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 实验室 DeepMind 又跟谷歌“闹独立”,背后其实是行业通病

2021/5/25 19:37:52 来源:极客公园 作者:biu 责编:姜戈

AlphaGo 之父,在研究和商业这场对弈中,还没想好他的下一步棋要落在哪里。

在刚刚过去的谷歌 I/O 上,CEO 桑达尔・皮查伊主持了开场演讲,在那两个小时里,他说得最多的就是「AI」。

其中最亮眼的就是专门为对话而优化的自然语言处理生成模型 LaMDA,和多模态学习模型 MUM。这两者都能让 AI 更好地理解语言,谷歌也得以改善它的核心产品 —— 搜索。

2017 年,皮查伊发文表示,世界正在经历一次重大的科技转型:从移动优先转向 AI 优先。对于趋势,科技巨头从来不会是后知后觉的。早在 2014 年,谷歌就击败 Facebook,斥资 6 亿美元收购了 AI 创业公司 DeepMind,在之后的 7 年里也不吝重金支持后者。

但就在上周,《华尔街日报》爆出 DeepMind 多年来一直和谷歌谈判,希望拿到运营自主权,要求一个独立的法律架构。这场旷日持久的谈判之前并未被报道过。上个月末,DeepMind 失败了,谷歌拒绝了他们的请求。谷歌收紧了对 AI 研究和发展的控制。

今年初,DeepMind 先是推出了惊人的蛋白质结构预测 AI——AlphaFold 2,然后又公布了 2016 年真正让 DeepMind 声名远扬的 AlphaGo 的进阶版 ——MuZero。但在亮出这些让人惊叹的成果的同时,DeepMind 也藏不住每年给母公司带来的数亿美元的亏损

但谷歌却足够「宠」连年巨额亏损的 DeepMind,表示还会继续投入研究资本,甚至还免除了后者一部分债务。谷歌到底图什么?DeepMind 又是因为什么一直防着「金主」,争取独立?

但,谷歌给得太多了

2010 年 8 月,一个看起来是大学生模样的发言者走上「奇点峰会」的讲台,开口说:「今天,我要讲述如何用一个完全不同的方法去构建 AGI。」

他所说的是 AGI,指的是通用人工智能,它可以被看作是 AI 的完全体,可以执行人类能够执行的任何智力任务,制定投资策略、监测核反应也都不在话下。人类受身体限制,但 AGI 的能力上限由处理器数量决定。

台上的人是 Demis Hassabis,三个月后,他正式成立了 DeepMind。

Hassabis 那时说,学界已经从两个大方向探索 AGI,一个是通过编程,将人类思考系统中所需要的所有规则都描述出来;另一个是数字化复现大脑神经网络。但他认为人类的认知神经结构太过精妙,无法用前者那种方法描述,后者则像是「为了了解 Excel 是什么运行的,你砸开了电脑取出晶体管研究起它们的相互作用」。他提出了一个折中的方法,简单来说,人脑处理信息的时候会有更宏观的方法,只要让 AI 不断学习这些方法、规则,就能习得人类的能力。

DeepMind 成立之初,Hassabis 就和其他两位创始人写下了公司的使命:「解决智能」。先解决智能,再用智能解决其他的问题。

但在解决智能之前,得先解决研究智能的费用。Hassabis 为了前面那段 30 分钟左右的演讲,准备了一年,因为他想拿到资金。最终,他的团队最终募资 200 万英镑。

从一开始,Hassabis 就非常注重 DeepMind 的独立性,不想未来的研究受到「金主」的干预,甚至还计划让公司通过设计游戏「反哺」AI 研究。

▲ 早年间,Hassabis 做了一个叫《主题公园》的游戏,在这个游戏里,玩家可以设计并运营了一个虚拟游乐园,这个游戏的销量高达 1500 万份

早在被谷歌收购的前一年,DeepMind 就要求谷歌与其签署一份名为《道德与安全审查协议》的协议,协议规定前者核心技术 AGI 无论何时能够研究成功,都将被一个「道德委员会」掌控,DeepMind 三名创始人均是其中成员

在被谷歌收购之前的 4 年里,DeepMind 没有任何商业化的成绩。根据 DeepMind 联合创始人 Humayun Sheikh 后来的说法,「如果谷歌在 2014 年没有以 6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 DeepMind,他们的伦敦 AI 实验室可能已经破产。」

况且,谷歌给的钱实在是太多了。Hassabis 事前要求谷歌签署的协议,让 DeepMind 能够独立运营,在不失去控股权的前提下获得了谷歌提供的现金流和计算能力。

创业公司的强自驱力,稳定的资金支持,Hassabis 本人和谷歌吸引来的最聪明的头脑,DeepMind 都有了。Hassabis 构建 AGI 帝国的征程,开了个好头。

