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专访乔布斯遗孀实录:未来将裸捐 250 亿美元

2020/3/6 10:00:52 来源:新浪科技 作者:李明 责编:微尘

据国外媒体报道,《纽约时报》近日对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遗孀劳伦·鲍威尔·乔布斯(Laurene Powell Jobs)进行了专访。

劳伦在采访中表示,乔布斯对她的影响非常大,他们几乎每天都聊上几个小时,聊天内容非常广泛。劳伦说:“我已经融入了他太多的东西。”

劳伦还称,她从乔布斯那里学到的一个深刻教训是:我们不必接受我们出生的世界是固定的、不可渗透的东西,通过意志力、意向和专注的能量和力量,我们实际上可以改变它。

关于乔布斯的一句名言,“我们生来是为了在宇宙中留下印记”,劳伦称世人对这句话的理解是错误的。她说,乔布斯的本意是说:“我们每个人都有能力改变环境。”

最后,谈及个人财富,这位全球第35大富豪、身家约275亿美元的劳伦表示,财富过于集中是不合理、不公平的。在她有生之年,要将这笔财富用于慈善事业,帮助那些需要的人们。

她说:“个人积累的巨额财富相当于数百万其他人的总和,这是不合适的,也不公平。这种财富的积累对一个社会来说是危险的。”

劳伦说:“我从丈夫那里继承了我的财富,他不关心财富的积累。我这样做是为了纪念他的工作,我毕生致力于尽我所能、有效地分配(distribute)这些资产,以可持续的方式提升个人和社区的地位。”

她还补充说:“我对遗产财富打造不感兴趣,我的孩子们也知道这一点。史蒂夫对此不感兴趣。如果我活得够久,这一切都将随我而告终。”

以下为文章内容摘要

在我(本文作者大卫·盖尔斯,David Gelles)还没来得及采访劳伦·鲍威尔·乔布斯(Laurene Powell Jobs)之前,她就想采访我。

这是一个不同寻常的要求,但劳伦提出的这个要求并不特别令人惊讶。在她的丈夫、苹果公司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去世近十年后,她仍然是一个非常隐秘的人。

乔布斯在世时,劳伦远离公众视线。她经营着一家天然食品公司,致力于教育和移民改革,并照顾他们的家人。虽然劳伦近年来在她的商业和慈善事业上变得越来越雄心勃勃,但她仍保持低调,接受的采访相对较少,也避免成为聚光灯下的焦点。如果她要同意坐下来聊聊,她想知道谁会问这些问题。

于是,在去年年底一个寒冷的早晨,我们坐在纽约格林威治酒店灯光昏暗的客厅里的长毛绒沙发上,靠着熊熊燃烧的壁炉取暖。当她喝着青汁时,我们谈论了气候变化,对佛教的共同兴趣等等。那次谈话我没有记录下来,但两个月后,我们坐在同一个沙发上,坐在同一个炉火旁,这一次我打开了录音机。

劳伦在公开场合小心翼翼的原因,很快就变得明朗起来。在一个推文泛滥的时代(指内容简短),她以冗长的段落发表讲话,将个人叙事、政治和她对社会变革的观点编织在一起。她毫不讽刺地引用了但丁(Dante)、拉尔夫·瓦尔多·爱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和罗斯·佩罗(Ross Perot)。她的想法千差万别,而且她并不假装对复杂问题有简单的解决方案。

劳伦还认为,至少在某些方面,她的丈夫被误解了。她认为,对他最受欢迎的名言之一——“我们生来是为了在宇宙中留下印记”——的流行解读是完全错误的。

他们相识于1989年,当时乔布斯在斯坦福商学院发表演讲,劳伦在高盛工作一段时间后正在那里学习。两年后,他们在约塞米蒂国家公园(Yosemite National Park)结婚。仪式结束后,他们在雪地里徒步旅行。乔布斯几年前就从苹果公司辞职了,现在运营着NeXT公司。但在后来的20年里,他重返苹果,推出了iMac、iPod、iPhone和iPad。

就在乔布斯忙于颠覆个人科技行业的时候,劳伦创立了College Track和Emerson Collective,前者帮助贫困青年进入大学,后者是她的慈善和商业利益的保护伞组织。

