人多次感觉「不在一个频道」,一个可能的原因是,对AI看法,尤其是对第二个问题的解答上,存在逻辑上的差异。马云虽然要扎根建设地球,但坚定地相信AI最终会造福人类,并以此为对话的出发点,跳过过程直接讨论结果;马斯克即使将未来放置到遥远的火星上,自身的工程师属性,让他还在忧虑过程中可能出现的问题——而对AI技术本身的发展,两人实际都是很乐观的。

随着人工智能加速商业化落地,我们对AI的认知,已经普遍跳过怀疑的阶段。据Gartner的2018和2019年度CIO调查显示,部署人工智能企业的比例,从2018年4%增长到14%,头部公司已经从AI应用中获益,中小企业也在逐渐接受新的技术,另一方面,还处于技术萌芽期的人工智能,在不断的部署和应用中,面临的也不仅是技术和商业上的问题。

在对话开始,马云说,他觉得99.9%的预测都会是错的,对的也大多是碰运气,这个论断显然太夸张。不过,对短期的AI应用,和长期的AI未来,我们都可以报以乐观的态度,但在两点之间曲折螺旋上升的过程,却可能出现我们没有预料到的问题,比如就业、教育、社会甚至对人类价值的讨论。马斯克对待未来风险的态度是:「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

为 AI 上马辔头

对人工智能的担忧,可以追溯到阿西莫夫的机器人三定律,随着AI变得越来越智能和广泛的应用,在改善人类生活的同时,AI也被滥用于黑产、「换脸视频」等途径。早在2016年,微软CEO纳德拉就公开提出了微软的人工智能发展的6大道德准则,即公平,可靠和安全,隐私和保障,包容,透明,以及责任。在次年出版的《计算未来》一书中,微软对人工智能发展过程中,可能引发的道德问题、法律问题和社会影响进行了探讨。

微软全球执行副总裁、人工智能及微软研究事业部负责人沈向洋,在人工智能大会开幕式上介绍,微软内部成立了人工智能伦理道德委员会,由工程师、科学家、律师和公司领导组成,负责对微软内部与人工智能伦理道德相关的事宜进行探讨和评估,他们计划未来推出的每一个人工智能产品都要经过审查。

去年Google发布了自己的AI原则,包括对社会有益、避免制造或加强不公平的偏见、建立并测试安全性、对人负责、结合隐私设计原则、坚持科学卓越的高标准、考察技术的用途等。今年3月底,谷歌宣布成立先进技术外部咨询委员会(ATEAC),来贯彻落实人工智能的七项原则,完善相关的内部治理结构和流程。委员会由包括经济学家、心理学家、美国前副国务卿的8名成员组成,但仅一周后,就因「在当前的环境中,ATEAC不能按我们所希望的方式运行」而解散。

在国内,马化腾曾在去年的WAIC上,提出过确保AI可知、可控、可用、可靠的「四可」原则,今年5月,腾讯提出「科技向善」的愿景和使命,就着眼于探索人与AI正确的相处之道。开幕式上,他不无担忧地表示,AI治理的紧迫性越来越高,

可以预见,人工智能将会像互联网一样,成为全球性的产业,因此,只依靠公司的自觉来限制AI显然是不现实的,还需要来自政策和法律法规的引导与规划。2018年12月,欧盟发布了人工智能道德准则草案,并在今年4月初正式发布。

今年3月,中国成立了新一代人工智能治理专业委员会发,并在6月中旬发布了《新一代人工智能治理原则——发展负责任的人工智能》,提出了人工智能治理的框架和行动指南,发展负责任的人工智能,不久前的重庆智博会上,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也呼吁发展智能产业要坚持增进人类福祉导向。

在沈向洋看来,技术的发展应该有相应的伦理道德体系相匹配,就像汽车产业的发展,在出现近百年后,1968年美国才通过机动车必须安装安全带的法案,而要求驾驶者必须系好安全带的立法,1984年才在纽约通过。「今天我们是人工智能的发明者,但我们绝对不可能也不应该等到80年以后,才为人工智能补上一条安全带。」

政策加持下的平台和赛道

人工智能在中国有过野蛮生长的时期,随着行业体量的增大,产业逐渐向成熟期迈进,有必要为人工智能的长远发展进行顶层设计,来避免内卷化带来的消耗。本届WAIC以「智联世界无限可能」为主题,为全球顶级科学家、企业家和政府提供了合作交流的平台,同时从其代表官方发布的政策中,我们也能一窥中国人工智能产业发展的未来。

在WAIC首日开幕式上,科学技术部副部长李萌代表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规划办公室宣布,新启动10家以科技创新龙头企业为依托建设的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分别是:视觉计算——上海依图;智能营销——上海明略;基础软件——华为;普惠金融——中国平安;视频感知——海康威视;智能供应链——京东;图像感知——旷视;安全大脑——360奇虎;智慧教育——好未来;智能家居——小米。

回顾一下中国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建设的历史,早在2017年,就开始了在全国范围内的布局。在国务院发布《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规划》后,科技部等多部门确定了首批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分别依托百 度、阿里云、腾讯、科大讯飞公司,建设方向为自动驾驶、城市大脑、医疗影像、智能语音。随后在2018年9月20日,依托商汤集团建设的智能视觉国家新一代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也正式成立。

第一、二批依托的五家公司,所建设的都是富有产业潜力的AI主流方向,而BAT和科大讯飞、商汤在各自的方向上也都是国内乃至世界领先的AI公司,五大平台更像是重点方向重点突破。可以作为侧证的是,在开幕式上,工业和信息化部党组成员、副部长王志军宣布,启动智能网联汽车、医疗影像辅助诊断、视频图像身份识别、智能传感器等4条「人工智能应用创新揭榜赛道」,可以看到,与已建设平台的方向高度重合。目前对这四条赛道的AI技术,已经进入到了集聚行业资源,规范行业技术,加速推进技术创新和产品落地的阶段。

相比之下,新一批入选的10家企业,更专注于AI细分领域,在体量或技术成熟度上,还有待发展。AI技术正在不断分化,对于这一波的AI技术红利,以中国的市场体量和人才数量,完全有全部争取的能力,积极建设新的人工智能开放创新平台,也和中国AI产业向「大而全」发展的趋势相符合。伴随全球经济增长不断放缓,留给世界的增量市场已经不多了,可以预见,在这场AI竞赛上,集中政企资源,通过平台等形式推动技术突破,然后积极促进其商业化落地,将是中国AI产业的常态。

相关文章

关键词:人工智能AI

IT之家,软媒旗下科技门户网站 - 爱科技,爱这里。

Copyright (C)RuanMe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软媒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