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硅谷的 “傲慢”:马斯克的千面思维

新浪科技 2020/10/2 9:25:45 责编:微尘

伊隆 · 马斯克(Elon Musk)近日接受《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卡拉 · 斯威舍 (Kara Swisher)的播客节目采访。作为全球最富有的人之一,拥有四家公司的马斯克也有办法尝试去证明自己的憧憬。在与卡拉 · 斯威舍(Kara Swisher)的对话中,马斯克透露了自己对未来一切的看法。

以下为马斯克采访的内容整理:

卡拉 · 斯威舍:伊隆 · 马斯克是复杂的。但是在我采访的所有人中,没有人像他那样欣喜若狂地痴迷古怪的想法,同时又有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巨大动力去真正实现这些想法。可能能做到这样的,也就是只有史蒂夫 · 乔布斯和杰夫 · 贝索斯了。但是,马斯克又是这三人中唯一一个拥有涉足领域如此广泛的公司之人。当我最初遇见他时,他还是一家试图颠覆银行的互联网公司的创业者。那是在 1999 年,而他的公司叫 x.com,后来被 PayPal 收购,接着又被 eBay 收购。但很快,他又回到少年时代的挚爱——能源、汽车和宇宙飞船。

从那之后,他一直在这些领域探索。先是 SpaceX,然后是特斯拉,接着 Solar City 等等。比如挖隧道解决交通拥堵的 Boring Company,和神经工程公司 Neuralink。基本上,现在马斯克已经开始打算往你脑子里塞芯片了。

媒体对电池日的报道令人难过

卡拉 · 斯威舍:和其他许多具有超凡魅力的人一样,马斯克仿佛自带光环。时不时地,他会向众人展示什么是硅谷永无止境的傲慢,自认为从不犯错。有时候,他也在 Twitter 上嬉笑怒骂。毫无疑问的是他的力量。他讨论的话题上天入地。从驾驶方式到呼吸的空气,乃至你生存的星球。上周是特斯拉电池日。实则是马斯克日,一个揭晓他的远大计划的日子——用电池技术创新来彻底改变能量方程。这没问题,只是存储可再生能源是他和许多其他人长期研究的一个问题。马斯克说,这项工作并不容易。所以,在媒体和投资者追问他为什么没有在活动日展示真正电池时,他才感到非常生气。他说,他已经在测试电池原型,但批评者们根本不知道特斯拉和其他人已经取得的成就,也不知道要实现未来,我们还有更多事情要做。

伊隆 · 马斯克:普通人确实不知道这些。但其他人也不知道。华尔街上的聪明家伙也压根不了解制造业和其中的困难。他们以为,你有了原型之后,剩下的就是复制了。没错,原型是确实是最困难的一部分,但那只是问题的 1%。大规模制造,特别是新技术的大规模制造,比原型设计要难 1000 倍、10000 倍。所以,媒体对电池日的报道真令人难过。

斯威舍:为什么?

马斯克:大多数媒体报道不过是反应了他们的浅陋。

斯威舍:那么就向他们解释一下——

马斯克:我会试着去解释。但是我也不会试着去说服别人。结果会说明一切。我们讨论的电池,我们已经生产了很多。从五月份以来,我们的一些汽车就使用了这些电池。我的前提是,永远不要试图说服人们,为什么他们应该投资特斯拉。抛售特斯拉的股票,你们随意,我不在乎。但是,我们现在在做什么?这个播客的意义是什么?

斯威舍:我想知道,你要实现的目标是什么?这些年,你在不同领域取得了许多成就。电池当然也一直是你我讨论的一个话题。

马斯克:世界正在向可持续发展过渡。问题是过渡到可持续发展需要多久?要知道,这里确实存在两个限制:价格承受能力和产量。全球约有 20 亿辆汽车和卡车,有大量的发电厂。基本上,世界上最大的两个行业就是能源和交通运输。因此,为了颠覆能量和运输行业,你必须制造大量电池。这是一个限制因素。我们过渡到可持续能源所花的时间越长,我们承担的风险也就越大。