2011年乔布斯死于癌症后,她在公众视线中消失了几年。但最近,这位全球第35大富豪、身家约275亿美元的劳伦开始发挥她的影响力。

她收购了《Pop-Up Magazine》杂志,并在《大西洋》(Atlantic)杂志和Monumental Sports持有大量股份。此外,她还在与前教育部长阿恩·邓肯(Arne Duncan)合作减少芝加哥的枪支暴力。在今年的圣丹斯电影节(Sundance Film Festival)上,劳伦支持的一家新的纪录片工作室引起了轰动。

这虽是一些不同的担忧,但反映出了她的信念,即贫困、教育、个人健康和环境正义等问题都是相互关联的。

她说:“当你拉一根线,你就会得到整幅挂毯。当你在社会领域工作时,如果你只专注于一件事,你实际上不可能取得任何持久的进步。”

如今,56岁的劳伦的行动充满了紧迫感。她认为,特朗普总统的声明和政策释放了黑暗力量,这些力量正在撕裂社会结构。

她说:“美国人相互交谈和倾听的能力已经明显下降。在过去的三年里,情况变得更糟了。”

去年,她说特朗普对媒体的攻击“完全出自独裁者的剧本”,并发表了一场为独立新闻进行辩护的演讲。

作为一个熟悉社会结构性不平等的人,劳伦领悟到了她的巨大特权。她是一位硅谷亿万富豪,对白宫的富有居住者进行了反击。这样的财富存在,而其他人却在挣扎度日,这一事实本身就让她感到不公平。

她说:“个人积累的巨额财富相当于数百万其他人的总和,这是不对的,并不公平。”

虽然如此,劳伦个人并不对此感到歉意。他说:“我从丈夫那里继承了我的财富,他不关心财富的积累。我这样做是为了纪念他的工作,我毕生致力于尽我所能、有效地分配这些资产,以可持续的方式提升个人和社区的地位。”

她还补充说:“我对遗产财富打造不感兴趣,我的孩子们也知道这一点。史蒂夫对此不感兴趣。如果我活得够久,这一切都将以我而告终。”

以下为采访内容摘要

问:你的童年是什么样的?

劳伦:我在新泽西州西北部的一个小湖上长大。我的房子后面有一段五英里长的地产,到处都是树木,还有一些大石头。冬天,湖面结冰了,我们可以滑冰;夏天可以游泳,还可以乘船航行。我们有一条独木舟,我学会了帆船的基础知识。

自然环境对我的影响很大。我母亲强烈地感觉到孩子们需要到户外呼吸新鲜空气。如果我想偷偷溜进去看书,她会抓住我,把我的书锁起来,强迫我出去。仅仅是在户外,被大自然包围,就占据了童年的很大一部分光阴。

问:你不在外面的时候是怎么打发时间的?

劳伦:我是个早期读者。在一年级的时候,我的老师带我去了图书馆,这是我学习文字的关键。我通过书本学到的东西,在新泽西州的小镇以外的任何地方冒险,这让我对世界和正在发生的事情有了一个完整的感觉,也让我对未来有了想法。

学校对我来说是一个快乐的地方。我最终考上了一所很好的大学,尽管我在高中并不是特别出色。但是有一个图书馆,在我一生中去过的每一个地方,图书馆都是我感到最快乐的地方。

问:我知道你父亲是一名军事飞行员,死于飞机相撞。这么早失去他对这个家庭有什么影响?

劳伦:我父亲在31岁生日的前一天去世了,当时我3岁。我母亲再婚了,所以我们在一个“混合家庭”长大。我的继父是一名高中辅导员,我的母亲当了很长一段时间的代课老师。

在一起事故中失去父母,这是一件影响巨大的事情。我们所有人,我和我的兄弟姐妹,从小就知道这种存在的无常。虽然这对一个孩子来说很难理解,但这是我一生中最大的幸事,我深深地理解了我们存在的暂时性,以及我们所目睹的一切的脆弱性。拥有当前这一刻是一件非常真实而深刻的事情。

问:你的第一份工作是什么?

劳伦:如果我们想要钱做任何事,我们就得自己挣钱。我的兄弟们都有送报经历,我在很小的时候就继承了其中的一个。然后,我尝试了孩子能做的一切,并为此获得了报酬。在下雪天,我们会铲人们的车道。我还是个保姆,救生员,游泳教练。当我16岁的时候,我先是一名餐厅女招待,然后是一名女服务员。然后为了上大学,我不得不利用我能找到的所有收入来源,包括贷款、奖学金、勤工俭学和更多的服务员工作。

问:你最初是如何参与社会福利问题的?

