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取消段首缩进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业界
软件
手机
数码
电脑
学院
测评
图赏
视频
游戏
原创
直播
 AI
5G
苹果
微软
iPhone
Win10
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Autopilot 又推出新功能,特斯拉车主还愿意当小白鼠吗?

2020/4/30 19:12:59来源:雷锋网作者:大壮旅责编:马卡评论:

新智驾按:本文翻译自福布斯

原文链接为 https://www.forbes.com/sites/samabuelsamid/2020/04/26/tesla-and-owners-go-reckless-again-with-new-automated-driving-feature/#4b7e2db843d8

最近特斯拉给用户推送了交通信号自动识别功能,引发了一些安全层面的担忧。事实上,无论是哪家制造商,涉及安全的关键功能如果不经过完整测试与验证就仓促推出,都属于玩忽职守。波音 737 Max 上的操控增强系统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虽然这项功能用户必须花 7000 美元购买「全自动驾驶」升级包才能得到,但它跟全自动驾驶还差得远呢。毕竟连特斯拉都承认,现在 FSD 加持的特斯拉电动车上人类驾驶员依然要为安全负全责。在车辆行驶过程中,驾驶员必须双眼看路,双手扶方向盘。显然,现在在 FSD 加持下的 Autopilot 顶多算个半自动驾驶。

过去的几年里,特斯拉一直在通过 OTA 推送新功能,虽然这些功能是构筑高度自动驾驶系统的 “砖瓦”,但这一批批的 “建材”可都多多少少有些问题。举例来说,去年秋季的 “智能召唤”就是一个并不成熟的功能。从网上的视频来看,特斯拉所展现出来的智能召唤功能像是喝醉了一样在停车场里蹒跚前行。

再来看,最新的交通信号自动识别功能。一直以来,Autopilot 都是高速神器,因为它无法识别交通信号或各种路标并做出相应反应。如果想在城市里让 Autopilot 掌舵,那么很有可能会闯红灯。

对全自动驾驶系统来说,其实交通信号是个相对简单的挑战。说它相对简单,一是因为在一定的区域内,它们相对标准化,而且很少会挪位置。二是因为大部分公司的全自动驾驶系统都会用到高精地图(特斯拉是个例外),车辆知道在哪该注意看信号灯。如果自动驾驶汽车知道信号或路标在哪,系统就不用实时扫描整个场景,处理器的压力也会相应降低。此外,交通信号和路标可能还会被其他车辆、树木或障碍物遮挡。

除了高精地图,许多自动驾驶公司还在积极布局 V2I 系统,新的奥迪车型就搭载了 V2I 通讯技术,车辆会从本地的交通控制系统实时获得交通信号的状态,驾驶员便能对何时变灯了如指掌。

对于那些附近光源较差或比较模糊的信号灯,自动驾驶新创公司 May Mobility 也有自己的对策,它们直接在灯柱上安装了搭载摄像头的路边设备,以便直接将信息发给车辆。

与这些公司相比,特斯拉并不想 “大费周章”,特斯拉只想花小钱办大事。2015 年 Autopilot 亮相以来,每次新版软件都会被打上 “测试版”的标签。纵观整个汽车行业的历史,特斯拉这种将测试版直接推送给用户,完全不在乎它们是否是安全关键功能的厂商恐怕仅此一家。鉴于用户对车辆的认知和经验有悬殊的差别,这样拿用户当小白鼠的行为就不该出现。

对大多数用户来说,软件里有什么功能和软件能做什么,他们一无所知。更重要的是,即使车主签了 “生死状”,心甘情愿帮特斯拉做测试,其它道路参与者恐怕也不会同意。

此外,训练神经网络是系统开发工程师的工作,车主不该当 “杨白劳”,而且就在屏幕上打个提醒信息或者在司机松开方向盘时振动两下,这样的提示力度并不足够。经过五年的测试后,特斯拉心里肯定很清楚——很多用户会误将 Autopilot 当成全自动驾驶,而他们的预防措施根本不够,一旦哪位车主玩过了火,可就只能 “生死有命”了。

更可怕的是,特斯拉的车主中 “胆儿大”的可不少。在论坛上就有一位车主发帖称,“今天我收到了 2020.12.6 新版本升级,于是赶紧安装然后带着孩子上路兜风了。”装个测试版软件还带着孩子兜风确实是够冒失的,但事实上这是很多特斯拉车主的日常。

幸运的是,这位带着孩子当小白鼠的车主并没有遇到什么问题,但这并不代表其他人没有奇怪的遭遇。

“当时我的车来了个急加速,冲到停止标识后又来了个重刹。由于道路限速有所提高,加速飞快的特斯拉即使重刹还是越过了双黄线。不过,这还不是最奇怪的问题。有一次我的车遇到了闪烁的红灯和停车标志,它确实稳稳停了下来。不过观察路口后我决定踩油门离开,松开后车却又马上停了下来。随后这个动作反反复复几次,直到强制车辆通过交叉路口,一切才恢复正常。”一位车主在帖子中写道。

另一个帖子中则有车主写道:“我也遇到过奇怪事,当时我的车在正常通过绿灯,而右转道上也有一辆车。于是我的车就不听使唤了,每次它都想停在右转道的车后面,即使我一再确认可以通过绿灯。这样的情况下,我只能换回手动操作通过路口了。”

让车辆随机停车,或在绝对可预测及正常的交通状况下做出异常反应绝对让人难以接受。车辆在行驶的过程当中,可预测性至关重要。即使系统没有达到绝对的最佳性能,只要驾驶员清楚它会对自己的输入做出什么样的响应,就能快速适应驾驶。不过,那些不可预测的行为,比如在绿灯前随机刹停,对于驾驶员及其它道路参与者都是极其危险的,因为它可能没有给其他人反应的时间。

为什么特斯拉始终坚持将测试版软件推给用户呢?这个问题恐怕特斯拉自己更清楚。不过,外界猜测了多个可能性,比如特斯拉的买家中许多都是其狂热粉丝,他们非常愿意参与新技术的开发。

当然,别忘了 FSD 套件可是收钱的,如果马斯克无法最终兑现自己的承诺,这 7000 美元就无法真正落袋。简言之,现在的智能召唤、交通信号自动识别等功能其实就是给用户的甜头,目的是满足用户。

此外,笔者相信特斯拉也不是不想搞测试和验证,只是这个工作太复杂了,整个过程不但会用到无数工程和技术人员,还会耗费海量资金,甚至耽误数年时间。对特斯拉来说,显然靠用户来测试并验证更具性价比。

无论背后有多少原因,特斯拉和它的用户在自动驾驶技术的研发和部署上都太过鲁莽。显然,在这个问题上监管者并没有负起责任。如果不是出了大事故被告上法庭或者监管者真正担起职责,恐怕给车主推送测试版的操作特斯拉还会继续坚持下去。

本文转自雷锋网,如需转载请至雷锋网官网申请授权。

相关文章

关键词:特斯拉Autopilot

IT之家,软媒旗下科技门户网站 - 爱科技,爱这里。

Copyright (C)RuanMe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软媒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