所以,我们应该用 “我们能让可持续能源问世提前多少年”来衡量特斯拉。无论有没有特斯拉,这件事都会发生。但是根本的好处是,我们可以让这件事的发生提前多少年。为了加快速度,我们必须降低电池的成本,以便更多的人负担得起。正如我所说的,然后我们必须制造出数量多到难以想象的电池。因为可持续能源主要是太阳能和风能。风并不总是吹,太阳也不总是当空照耀。所以,我们需要将能量存储在电池中。

电动汽车是未来,毋庸置疑

斯威舍:那我们现在进展到哪里了?你是一个普通人,但你想让一辆汽油车过渡到电动汽车。但是,对大多数来说,这是一个艰难的决定。

马斯克:老实说,我认为这并不是一个真正的消费者需求问题。尽管,从个人投资角度来看,我不认为现在是投资汽油车的好时机。所以,买一辆崭新的汽油车,可能长期来看不是一个明智的财务决策。电动汽车是未来,这是毋庸置疑的。

斯威舍:那你觉得你加速了这个想法普及吗?你经常提到生存危机。上一次我们交流时,你正经历一段非常困难的时期,当时你拼命工作。然后你说,这是一个生存危机,我不能不努力工作。

马斯克:我认为,目前,特斯拉已经不像三年前那样,处于致命的危机中。特斯拉是有一段时间摇摇欲坠。但现在不是。

斯威舍:为什么?

马斯克:特斯拉能够实现的目标是,实现批量生产并拥有可持续的正自由现金流。从汽车公司的角度来看,这是特斯拉的真正成就。过去那么多年,有数百家汽车创业公司成立。但是,没破产的只有福特和特斯拉。甚至通用汽车和克莱斯勒也在 2009 年破产了。对于一家汽车公司,实现批量生产且生存下去,本身就很难。而一家新的汽车公司突围的唯一途径就是制造出引人注目的汽车,让人们愿意为这辆车支付额外的费用。

斯威舍:我知道你不爱看股市。投资者正在讨论特斯拉和未来。对此,你怎么看?

马斯克:我相信市场的某些临界点已经得出结论:特斯拉会笑到最后。我承认,特斯拉的股价是有点高。但是如果你问我,五年内特斯拉会不会比现在更有价值?我认为,答案是肯定的。

斯威舍:因为你已经领先了。你如何评价其他汽车公司的努力?最近所有这些公司都在宣称要朝着这个方向前进。

马斯克:这也是我们要实现的目标的一部分。让其他汽车公司尽快朝着可持续交通的方向发展。当然,我也很高兴看到他们正在向这个方向前进。

斯威舍:你觉得是你激励了他们朝这个方向前进吗?

马斯克:特斯拉绝对是推动他们朝这个方向努力的公司。他们自己也这么承认。这不是我的判断。而是他们直接表露的。

斯威舍:看来你感觉不错,因为之前你一直都不太待见汽车行业。我想,现在你的重点应该是在石油天然气行业这方面。你谈论这个也有一段时间了。最近,加州州长盖文 · 纽森宣布,加州或将禁止出售新的汽油车。你能不能说说你的看法?加州也是美国第一个做这类决定的大州。

马斯克:我认为,所有这些都表明化石燃料汽车已接近尾声。所以,我觉得这是一个乐观的信号。我相信,只要我们继续心有忧虑并为可持续发展而努力,我们就可以实现可持续发展。只要我们不盲目自大,一切都会好起来。

斯威舍:你现在有多忧虑?加州的山火肆虐,而你的公司就在那里。

马斯克:我当然十分忧虑。

斯威舍:具体来说,怎么忧虑?

马斯克:我将这些东西视为概率,也在密切关注基林曲线。这个曲线展示了碳的百万分率,数字每年都在增长。你可以看到,和过去几十万年相比,碳含量如今有多高。你可以看到,碳的百万分率增长犹如一堵墙一般。但我想说的是,我不认为这就是世界末日了。只是,事情确实变得越来越危险。

斯威舍:你说这不是世界末日。那是什么?

