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取消段首缩进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业界
软件
手机
数码
电脑
学院
测评
图赏
视频
游戏
原创
直播
 AI
5G
苹果
微软
iPhone
Win10
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当AR遇上隐形眼镜,是时候赋予你的眼睛超能力了

2020/1/19 8:04:11来源:猎云网作者:郑意责编:微尘评论:

当我看向Mojo Vision增强现实隐形眼镜的用户界面时,除了眼前的现实世界,一开始我什么也没看到。只有当我往外围看时,才看到了一个黄色的天气图标。进一步观察,我看到了当地的温度,当前的天气和一些预报信息。我朝9点钟方向望去,一个交通图标上覆盖着一张简易地图,上面显示了预计驾驶路线。在12点方向,我找到了日历和待办事项。而在我的视图底部是一个简单的音乐控制器。

当然,我并没有真的戴Mojo的隐形眼镜(该产品目前尚无演示计划),而是通过VR头戴设备查看了产品推出后消费者能够看到的界面的实体模型。而重点是,Mojo的目标不是提供Magic Leap和HoloLens设备那种漂亮的全息图,而是在您的世界里呈现有用的数据和图像,并改善您的视力。这家初创公司将这种隐形眼镜命名为“Mojo”,因为它想打造一种能够赋予您的眼睛超能力的产品。

来源:Mojo

这个大胆的想法顺应了发展趋势。在未来十年里,我们的计算设备很可能会变得更加个人化,更贴近我们的身体,甚至更贴近我们的身体内部。我们的眼睛显然是在这种趋势下科技研发的下一个目标。苹果和Facebook等科技巨头目前正试图打造一款“增强现实”眼镜,这种眼镜足够轻薄,可以长时间佩戴。但Mojo完全跳过了眼镜的想法,选择了一个更艰巨的目标,那就是把必要的微组件安装到隐形眼镜上。

该公司从2015年起就基于2008年的一些研究,开始致力于研发该产品。虽然该公司预计在未来两到三年内不会将成品推向市场,但硅谷风险投资界的一些人认为它会取得成功。Mojo Vision已经取得了来自谷歌Gradient Ventures、斯坦福StartX fund、Khosla Ventures和New Enterprise Associates(NEA)等公司1.08亿美元的风险投资。

三年多的时间里,总部位于加州萨拉托加的Mojo一直对AR隐形眼镜计划进行着保密。一年前,我开始与该公司的主要高管会面,密切关注公司产品的发展,以及其将产品推向世界的战略计划。

视力困扰

Mojo Vision是由两名硅谷老将提出的,他们都对以眼睛为基础的技术有着浓厚的兴趣,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的视力都很差。

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Drew Perkins此前曾共同创立了光学网络公司Infinera(该公司于2007年上市)。此外,他还共同创立并出售了另外三家公司,其中包括一家名为Gainspeed的有线网络架构公司。2012年,当他还是Gainspeed的首席执行官时,他患上了白内障,这是一种常见的视力疾病,导致角膜变得混浊。手术修复了他的远视野和近视野视力,但使他的中视野明显受限。

这段经历让他开始思考如何利用光学技术来矫正视力问题,甚至将一个人的视力提高到2.0以上。这也让他开始思考如何投资自己的时间。Perkins送儿子去圣地亚哥上大学一年级的那天,他决定把自己的职业生涯转向研究“仿生眼”概念是否真的可行。他开始出售Gainspeed(该公司最终被诺基亚收购),并休了一年假。

“我想,‘如何赋予人们这种超视觉?’”他告诉我。“一定有一种方法可以让人们不用手术就能获得更好的视力。”于是,他的企业家头脑开始思考,是否有可能通过提供这种技术来赚钱。

Perkins当时并不知道,前Sun Microsystems的高级工程师Michael Deering一直在思考一些同样的问题。在2001年离开Sun之前,Deering已经在人工智能、计算机视觉、3D图形和虚拟现实领域建立了声誉。他的视力也很差。在离开Sun之后,Deering花了十年时间解决了聚焦微型显示器的所有问题——无论是隐形眼镜还是植入眼睛的视网膜。通过他的研究和模拟,他找到了关键问题的答案——这从源源不断的专利中可见一斑。

在那期间的大部分时间里,Deering一直在咨询前Sun首席技术官Greg Papadopoulos(他现在是NEA的一名风险投资家),试图利用自己的工作创办出一种产品和一门生意。NEA也投资了Gainspeed。2015年10月,Perkins来见了Papadopoulos,谈论起仿生眼概念的可能性,Papadopoulos对此很感兴趣。会议结束时,他把Deering的事告诉了Perkins。由于显然存在某种潜在的同步性,三个人见了面。