劳伦:当我从纽约搬到加利福尼亚州时,我住在帕洛阿尔托(Palo Alto),就在东帕洛阿尔托(East Palo Alto)的隔壁。存在一种情况是,其中一边社区的收入非常本低,与另一边完全不同。我们知道这种“二分法”存在于美国的城市中,帕洛阿尔托和东帕洛阿尔托就是如此。东帕洛阿尔托的空气质量比周围任何地方都差,这片土地被污染了。多年来,许多硅谷制造商都把它作为他们的垃圾场,地下水里有砷。

我完全被这样的观念迷住了,那就是离我家两英里远的社区,由于糟糕的设计和糟糕的信息流入,根本没有机会。这是结构性赤字,结构性赤字实际上需要重组。罗斯·佩罗(Ross Perot)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永远不要忘记,今天加尔各答(Calcutta)街上有一个孩子,他快要死了,他比你聪明得多。”

问:这是你的故事,但史蒂夫对你在这些问题上的想法有什么影响呢?

劳伦:我可以谈论他好几个小时。我认识史蒂夫是在我25岁的时候。从我们相遇的那天算起,我们在一起22年。所以他影响了一切。我和他一起成长。就像你与之共同生活的任何人一样,这期间存在一种交换。我们有一个非常美好和丰富的联系。我们聊了很多,每天都聊上几个小时。我已经融入了他太多的东西。

我从他那里学到的一个深刻教训是,我们不必接受我们出生的世界是固定的、不可渗透的东西。当你放大的时候,它只是和我们一样的原子。它们一直在移动。通过意志力、意向和专注的能量和力量,我们实际上可以改变它。

人们喜欢引用他的话说,例如,“我们生来是为了在宇宙中留下印记”,但人们的理解这太轻率了,太漫不经心了。他所说的这句话,意思是“我们每个人都有能力改变环境。”而我的理解是,观察管理着我们这个社会的结构和系统的设计,并改变这些结构。因为这些结构,当它们被合理地设计时,对人们来说应该是顺畅的,不需要做出太多的修正。我花了一段时间才明白,这真的是可能的。这是我们Emerson Collective所做一切的核心。我们都相信这确实是可能的。

问:如今,持不同政见的美国人似乎都不相互交谈。你认为这个问题应该怎么解决?

劳伦:找机会进行对话。它通常从我们自己的家庭开始。在我自己的家庭里,有特朗普的支持者。我知道,我将在圣诞节期间和他们在一起,我实际上想参与进来,想要理解,我希望能够在不讨人厌的情况下表达不同意见。我希望能够找到我们可以达成一致的领域。

问:结果怎样?

劳伦:我们找到了很多达成一致的领域。我们可以就自由和尊严、自由和正义这一美国核心价值观达成一致。我们可以讨论,当我们妖魔化那些移民过来的人,就像所有与我们有关系的人一样,这意味着什么。我们想把他们拒之门外是什么意思?我们能审视一下我们自己那种想要关门的欲望吗?妖魔化他人已经不是第一次被用作政治策略了。一旦人们记住了这一点,你就可以开始以不同的方式看待特朗普的言论。

我发现真正让我深感不安的是,中小学里正在发生的仇恨言论和仇恨犯罪的程度。三年前就开始了,这太令人痛苦了。孩子们在听大人们说的话,这给了他们重复的许可。这是我们的本性。我们知道这一点。这不是什么神秘的事。因此,给我们天性的阴暗面提供传播的机会是一个非常痛苦的时刻。

问:对大型慈善机构和亿万富翁日益增长的抵制在多大程度上影响了你的工作?

劳伦:我想了很多。个人积累的巨额财富相当于数百万其他人的总和,这是不合理的。这没有什么公平可言的。在19世纪和20世纪之交的洛克菲勒家族、卡内基家族、梅隆家族和福特家族身上,我们都看到了这一点。这种财富的积累对一个社会来说是危险的。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

相关文章

软媒旗下网站: IT之家 辣品 - 超值导购,优惠券 最会买 - 返利返现优惠券 6655网址之家 Win10之家 Win8之家 Win7之家 Vista之家

软媒旗下软件: 魔方 旗鱼浏览器(极速内核) 云日历 酷点桌面 闪游浏览器(IE内核) Win7优化大师 Win8优化大师 Win10优化大师 软媒手机APP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