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承东执掌华为云:手机业务面临抉择,云业务能否更进一步

2021/1/28 19:04:46 来源:新浪科技 作者:张俊 责编:懒猫

image.png

外部压力之下,华为在业务和架构上的调整也更加迅速。

继统筹华为消费者业务和智能汽车业务之后,余承东这位加入华为近二十八年的老将再次兼任华为云与计算 BG 总裁。一人肩挑三大业务,这在华为内部十分罕见。

自 2012 年接手华为消费者业务以来,余承东将华为手机从落后中一度走上了全球第一的宝座。但在美国的持续封杀之下,荣耀手机已经剥离,华为手机也陷入了卖身传闻。

云与计算 BG 是华为下一步重点投入的业务之一,但该业务自 2017 年正式组建起,一直处于 “大而不强”的状态。早期华为高管喊出的 “三年赶超阿里云”的目标早已过了时限,云与计算 BG 交由余承东统领之后,又能否取得新的突破?

手机业务面临抉择

余承东可谓是华为手机崛起的功臣。

在他正式接手之前,国内手机市场正面临着剧变,而当时的华为手机还是依靠运营商渠道生产定制产品,品牌低端,利润微薄。

上任后,余承东主导华为手机从 ODM 白牌运营商定制,向 OEM 华为自有品牌转型,并且启用自研的海思手机芯片,以让华为手机从低端向中高端转型。

经历了众多失败和尝试之后,华为的 Mate 和 P 系列终于开始以高端手机的形象树立在大众视野中。随着手机市场的变化,华为又先后推出了子品牌荣耀,主打年轻人群和线上市场;并设立了 Nova 系列产品线,面向年轻自拍人群和线下市场。

在余承东的带领下,华为手机超越了多个强劲的对手。在 2020 年第二季度,华为手机的全球市场份额一度超过三星,首次位居全球市场第一。也实现了他多年来的夙愿。

不过美国的持续封杀让华为手机业务艰难前行。2019 年,在不能使用谷歌 GMS 甚至安卓系统的压力之下,华为手机自建了 HMS 生态,并着手以鸿蒙 OS 对安卓实现弯道超车;但 2020 年,美国的芯片禁令让华为手机彻底无计可施,自研芯片和采购第三方芯片的渠道都被堵住。

2020 年 11 月,华为手机将旗下的荣耀品牌单独剥离,以突破美国的封锁。荣耀 CEO 赵明近日在接受新浪科技在内的媒体采访时透露,目前几乎所有的供应商已经与荣耀达成了供应合作,其中包括高通和联发科两家全球主要的手机芯片供应商。这也意味着荣耀独立后,已经解决了断供问题。

在这个背景之下,近日有传闻称,华为要将整个终端业务剥离,类似于荣耀,将其独立发展。也有外媒报道称,知情人士透露,华为正在与由上海政府支持的投资公司牵头的财团会谈,就出售其高端智能手机品牌 P 和 Mate 进行初期谈判。报道还称,华为尚未就出售事宜做出最终决定,谈判可能不会成功结束,因为华为仍在尝试自己制造自研的高端麒麟芯片。华为方面对此也是极力否认,称华为完全没有出售手机业务的计划。华为将坚持打造全球领先的高端智能手机品牌,努力为消费者提供卓越的产品体验和服务。

此次余承东兼任华为云与计算 BG 总裁,再次加大了外界对华为手机要出售的猜测。而华为内部人士则表示,华为此次的人事调整目的是为了强化以手机为入口的 “端”与云计算的协同,进一步提升内部运作效率,将核心能力进一步整合,加强互联网业务布局,促进生态发展。

但目前来看,华为手机的形式不容乐观。根据 IDC 公布的数据,2020 年第四季度华为手机出货量大幅下降 42.4%,全球市场排名跌至第五位,已被小米和 OPPO 赶超。

云与计算业务 “大而未强”

云业务是华为在 2017 年就重点培育的领域。

2017 年 3 月,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宣布成立专门负责公有云的 Cloud BU,并称 2017 年将增加投入 2000 人。当时 Cloud BU 设立在产品和解决方案部门之下,由IT产品线总裁郑叶来兼任 Cloud BU 总裁。成立不到半年时间,Cloud BU 即在当年 8 月底由二级组织升级为一级组织。当年华为高层一度喊出了 “三年超过阿里云”的目标。

随着业务的壮大,华为后来又将 IoT、私有云等多个产品线合并入 Cloud BU;并最终在 2020 年初再次整合计算、存储等业务成立了云与计算 BG,成为继运营商 BG、消费者 BG 和企业 BG 之后的第四大 BG。当时由侯金龙担任华为云与计算 BG 总裁,郑叶来继续担任华为云业务总裁。

