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取消段首缩进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业界
软件
手机
数码
电脑
学院
测评
图赏
视频
游戏
原创
直播
 AI
5G
苹果
微软
iPhone
Win10
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用苹果 iPhone 拍电影,设备可能是最不重要的一环

2020/3/2 18:52:45来源:威锋网作者:MarcusKei责编:远洋评论:

暌违近三年后,Lady Gaga 于上周五发布了全新单曲《Stupid Love》,同时释出的还有这首歌的 MV。视频中 Lady Gaga 和背后的舞伴披着「奇装异服」尽情扭动着身躯,绚烂和超脱现实主义的视觉元素让整支视频流露出赛博朋克和蒸汽波的气息。

但除此之外,这支 MV 的背后还有一个更能够引起数码爱好者关注的趣闻:《Stupid Love》MV 的拍摄设备不是其他高大上的专业摄像机,而是可能现在就握在你我手中的 iPhone 11 Pro。

从官方放出的几张幕后拍摄花絮来看,iPhone 11 Pro 在片场取代了此前繁重的专业摄影机,依靠着小巧轻便的体积以及三摄系统,一跃成为让导演「感到惊喜」的设备。「在习惯了使用更大更昂贵的设备来进行标准化拍摄后,用 iPhone 拍摄让人感到惊喜」「这种方式创造了更多探索拍摄的可能和自由。」导演 Daniel Askill 在谈到使用 iPhone 的拍摄体验时说道。

用 iPhone 拍电影似乎已经在影视界成为一种新选择。去年,由 Netflix 出品、史蒂文·索德伯格(Steven Soderbergh)执导的电影《高飞鸟》(High Flying Bird)正式在流媒体平台上映,这部电影讲述了在 NBA 停摆时期,体育经纪人 Ray Burke(Andre Holland 饰)向新秀客户 Erick Scott 介绍了一个引人入胜但颇具争议的商业机会。

「史蒂文·索德伯格曾经使用 iPhone 拍摄过作品,但这一次他找到了适用于自己的偏执爱好的东西。虽然使用手机拍摄的镜头观感很一般,特别是在拍摄一些快速移动或者有阳光直射的场景时更明显,但手机镜头提供的独特视角以及拍摄风格为主角在电影中的表现注入了新的能量。」电影评论网站 IndieWire 编辑 David Ehrlich 在评价这部电影时写道。

目前《高飞鸟》在烂番茄的新鲜度维持在 93%,而在 Metacritic 也获得了来自专业点评人打出的 78 分评价,这对于一部不以票房为目标的「流媒体电影」来说,已经算是取得成功。

《高飞鸟》并不是史蒂文·索德伯格第一部使用 iPhone 执导和拍摄的电影,事实上他的上一部电影《失心病狂》(Unsane)也是使用 iPhone 拍摄的。

除了史蒂文·索德伯格,其他导演或影视爱好者也曾经使用过 iPhone 来完成作品的拍摄。2011 年一部名为《Apple of my eye》的短片被上传到社交媒体,这是最早使用 iPhone 拍摄的短片,虽然只有不到两分钟的时长,而且 iPhone 4 的画质在如今看来也略显粗糙,但拍摄者充分利用了手机便携小巧的优点,拍摄出了许多专业摄像机可能难以完成的视角,为作品增添了许多趣味。

此外,曾经参展圣丹斯国际电影节的《橘色》(Tangerine)、《守望者》导演扎克·施奈德(Zack Snyder)执导的短片《雪·汽·铁》(Snow Steam Iron)等作品也都是在 iPhone 上完成拍摄的。

以上提到的这些使用 iPhone 拍摄的作品大多是第三方创作者出于各种原因的选择。随着视频创作和社交的流行,苹果官方也在近几年开始强调 iPhone 的视频拍摄性能,而从 2018 年开始在国内邀请知名导演使用 iPhone 拍摄贺岁短片便成了最好的营销。

2018 年 2 月,朋友圈突然被一部名为《三分钟》的短片刷屏,看完全片的好友无一不点赞转发,并留下了「哭成狗」「温情治愈短片」「看哭了」等评价。这部由陈可辛执导的短片是苹果首次涉及春运题材,并且在国内主推的营销策划,全程使用 iPhone X 拍摄是一大亮点。最终凭借着巧妙的选材和构思,《三分钟》也在当时取得了不错的反响。

可能是看到了策划的成功,苹果在 2019 年、2020 年邀请贾樟柯、西多奥·梅尔菲分别执导了《一个桶》《女儿》,使用最新的 iPhone 作为拍摄器材,亲情、春运仍然是故事的主打元素。稍有不同的是,有别于《三分钟》《一个桶》中的「素人演员」,《女儿》还邀请了国内知名女星周迅担任主角。

使用 iPhone 拍摄电影意味着什么?我认为对于专业影视工作者来说,随着手机这种便携的设备的发展,它能够为电影的拍摄提供新的视角,以往可能难以通过专业摄影机拍摄到的画面有时通过手机反而更容易实现,这些画面作为 B-roll 被安插在电影中往往可以增添画面的趣味性。

而如果选择使用手机来拍摄整部电影,那么诸如拍摄特写时无法实现背景模糊、对光线条件要求高、画质分辨率不够高等手机原生摄像头的先天缺陷就成为不得不考虑的问题,只有当你的故事足够吸引人时,这些视觉缺陷才不会成为观众打低分的导火索。

事实上,这些画面缺陷在使用 iPhone 8 拍摄的《高飞鸟》中都存在,而剧本可能才是支撑这部电影取得高分的原因,就和陈可辛执导的《三分钟》一样,当时大家议论的更多的这部短片的故事情节而非 iPhone X。

当一部电影决定使用 iPhone 拍摄时,iPhone 就成了最不重要的设备。

新技术只是不断变化发展的电影行业的一部分,这些技术既为创作者提供了新的机遇同时也带来了新挑战。「你仍然要懂得剪辑、声音和镜头的原理,不能拿着手机走出去就开始拍。」使用 iPhone 5S 拍摄出《橘色》的肖恩·贝克说道。

但也不能说这些使用 iPhone 拍摄的影视作品就是单纯的「炫技」。使用 iPhone 拍摄的作品的好处之一就是足够「接地气」,此时设备不再是你和知名导演之间的鸿沟,如果看完之后能从中学到一些运镜或者其他手机拍摄技巧的话,也算是一种收获吧。

相关文章

关键词:iPhone

IT之家,软媒旗下科技门户网站 - 爱科技,爱这里。

Copyright (C)RuanMe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软媒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