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小米爬坑记」里,看到的3个创业真相

2020/8/12 14:28:22 来源:极客公园 作者:张鹏 责编:西瓜

就在昨晚,雷军做了小米十周年的公开演讲。在演讲中,雷军对小米 10 年的发展做了一次大梳理,既有成绩,也有反思,还有小米历史上一些非常关键的发展节点。

其实上个月小米的朋友给我寄了一本书——小米的官方传记《一往无前》,这本书对小米 10 年的创业历程做了一次非常坦诚、深入的「复盘」。它的内容比雷军的演讲更丰富,也更残酷,堪称是「小米爬坑记」。书里面没有太多所谓的「亮剑」情绪,或者事后总结的逻辑,更多是对细节的白描式记录,甚至对我这样 10 年来和小米、和雷军交流还算多的人来说,也补上了不少「盲区」。

创业真的太难了。小米这样 10 年做到世界 500 强,平时外人看到的更多是水面上的「顺势而为」,但从书中看到的全是水面下的「双脚紧倒」。挺难得这本诞生在小米十周年的书,说出了一些「创业真相」。

看完书后我随手记录下了几个印象深刻的点,配合雷军今天的演讲,你或许更能理解关于创业的「残酷真相」。

小米官方传记——《一往无前》

「无知无畏」相对论

不久前,在极客公园和 B 站联合主办的 Rebuild 2020 的活动上,我还问雷军,「如果站在今天,你作为投资人,会不会投资十年前的自己?

当时雷军斩钉截铁地说「不会」。

雷军在 Rebuild 2020 活动上接受采访

看完这本书,你就会理解雷军为什么如此坚决地不投当年的自己,因为当年雷军进入硬件领域恐怕真的就是无知无畏。

首先就是当时确实不了解硬件领域的复杂度。虽然创业初期雷军网罗了一帮「大牛」,但这些人的经验都是在软件领域,对于硬件,有热情,但不了解,就算后面找到了懂硬件的人,实际做的时候还是遇到了一堆问题。

硬件和软件不同,一个 toC 硬件,一上来其实首先的任务要「to B」,特别是像手机这种复杂产品,是一上来就要面对一个涉及几百家供应商的系统工程,你只有把这个系统整体打通了,才能真正面对 C 端。

当时小米窘迫到什么程度?一个只有几厘钱的螺丝钉,厂商都不愿意和小米合作。因为小米诞生的年代,「山寨手机」太多了,这些「山寨手机」动辄订几十万的货,销售情况却根本没办法保证,供应商常常血本无归,受此影响,供应商对新品牌非常抵触。

当时的小米手机的结构负责人颜克胜,在手机行业浸泡多年,和很多头部的手机供应商都有合作,当他拿着电路板找到老熟人的时候,却被直白地告知,「咱们吃饭聊天都没有问题,但是生意就不要谈了,你们这个公司行吗?别到最后贷款都收不回来。」

没有办法,雷军只能亲自到供应链一线和供应商洽谈。但是在软件领域大名鼎鼎的雷军,到了供应商世界里,谁也不认识,不得不一遍遍以「大家好,我叫雷军」作为开场白介绍自己。已经在软件和互联网圈子成名多年的雷军,那时候估计也是挺尴尬的,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需要一遍一遍地做自我介绍了。

即便是搞定了供应商,但供应链管理又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小米 1 发布的时候现场群情激昂,雷军和团队也激动得不得了。但到发货的时候,原计划每天出货 2000 部,却连 500 部都做不出来

各种供应链管理问题层出不穷:电池质量不过关、尺寸不统一;3D 软板天线偶尔上浮;甚至认证好的模具被供应商临时更改,组装不起来…… 当时 5 个结构工程师,除了颜克胜留在办公室和各个供应商催货之外,剩下的都在工厂驻场办公,《一往无前》这本书里甚至讲了个细节,当时负责盯天线的工程师,发现没有什么好的办法能解决天线上浮问题之后,竟然蹲在车间的角落绝望地大哭。

「行外人」突然跑进硬件领域创业是非常痛苦的,这真不是看到趋势、有名有钱就能解决的,这里面要面对无数「细节中的魔鬼」。看完这些细节反正我是「毛骨悚然」的,不管自己对于硬件有多少喜爱,这辈子估计不敢碰硬件创业这种事情了。

有道是「知识越多越保守」,所以反过来看,雷军和小米早期团队这种「无知无畏」,也真的是个「小米奇迹」的必需品。

雷军看到了移动互联网的大势,但那一瞬间没看到路上的细节,也没按照传统套路来做。所以坑没少踩,但也走出了一条不一样的路。

比如小米早期在「参与感」这件事上真正激发了用户的力量,在销售方式上充分运用了互联网的力量,在产品思路上充分做到了聚焦突破…… 这些传统手机业套路外的先进思想,其实恰恰是平衡了小米在硬件规律上的「无知」,再加上「无畏」的见坑填坑的坚持,这条不一样的路才能走出来。

创业就是面对不确定,就是解决问题。如果你是面对一个熟悉、确定、成体系的领域,并且熟练掌握一切「套路」,那它最后很大可能还是切出一块不大不小的生意。因为你已经把失败概率降低到了成功本身都没有意义。

真正的创业者可能真的需要有点「无知无畏」吧,很多人失败可能是因为它,但真正有意义的成功恐怕都不能少了它。

在「小米十周年」公开演讲中,雷军提到创业初期的感悟

想 1 分,学 9 分

小米这十年,大家印象最深的大多是雷军当年的「7 字诀」、「风口上的猪」等经典语录。这些高度概括的认知,影响了很多人。

但想到和做到之间,还距离差很远的,这个距离最后都需要用「学习」来渡。

在小米成立早期,几乎每个人都有被迫跨界学习的经历,如果说大公司讲专业分工,创业团队就是逼着每个人以天为单位去学习,然后立即就要学以致用

比如技术出身的林斌,却「被迫」学习起了法务知识。当时小米「磕」下来跟高通的合作,但是随后就收到了高通发来的厚厚的合同,把所有人看傻眼了,里面全是艰深晦涩的英文商务法律条款。林斌也是个在美国留学、在海外大公司工作多年的人,看到这个合同的时候也如同看天书。

但是因为没有专门的国际业务法务人员,所有人的目光自然就都到了林斌身上。林斌只能自己亲自上,那一个月的时间,他几乎每天都随身带着一本英文法律词典,即便是在团队的讨论会上,他也变成了个「摆设」,很少听会议内容,而是扑在合同上写写画画。

有很多次,林斌都觉得非常绝望,因为就算借助词典,他也难以理解字里行间的真正深意。研究了一个多月,林斌才揣摩出一些条款的深层含义。

这种「缺钱自己干、不会先学习」的事情在小米一直是个风格。比如 2015 年的时候,雷军决定开拓线下渠道,成立小米之家,当时被抓来负责这事儿的是现在小米手机部政委张剑慧。

张剑慧进入小米后,一直负责小米网售后服务,从来没有线下运营的经验。接到这个活儿,还在孕期中的张剑慧立马进入「学习状态」。

为了尽快掌握线下销售的规则,全国 42 家苹果体验店,张剑慧几乎走了一遍。那段时间你会发现有个孕妇在苹果三里屯店外,一坐就是一天。她会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