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取消段首缩进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业界资讯软件之家
Win10之家WP之家
iPhone之家iPad之家
安卓之家数码之家
评测中心智能设备
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红杉教父与世长辞,但传奇之花永不凋零

2019/10/27 13:16:59来源:猎云网作者:王潇宵责编:微尘评论:

2019年或许也是众星陨落的一年。

甲骨文CEO马克·赫德、知名投资人马雪征、虎跃营销创始人韩虎、报喜鸟创始人吴真生、Square联合创始人Tristan O’Tierney……他们的生命都在2019年划下了句点。

10月26日,美国红杉资本在官网发布讣告,沉痛悼念创始人唐·瓦伦丁(Don Valentine)。讣告中称,唐·瓦伦丁在家中去世,享年87岁。

瓦伦丁享有“硅谷风险投资之父”的美誉,他一手打造了红杉资本,帮助众多优秀的科技创企发展壮大,培养了一批优秀的领导者,并且还为慈善事业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红杉教父,传奇之花永不凋零

据统计,红杉资本每期募资基金均在10~20亿美元之间;仅从上市公司的数量来看,其投资的公司占了纳斯达克上市公司总数的20%以上!有如此高的命中率与成功率,红杉资本被称为风投界的传奇,而这一切的源头正是其创始人——唐·瓦伦丁。

直到上世纪90年代中期,瓦伦丁一直是红杉资本的驱动力和核心人物。他先后投资了掀起个人电脑革命的苹果电脑、开创游戏机工业先河的Atari、企业级软件巨头甲骨文、著名互联网门户雅虎……

其中,他最引为傲的公司是思科公司,思科为互联网的发展提供了动力,而瓦伦丁作为公司主席,从红杉1987年对思科开始的第一笔投资开始,连续为其服务了三十年。

瓦伦丁还培育了两家公司,即美国艺电公司和塞拉半导体。前者成为了视频游戏行业的中流砥柱,后者在新加坡政府的参与下,促成了特许半导体公司的创立,作为一家制造公司,特许半导体帮助革新了全球半导体行业的面貌。

瓦伦丁的投资雷达是如此的灵敏,甚至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可以预测未来!

教父生平:“我的使命是继续奔跑!”

唐·瓦伦丁于1932年在纽约出生,他在福特汉姆大学学习化学,随后加入了蓬勃发展的航空航天行业,成为雷神公司的销售工程师。

50年代末,著名的“硅谷黄埔军校”仙童半导体公司发明了集成电路,瓦伦丁借此机会跳槽到了仙童半导体,随着整个半导体市场的壮大,瓦伦丁在1961年一年时间里,创造的个人销售额就超过了仙童上一年的总销售额。

在铸就了仙童无人匹敌的行业地位之后,瓦伦丁与仙童经历了一次“七年之痒”,仙童最终无法留住已经萌生去意的瓦伦丁。

面对仙童创始人罗伯特·诺伊斯的不解与挽留,瓦伦丁的回答掷地有声:“我的使命是继续奔跑!”

随后他以联合创始人的身份加入美国国家半导体公司,担任销售和市场副总裁。在公司规模尚小、资源有限的情况下,瓦伦丁只能扛起判断客户的责任:哪些值得长期合作,而哪些需要果断拒绝。在瓦伦丁就任期间,该公司一直以销售和运营能力而闻名,这使其成为领先的模拟电路供应商。

瓦伦丁就是有这样的“魔力”,凭借其敏锐的市场嗅觉,瓦伦丁带领团队创造了一个个辉煌的战绩。

也是在美国国家半导体时期,瓦伦丁开始对科技公司进行个人投资,他用加州最大、最长寿的红杉树作为自己的投资机构命名——红杉资本。

为了募资,瓦伦丁敲开了所罗门兄弟(Salomon Brothers)的大门。但在当时,风投是哈佛人的天下,面对毕业于一所名不见经传的大学的瓦伦丁,所罗门兄弟没有丝毫犹豫,轻蔑地将其打发了。

持续奔跑的瓦伦丁,并没有放弃寻找投资人,而这一找就是整整一年半。在从福特基金会等机构中募集500万美元后,瓦伦丁带着红杉资本开始了在硅谷风险投资行业的新征途。在募集资金后,他又耗费了一年时间,研究基金运作,直至投出第一个项目时,红杉资本已创立三年。

由此便开启了瓦伦丁“预测未来”之路,并在其后的近50年里投资了超过350家新兴科技创企,投出了一个互联网帝国。

下注于赛道,而非选手

瓦伦丁作为红杉的灵魂人物,其一言一行都对红杉有着巨大的影响,“红杉就是投赛道”,成为了创投圈对其的共识。

瓦伦丁的投资标准可以用一句话归纳:下注于赛道,而非选手。

彼时,瓦伦丁刚刚成立了红杉,他开着耀眼的奔驰车,应邀来到一位年轻创业者的车库。看着眼前这位身材瘦高,穿着截短的牛仔裤、拖鞋,留着披肩长发和两撇胡志明胡子的邋遢的年轻人,瓦伦丁有些恼火,腹诽道:“干嘛叫我去找这个奇形怪状的人?”瓦伦丁觉得这个人实在个性古怪,对于商业和营销一窍不通。初次见面,双方闹得很不愉快。

尽管如此,出于对个人电脑行业未来的看好,瓦伦丁还是为年轻人引荐了曾经仙童公司时的下属——迈克·马库拉,并给出了自己独到的见解。

以往总是自视甚高的年轻人这次照做了,瓦伦丁也成了他最早期的投资人之一。然后就有了乔布斯,有了改变世界的苹果。瓦伦丁成就了乔布斯,也成就了无数个和苹果一样的年轻企业。

乔布斯回忆道:“那个时候的风投,他们就像你的导师一样,对创业公司的帮助非常多,因为像瓦伦丁这样的早期的VC,都曾是高科技企业的创始人或高管。这种背景,让投资者在投入金钱之外,也会像导师一样分享他们的才能和经验。”

夺权篡位?不,他只是比别人看的更远

思科作为瓦伦丁最引以为傲的企业,瓦伦丁对其的投资可谓是快、准、狠”。在思科创始人夫妇遭遇融资滑铁卢时,瓦伦丁伸出了橄榄枝,投入了种子资金。

但他提出的要求却极为苛刻:创始人夫妇只能保有35.2%股票,且需要放弃公司管理权,由瓦伦丁担任公司主席,掌控公司主要控制权,并负责挑选并雇佣管理团队来管理经营公司。绝望中的思科夫妇只得答应了这一系列“无理”的条件,并被瓦伦丁逐渐削弱股权和在董事会的投票权与表决权,最终被赶出公司。

在外人看来,这或许是一场蓄意谋权,但瓦伦丁却不以为意,在将思科夫妇扫地出门后,他请来了王安公司的钱伯斯。由此,思科进入钱伯斯时代,从1988年35人的小公司,到1989年底170人、收入近3000万美元的新兴科技企业,最终成为了与微软同级的世界级企业。

对此,瓦伦丁深藏功与名。

反观如今的互联网帝国,几乎所有的龙头企业都经由瓦伦丁一人之手。我们不得不感叹唐·瓦伦丁的天才头脑和毒辣眼光,他是一个真正意义上影响了投资人的投资人,我们也不得不哀叹他的猝然离世给世人造成了多少遗憾。

Don Valentine,愿你安息。

相关文章

IT之家,软媒旗下科技门户网站 - 爱科技,爱这里。

Copyright (C)RuanMe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软媒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