在Deering阐述了他一直在做的工作之后,Perkins感到很亢奋。“我记得当时我说,‘哇,他居然做了这么多,’”Perkins说。“他掌握了这项工作所需的现有技术。”于是,Deering成为了Mojo Vision的首席科学官。

凭借Deering十年的科学研究经验和Perkins在光学技术产品方面的经验,这个想法现在已经具备了发展成为一家公司的关键所在。Mike Wiemer作为斯坦福大学博士(此前他创立了一家太阳能电池公司),加入公司,成为第三名联合创始人,并担任首席技术官一职。

到了2015年秋天,Perkins、Deering和Wiemer已经证实了他们的想法。他们以“Tectus”的名字进行合作,这是他们在隐身模式下使用的绰号。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他们充实了商业计划。当他们将计划提交给NEA时,这家投资公司投资了75万美元的种子资金。此外,Perkins自己也投资了75万美元。

Papadopoulos告诉我,在那之前,关于眼挂式LED的整个想法基本上都是理论层面的。Deering已经解决了这些数学问题,并进行了一些模拟,但构建一个真正的产品是另一回事。这需要一些特殊才能才可以做到。Perkins说,他在苹果、亚马逊、惠普和谷歌等公司找到了首批新员工。他们被要求发明一些以前从未被创造过的东西,使用Papadopoulos所说的“来自未来召唤”的技术。

镜片里有什么

我甚至想象不到显示器有可能比一粒沙子大不了多少。但它就在那儿,在显微镜的观察下,展示着一张爱因斯坦向我伸出舌头的照片。这是Mojo最新的、最小的显示器,它将7万像素压缩到不到半毫米的空间中。

来源:Mojo

此显示器是Mojo镜头的核心。它直接位于瞳孔的前面,因此它将光线投射并聚焦到眼睛后部视网膜的特定区域。显示器很小,离得很近,眼睛几乎看不见。至少在研发之初,它就更注重实用而不是美观。

显示器将光线聚焦在眼睛后部视网膜上一个被称为中央凹的微小凹陷区域,我们用它来探测我们面前物体的细节。这个小小的凹陷只占视网膜面积的4%到5%,但它包含了绝大多数的神经末梢。它有大量的感光细胞,能够将光转化为电化学信号,然后通过视神经传递到大脑的各个视觉中心。从中央凹向外移动,这些感光器的数量和密度迅速而稳定地减少。我们将视网膜的这些分辨率较低的区域用于周围视觉。

所有这些视觉科学知识都解释了为什么Mojo的显示器是实用的。Mojo显示器将光线直接注入视网膜上最能看到光线的那一小部分区域。而且因为中央凹有很多感光器,所以显示器只需要较少的能量和光线就可以传输图像。

除了显示器,Mojo镜片还将包含一系列配件。第一个版本将包括一个微小的基于ARM的单核处理器和一个图像传感器。后续的版本将增加一个眼球追踪传感器和一个通讯芯片。首先,镜片将由镜片内的一个微小薄膜固态电池供电。Sinclair说,电池应该可以使用一整天,可以在一个类似AirPods的小盒子里充电。最终,这种隐形眼镜可能会通过一个像项链一样松散地挂在脖子上的薄薄的装置来无线获取能量。这种隐形眼镜还将依靠智能手机或其他设备提供的互联网连接来实现某些功能,比如发送和接收数据。

让AR运用到工作中去

像任何形式的增强现实眼镜一样,Mojo的工作只是部分与技术有关。在11月的一次对该公司的访问中,我看到了公司正在为一群特定的客户开发产品:消防员。

戴上VR设备观看早期原型演示时,我看到了我刚进入的燃烧建筑物的平面图。在烟雾弥漫的房间里,黄色的线条勾勒出桌椅的轮廓,图形符号标记了其他消防员的位置——即使他们与我隔着一堵墙。视图顶部的数字显示了我的氧气瓶液位、通信信号强度和其他数据。若警报开始闪烁,这意味着我应当离开建筑物。

Sinclair告诉我,这个AR界面“能让消防员在没有时间拿出手机的情况下,拿着水带或其他设备时就可以看到有效信息”。

在Mojo开始与市场主要通信技术提供商摩托罗拉进行交谈后,其对为急救人员制造AR隐形眼镜更有兴趣了。Mojo一直在与摩托罗拉合作,以开发一套功能,这可能会在适当的时候为消防员和其他救援人员带来关键信息。摩托罗拉的风险投资基金也投资了Mojo。Sinclair告诉我,Mojo正在和美国国防部讨论军方的一些类似情况,但未透露相关细节。

此外,Mojo还想为服务行业的人设计镜片。Sinclair描述了一个用例,在这个用例中,酒店礼宾人员可以根据从数据库中调用并显示在镜片显示器中的数据,无缝地识别和迎接到来的客人。