马斯克:未来不一定就是好的,也不一定就是坏的。事情不是这样子的。不是非黑即白。我们越早过渡到可持续能源的未来,当然对世界也越好。我想,任何有理性的人都不会反对这个观点。

斯威舍:还是有很多人反对的。

马斯克:那应该都是石油天然气行业的人或受益于这个行业的人。我的意思是,在这个行业之外,很少有人会反对这样的观点。不过,说实话,我觉得敌视石油天然气行业有点不太厚道。这些人也只是在努力工作,促进我们的经济发展而已。但却不知怎的,他们就成了大家眼中的坏人。

斯威舍:你会替石油天然气行业说话,这太令我意外了。因为你之前一直对否认气候变化人士等等意见十分强烈。

马斯克:首先我想说,最初引起我对电动汽车兴趣的并不是环境因素。但是后来,我对物理十分着迷,然后我就想,如果石油是我们唯一的生存依赖,那石油耗尽的时候,我们的文明岂不也崩塌了?我们岂不又要回到骑马的时代?我们的现代文明又要怎么维持呢?可能还会有饥荒,文明将随之崩溃。所以,我们必须拥有电动汽车。然后我就一直在想电动汽车,向怎么解决能源密度问题等等。本来在斯坦福大学的时候,我也会继续深入研究这个领域,只不过互联网更吸引了我。但后来我又回到了电动汽车领域。但是你知道,真正让我疯狂的是,无论如何,从长远来看,我们都必须过渡到可持续交通。因为我们终会耗尽石油。

斯威舍:你会改变这些吗?你跟特朗普总统聊过,跟其他人也聊过。你也尝试过很多事情。你觉得呢?

马斯克:其实我不知道,我也没有答案。因为,我跟总统说起过很多次可持续能源的事情。有时候他也挺支持的。但最后,石油天然气行业最终说服了他,因为电动汽车行业规模可远不及石油天然气的。但好在,现在汽车行业都在向电动汽车过渡。要知道,以前我们的对手可不止石油天然气,也有那些传统的大型汽车公司。

SpaceX 需要竞争对手,和贝索斯有分歧

斯威舍:我们再来说说 SpaceX。你取得了不少成功。对了,宇航服设计也非常不错。

马斯克:我们确实为宇航服花了不少心思。我们总得激发孩子们的兴趣嘛。就好比孩子看到宇航服后说,哇!以后我也想穿上那衣服。我要好好学习,学习工程然后探索太空。这种之类的。

斯威舍:除了宇航服,你还拿下了国防部的合同。你认为之后会产生什么影响?

马斯克:我认为我们可以降低探索太空的成本。当然,我们可以为纳税人省下很多钱。我们也通过可重复使用的火箭来推动发射技术的发展。可重复利用对改进太空探索太重要了。一次性使用的火箭,太不可思议了。你想,你花高成本制造了一台精致的机器,然后发射了,最后砰的一声落入大海,海底还会留有碎片残骸。这简直太不合理了。

斯威舍:那么,我们来谈谈火箭技术的发展方向?我记得你说过,类似于,只有两三家公司控制的话,这便意味着没有创新。

马斯克:有两个竞争对手总好过一个都没有,是吧?双寡头垄断总比单独垄断好一些,多寡头垄断比双寡头垄断好一些。但最终,你还是会希望有多家公司或许多家公司来提供更好的商品或服务。你也希望有多家公司一起竞争,推动未来航天事业发展,以便我们最终可以成为太空文明中的跨行星物种。我相信,这对于确保生命的长期生存真的非常重要。我在这里不是要鼓吹末日毁灭之类的,但化石记录明确无疑地告诉我们,在过去千年中,很多物种已经灭绝。流星撞击、超级火山爆发、自然气候变化等等,都是原因。虽然事情有变得严重,但我们并没有意识到。而且,最终,太阳会膨胀变大,吞没我们的地球……

斯威舍:你确定没有在鼓吹末日毁灭吗?太阳会爆炸吗?所以我们要去火星……

马斯克:准确来说,是太阳会膨胀,然后焚毁地球。这是必然会发生的事情,只是还非常非常非常遥远。

斯威舍:好的,所以我们需要竞争对手。贝索斯成立了蓝色起源(Blue Origin)。他没有拿到合同。这一次,你打败了他。感觉如何?