华为的消费者业务近年来成长迅速,于 2018 年首次超越运营商业务成为华为最大的营收来源。2019 年上半年消费者业务收入占比首次超过 50%,从 2018 年的 48.4% 上升至 55%。2019 年全年,该业务收入占比为 54.4%。

但随着荣耀手机的分拆,以及芯片断供对华为手机业务的影响,华为消费者业务在 2021 年的收入将迎来巨大考验。当占据华为营收半壁江山的消费者业务增长受挫时,云与计算 BG 无疑将承担着新的增长任务。

当前华为云与计算 BG 包含了云业务、智能计算、数据存储与机器视觉等产品线。华为在这些产品线上的投入不可谓不大,以智能计算为例,华为 2019 年发布了多款鲲鹏服务器芯片和昇腾 AI 芯片,并基于鲲鹏 + 昇腾打造自己的计算产业生态。

不过从华为目前的情况来看,云与计算 BG 的收入仍旧不算十分理想。自成立云业务部门以来,华为从未在财报中公布该业务的具体收入情况,而是只提及该业务的增长情况;2020 年上半年的半年报中,华为也未将云与计算 BG 的收入单独列出。

根据 IDC 发布的报告显示,2020 年第一季度,华为云在中国公有云 IaaS+PaaS 市场份额为 8.6%,位列阿里云和腾讯云之后排名第三位。但与阿里云 42.4% 的市场份额相比,还有着数倍的差距。2020 年上半年的数据仍旧延续了这一趋势,三年时间已过,而华为云要超越阿里云的野心还任重道远。

如何理顺内部关系

在此次调整中,余承东兼任了云与计算 BG 总裁,以及云业务总裁。云与计算 BG 原总裁侯金龙被任命为数字能源董事长,而云业务原总裁郑叶来则还未公布具体任用。

云业务以及云与计算 BG 同时换帅,也意味着云与计算 BG 接下来将会有大调整。据第一财经报道,华为多位内部人士表示,此轮云与计算部门的调整已开始数月,管理岗的候选人也有多位,但是余承东的呼声最高。“生死存亡,能者上,或许还有机会把其他业务做大做强。”

一方面,云与计算 BG 由几个业务部门组成未久,面临着协同与整合问题。一位华为员工在心声社区上发帖称,云与计算 BG 存在着三个子产业领导班子互相掣肘的问题。“云的一把手到底是谁?至今搞不清楚。势均力敌的领导班子,最终就会造就一个畸形的组织和业务。”该员工说。

此次余承东同时兼任云业务以及云与计算 BG 总裁,也将加强 BG 内部业务的协同。同时余承东在华为消费者业务上的经验,尤其是打造消费者云服务上的经验,以及端云协同能力,将为华为云业务的发展带来帮助。

另外一个问题是,云与计算 BG 在业务范围上实际上与华为企业 BG 有一定重合。两个 BG 都是同时服务政企用户,还面临着两个 BG 之间的协同问题。

2020 年 3 月,华为企业 BG 新任总裁彭中阳首次对外公开亮相。他表示,未来华为企业 BG 要持续稳健的高速增长,至少能够做到 700 亿美元的规模。

企业 BG 要增长,云与计算 BG 也要增长,当两个 BG 面临业务和客户重合时,到底该归属于哪个 BG?

以华为在 2020 年 4 月推出的企业智慧屏为例,该产品主要面向企业办公场景,但并没有归属于企业 BG,而是云与计算 BG。

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在 2020 年 11 月的企业业务及云业务汇报会上就指出,两个 BG 资源投入增加了,作战效率却降低了。同时内部沟通成本高,“一线分成两个组织后没感觉有什么好处,两个组织反而会增加很大的沟通成本”;“在政企做了决策以后,再到云那边沟通,两边频繁开会,没有原来那么高效。”

任正非表示,这些问题既降低了内部运作效率,也直接影响了客户和伙伴的满意度。他还强调,企业业务要聚焦战略重点,继续做减法,坚持有所为、有所不为。“原来确定的四个行业,不要再增加扩大作战面,把战略打散就没有战斗力了。”

从这个表态来看,相比企业 BG 的收缩,任正非给云与计算 BG 的战略是扩张,这也将让云与计算 BG 有更大的增长空间。

在消费者 BG 创造奇迹后,余承东能否继续在云与计算 BG 复制这一成功,将面临着不小的内外部考验。

相关文章

关键词:余承东华为

软媒旗下网站: IT之家 辣品 - 超值导购,优惠券 最会买 - 返利返现优惠券 6655网址之家 Win10之家 Win8之家 Win7之家 Vista之家

软媒旗下软件: 魔方 旗鱼浏览器(极速内核) 云日历 酷点桌面 闪游浏览器(IE内核) Win7优化大师 Win8优化大师 Win10优化大师 软媒手机APP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