然而该公司表示,Mojo镜片的第一个版本将在两到三年后上市,它很可能是一款基础机型,为视力有障碍的人提供核心功能。世界卫生组织的数据显示,全世界有2.85亿这样的人。

这些镜片可以用于患有各种视网膜退化的人,以及患有老花眼的人。例如,Mojo镜头可以检测到远处路标上的文字,并将其清晰地显示出来。它们可以放大物体或将其投射到仍然可以清晰看到的视网膜部分上。这种镜片可以帮助人们通过改变物体的色调或颜色之间的对比度来检测他们面前的物体。隐形眼镜还可以在佩戴者视野内难以看到的物体边缘上叠加图形线条。

对一些人来说,这可能会改变他们的生活。“我们可以为他们提供必要的移动工具,”Mojo的医疗设备副总裁Ashley Tuan说,他是在该公司工作的四名验光师之一。“他们只是想感觉自己很正常。他们不希望人们同情他们或利用他们。”

Sinclair告诉我,每一对Mojo镜片都将提供视觉增强功能,并增加了一套定制的增强现实功能,以满足特定垂直市场的需求。

一年前我第一次见到Mojo的时候,它还在非常专注于开发隐形眼镜的技术,其产品与特定市场相匹配的计划似乎有些不稳定。从那以后,该公司更加专注于开发视力辅助功能,理由很充分:该公司表示,当它向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提交隐形眼镜时,受到了热烈欢迎。由于FDA认可了该产品帮助视障人士的潜力,它将Mojo纳入了其“突破性设备”项目,该项目提供了一个发展计划图,旨在让这种隐形眼镜成为一种医疗设备。

到目前为止,Mojo在获得认证的过程中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它已经开始了一些需要证明隐形眼镜安全性和有效性的研究,但还需要在真正的临床试验中进行测试。Sinclair说,这些测试在未来几年内不会开始。去年12月初,我参观了该公司,当时该公司刚刚获得了机构审查委员会的认证,允许员工用自己的眼睛测试Mojo隐形眼镜——所以,我没有准备好亲自试用Mojo隐形眼镜也是情理之中。

最终面向消费者的镜片

Mojo计划在开始销售它的视力辅助和垂直市场镜片后,才准备为普通消费者生产镜片。与其他版本的隐形眼镜一样,消费者化身将把有用的数字信息呈现在佩戴者的视野中,帮助他们完成任务。但是这些信息更多的是关于生活而不是工作。例如,如果你要离开机场——也许你的手拿满了行李——显示器可能会显示指向停车场方向的箭头。如果有人按你家里的门铃,显示器可能会显示一个人站在门廊上的画面。

无论戴Mojo隐形眼镜的主要目的是什么,验光师都将扮演分销和把关的关键角色。他们需要测量准佩戴者的视力和眼球形状,然后将信息发送给Mojo,Mojo将制作定制镜片。

它必须做到保护你的隐私,它需要是安全的,值得信任的。”

验光师的参与也有助于建立对Mojo及其产品安全性的信任,这一点至关重要。毕竟,Mojo将会要求人们把一块饱含科技元素的塑料直接贴在眼球上。FDA的批准也应该朝着同样的目标走很长的路。

用户不仅要相信Mojo,还要相信他们的数据去向。人们很快就会意识到隐形眼镜的潜力,它可以收集他们眼睛所关注的所有事物的信息,包括产品、地点、政治广告和人物。Mojo需要向用户保证镜片不会记录这些数据,并与广告商或政府共享。Sinclair表示,这些镜片唯一能记住的就是他们可能不得不再次识别的人脸,但即使是这些数据也只会存储很短的时间。

或许更有问题的是,需要对这项技术的隐私性深信不疑的不仅仅是佩戴者。与佩戴者有过接触的人可能也会担心他们会被记录下来。这同样也是谷歌眼镜的一个问题,但佩戴谷歌眼镜时,其他人尚且可以看出你戴的是什么。而如果使用隐形眼镜这种技术,隐私问题可能会更麻烦。

在数字时代,公众对于隐私的合理预期的看法正在演变,但Mojo的产品最终进入消费者市场时,将会有大量的教育和保障工作要做。Sinclair敏锐地意识到了这一点,他曾在极其注重隐私问题的苹果工作。事实上,我一年前第一次见到他时,他正在谈论隐私问题。“Mojo隐形眼镜必须能够保护你的隐私,它需要是安全的,值得信任的,”他强调说。

相关文章

关键词:AR

IT之家,软媒旗下科技门户网站 - 爱科技,爱这里。

Copyright (C)RuanMe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软媒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