马斯克:我在几年前跟贝索斯一起吃过几顿晚餐。私下里的聚餐,大家谈谈太空之类的东西。他也确实关注太空,有着相似的观点,觉得我们需要发展太空文明,成为跨行星物种。不过,我和他有一些小的分歧。我不认为我们想要生活在一个空间站里,我希望我们可以生活在一颗行星上。但是,如果你有先进的火箭,你就可以自己决定,住空间站还是火星。所以,现在,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因为我们现在都没办法再回到月球上去。这真是令人失望。几十年前我们去过月球,几十年后,我们却回不去了。所以你看,我们绝对希望人类文明可以随着时间推移不断前进。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文明的发展像一条曲线,并不总是直线前进。比如像古埃及人、苏美尔人、巴比伦人、古希腊等等,他们都是曲线文明。曾经拥有领先的技术,接着又失去了。每次我远眺城市天际线的时候,天际线都没有什么变化,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

斯威舍:那它应该变成什么?

马斯克:我的意思是,我们的文明现在处于哪个位置?说实话,我还是有点担心我们的进步正在放缓。我们正在变老,改变正在放缓。这是我担心的。

把汤姆 · 克鲁斯送进太空非常酷

斯威舍:我们换个话题,你觉得成为太空人最令你兴奋的是什么?成为太空人,你觉得最不可或缺的技术是什么?

马斯克:最根本的突破肯定是可快速重复使用的火箭。比如说,你每去一个地方都要买一辆新车,还要背后拖着一辆车,方便日后回程。这样一来的话,旅行成本肯定高出来很多。所以,可快速重复使用的火箭真的很重要。但我们正在实现这一个目标。我们开发的星舰也是如此。

斯威舍:你相信我们可以成功吗?你觉得自己有生之年可以踏上你一直憧憬的旅程吗?

马斯克:当然。

斯威舍:什么时候?

马斯克:我们可能会在明年或者什么时候把星舰送入轨道。

斯威舍:星舰上会有人吗?

马斯克:没有人的自动模式。因为第一次就进行载人试验的话,风险太大了。但我相信,两年之后就可以进行载人试验。

斯威舍:你亲自上阵吗?

马斯克:也许。我还没认真考虑过这个。不过我相信,两年或者三年后,它会很安全,人上去不会出事。

斯威舍:说到送人类进太空,我知道汤姆 · 克鲁斯和道格 · 莱曼这两个人已经预订了 SpaceX 太空旅行的两个席位。你为什么想做太空旅行?还有,传闻说你打算在太空拍摄,到底怎么回事?

马斯克:实际上,我也不清楚。他们问过我们,有没有这个可能。然后,我们说,有。然后我们又讨论了一些卡司等等。但我不知道,实际上会怎样。

斯威舍:把汤姆 · 克鲁斯送进太空,你觉得如何?

马斯克:非常酷。

斯威舍:会把他带回地球吗?

马斯克:我们已经把宇航员带回地球了。

人工智能不一定会想要毁灭人类

斯威舍:我们再来聊聊你的 Neuralink。你能不能用最简单直白的话来解释一下 Neuralink。毕竟,这是塞进大脑的芯片。

马斯克:是的。就想象一下,它是植入你头骨的 FitBit。或者植入你头骨的 Apple Watch。简单来说就是,我们从你的头骨上取下一小块,然后将其替换成芯片、感应充电器和蓝牙天线,以及连接大脑的微电线。

斯威舍:那你觉得大家会愿意让你把芯片植入他们脑子里吗?

马斯克:我觉得,首先,我们先得尝试很多次。然后,从境况最差的患者开始,比如四肢瘫痪或者患有严重癫痫的病人等等。因为,特别是在一开始的时候,它是有风险的,所以我们希望回报也更高,值得去冒这个风险。接下来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事情就是,我们也花了很多努力去移除芯片。你可以移除芯片,植入芯片,升级芯片,放个新的芯片进入。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也不会有任何损伤或明显的损伤。因为我相信,芯片升级是非常重要的。你想,要是脑子里植入了一代 iPhone,而以后都只能是这一代 iPhone 的话,而别人都用上了 iPhone 11,那得多糟糕。

斯威舍:没错。很多年前,我们见面时,你曾说,人工智能会像对待宠物猫一样,对待我们人类。他们太聪明以至于会怨恨我们。你还说,我们会像宠物猫一样被豢养。再后来,我在你办公室见到你的时候,你又把人工智能比作蚁丘,除非你是个混蛋,你不会故意去踢毁蚁丘。那现在,我们的人工智能发展到什么程度了,你能给个比喻形象地解释一下吗?

马斯克:比作蚁丘是因为,人工智能不一定会仇恨人类到想要毁灭我们。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如果人工智能想要朝着某个特定方向前进,而我们人类却阻挡了它们的道路,那时候人工智能大概眼睛都不会眨一下就消灭了人类。就像我们走在路上看到蚁丘时,一脚踢开它们时一样。你恨蚂蚁吗?当然不。你只是在修路而已。但这只是风险,而不是预测。所以,我觉得我们对待智能的方式,不应将其仅限于人类。计算机的智能潜力,或许远超过了生物学智能潜力。有一篇非常有趣的论文写道,如果某个超先进的文明来到地球,当然这个文明都是计算机组成的,然后它们惊讶地发现,地球人竟然都是血肉之躯。

斯威舍:难以置信。但是,你能解释下,我们为什么需要 Neuralink 呢?Neuralink 在做什么?

马斯克:把人变成机器人。

斯威舍:好吧,那我们要做些什么?

马斯克:摆脱血肉之躯。好吧,我们其实已经是生化人了。你有计算机,手机,手机上有应用等等,像社交媒体这些。其实,仔细想想的话,你已经是电子设备的一部分了。还有一个事实是,当某个人去世后,他们的电子幽灵仍游荡在我们身边。你知道他们的 Instagram、Twitter、Facebook、他们的邮件和网站等等。都在那里。哪怕斯人已逝,电子遗产仍在。所以,限制是什么呢?即便在一个良好的情况下,比如人工智能对我们人类足够友好,我们仍需要快速的沟通。但我们的沟通速度太慢,特别是我们的输出。比如,你在手机上打字,我们甚至都没有十个手指齐上阵。

斯威舍:没错。

马斯克:可能你的打字速度还可以——但是对人工智能而言还是太慢了。这样的话,沟通就很难。人工智能可能会因为无法与我们沟通而背离人类。因为,计算机觉得人类太无聊了。

斯威舍:觉得人类无聊,有那么点意思。那我们该怎么办?Neuralink 的作用是什么?

马斯克:Neuralink 的作用就是改进我们的通讯带宽。

斯威舍:这样我们就可以跟人工智能交流了。

马斯克:没错。当然还有很多其他好事情,比如治疗跟大脑有关的疾病。有了大脑芯片,你其实可以做很多事情。你可以让残疾的人重新站起来走路。你可以解决极度抑郁或焦虑或精神分裂症或癫痫。你可以把母亲的记忆还给她,让她重新想起自己的孩子。基本上,如果你活得足够久,你将患上某种痴呆症。这时候,你肯定会希望有一些技术可以帮助你。

斯威舍:可以对同理心编程吗?或其他的东西?

马斯克:理论上,你可以编写任何东西。当然,同理心是个好主意。

斯威舍:那我们在哪里编程呢?

马斯克:我们目前仍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我们已经在猪仔身上成功植入了芯片。这只小猪带着芯片,已经快乐地生活了三个月。现在我们又给十几只小猪植入了芯片。传感器运行良好。

斯威舍:然后你告诉人们,你打算给人脑植入芯片,解决身体上的疾病。除此之外呢?因为这也可能被滥用。

马斯克:道德是放在第一位的。整体而言,Neuralink 的最初价值是解决脑损伤,然后还有脊髓损伤等等。所以,好与坏,其实很难说。就像,有的人因此可以重新站起来走路了,这当然是好事。而且最终实现与人工智能共生这种事情,还很遥远。所以我们也不用一下子考虑那么多。然后还有 FDA 的批准,这个批准也需要经过一系列严格的检查,确保利大于弊并且植入可逆。所以这是有一段过程的。

伊隆 · 马斯克新冠病毒方面遇到了麻烦。尽管有封锁令,但他仍坚持要求保持工厂运营,并与地方当局争吵不休。在 Twitter 上,他称居家隔离令为 “事实上的软禁”,还预计 “到 4 月底在美国的确诊病例将为零”。然而,到 4 月底,每天都有很多确诊病例出现,他又在 Twitter 上写道 “现在解放美国”的名言。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实难认同马斯克。

这是一个敏感话题,理性让位于感性。总体上,我认为,它具有低死亡率但高传染性的特点。对年轻人来说,风险较低;而对老年人来说,风险更高。本质上,正确的做法是不要封锁整个国家。但是,任何有风险的人都应该被隔离起来,直到疫情过去。

不会接种新冠疫苗

斯威舍:第二波疫情似乎又席卷而来。你一直在说拯救人类这些话,但你看现在,这些人在疫情中死去。

马斯克:每个人都会死去。

斯威舍:我知道,我知道你的意思。

马斯克:问题是,怎样做更好。

斯威舍:你觉得封锁不好吗?

马斯克:不好。但这件事上,也没有万全之策。其实整件事,削弱了我对人类的信心。

斯威舍:为什么?

马斯克:人类的一般非理性。

斯威舍:所以你说的削弱了你对人类的信心,是指人类的非理性吗?

马斯克:没错。

斯威舍:好吧,再问一个问题,你会接种疫苗吗?你的家人呢?

马斯克:不会。

斯威舍:为什么?

马斯克:我没有感染病毒的风险,我的孩子也没有。

斯威舍:那你现在在做什么?工作吗?

马斯克:是的。这段时间 SpaceX 一直在运营。我们没有停歇过一天。我们有国家安全许可,因为我们的工作事关国家安全。我们将宇航员送入太空,又把他们接回来。州政府关闭了特斯拉工厂,简直荒唐。但除此之外,我们的汽车制造没有暂停过,非常棒。

斯威舍:我再来问几个问题。你是站在汽车制造商的角度说这些话。那请允许我站在担心家人的工人角度来提问。如果你的员工,他们说,我觉得你让我和我的家人处于危险之中,你会怎么回答?

马斯克:很好,那就呆在家里不要出门。

斯威舍:就这样?

马斯克:就这样。

斯威舍:他们会因此受到惩罚吗?如果他们觉得自己有感染的风险,他们该怎么办?

马斯克:如果他们有正当理由,那么他们就应该呆在家里。

斯威舍:好吧,我们再来说说你的电子幽灵。你怎么看待自己的电子幽灵?

马斯克:也许我明天该思考下这个问题。我还真没仔细想过我自己的电子幽灵。我总是试图把时间用在可以最大化未来的事情上,最大化未来在某个文明水平上幸福快乐的可能性。

生存危机从小就有

斯威舍:最后一个问题。你一直在说拯救人类的正确途径。那你为什么想要拯救这些血肉之躯?

马斯克:我就是希望人类可以存在更久。我觉得,我从小就有这种生存危机。就好比,人生没有意义,这种感觉。我阅读了能找到的所有哲学书籍。然后,我读到了道格拉斯 · 亚当斯的作品,觉得他的办法也许是最好的办法,即宇宙本身即答案。问题是什么?我后来得出的结论就是,我们越是能够扩大意识的范围和规模,我们就可以更好地回答问题或提出问题,来了解宇宙的本质。所以,我们会想扩大意识的范围和规模,然后更好地提出可以揭示宇宙本质的问题。

斯威舍:这个问题是什么?

马斯克:我们不知道这个问题。所以,我们才需要去寻找问题。

相关文章

关键词:马斯克硅谷

软媒旗下网站: IT之家 辣品 - 超值导购,优惠券 最会买 - 返利返现优惠券 6655网址之家 Win10之家 Win8之家 Win7之家 Vista之家

软媒旗下软件: 魔方 旗鱼浏览器(极速内核) 云日历 酷点桌面 闪游浏览器(IE内核) Win7优化大师 Win8优化大师 Win10优化大师 软媒手机APP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