「清高」的 DeepMind,「势利」的谷歌

2016 年,AlphaGo 横空出世,以 4:1 击败韩国顶级棋手李世乭,并在 2017 年的乌镇围棋峰会上击败了世界第一棋手柯洁。中国围棋协会甚至当即授予 AlphaGo 职业围棋九段的称号。

AlphaGo 的构建,可以看作是 Hassabis 2010 年提到的探索 AGI 方法的实践。DeepMind 给这个下棋 AI 事先输入了「人类数据」、「领域知识」和「游戏规则」,然后在很多人眼里,AlphaGo 就像真的会自己「动脑」了一样,在棋局上下子,优雅,精妙,以及不留情面。

这个在人工智能史上立下里程碑的 AI,让 DeepMind「出圈」了。但人们也开始注意到,和李世乭对战的时候,名字写的是谷歌 DeepMind,但后来,前面的谷歌慢慢消失了。

通过 The Information 在 2018 年的爆料,我们也能看到 DeepMind 和母公司摩擦不断

报道提到,母公司让 DeepMind 接管谷歌的机器人部门,不过 Hassabis 拒绝了。在他眼中,波士顿动力并没有太多 AI 含量,接管这个部门,就意味着会分散他在 AI 上的注意力。谷歌云在那段时间业务不温不火,管理层想利用 DeepMind 在业界的影响力,给谷歌云作品牌背书,比如打上「Powered by DeepMind」的字样。DeepMind 一方觉得谷歌云的市场目标不清晰,会影响自己的声誉。

另外,在 YouTube 和 DeepMind 合作改进推荐算法的过程中,在该共享多少数据的问题上又争执不定,最终项目烂尾。

还有更剧烈的冲突,因为谷歌本来也有 AI 部门谷歌 Brain(后改名为谷歌 AI)。当时,Google Brain 的一些员工对 DeepMind 收购案表示惊讶,他们的研究聚焦于一些比较实际的目标,比如优化地图的图像识别功能、增强 Android 的语音识别能力。但 DeepMind 早期还没发挥出除品牌之外的价值,就已经给母公司提交了巨额亏损账单

DeepMind 开始做「实事」了。2016 年 2 月,DeepMind 成立了一个新部门:DeepMind Health。新部门打造了一个叫 Streams 的程序,当患者的健康状况恶化时,程序就会警告医生。DeepMind 从中获得基于程序效果分成的费用。到了 2017 年底,新部门已经和 4 家 NHS(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系)医院合作。

谷歌似乎是嗅到了其中的商机,2018 年底宣布创建自己的医疗保健部门 Google Health,仅仅 5 天后就把 DeepMind Health 吞并了。虽然 DeepMind 发言人表示,这是一项合理的转变,因为 DeepMind 的专业知识是 AI 研究,而谷歌将服务落地,然后推广到数亿人。但据知情人员表示,谷歌的吞并激怒了 DeepMind Health。很多员工都计划离开公司

「2014 年,Google 收购了 DeepMind,因为它对 DeepMind 的技术潜力寄予厚望。作为被收购的一方,经过协商达成一致,DeepMind 将继续独立运行。」DeepMind 当时把这段声明打在官网上,没料想谷歌「出尔反尔」。

Hassabis 为他的 AGI 事业奋斗不息,很难不警惕:Google 是否会将相同的逻辑也用在 AGI 上。

这只「大手」什么时候会伸过来拿东西,谁也不知道。

烧钱却「不赚钱」,当下 AI 的「命门」

DeepMind 自从 2010 年正式成立以来,就从没实现过盈利。

2020 年年底,DeepMind 露出了财务报告,2019 年亏损达 4.77 亿英镑(约合 42 亿人民币),相比于 2018 年的 4.70 亿英镑亏损,增长了 1.5%。

虽然亏损仍在持续扩大,但相比往年来说,亏损增幅有所减小,同时营收有明显增加:2019 年收入达 2.66 亿英镑,相比 2018 年的 1.03 亿英镑,翻了一番。不过,DeepMind 想要扭亏为盈也不容易。

数据显示 DeepMind 的主要客户大部分来自谷歌和 YouTube、Waymo 这些谷歌「关系户」。技术研发成果也主要应用于这些公司,例如,DeepMind 的 AI 被谷歌应用于语音助手和数据管理中心任务。

这说明,DeepMind 的 AI 技术还没有应用市场。如果有,它只能通过谷歌获得。

既要谷歌用源源不断的资金予以支持,又想保持纯净、理想化的 AI 研究,DeepMind 很难两头兼顾。另一方面,它还被谷歌牢牢绑定,深陷商业化困境。

DeepMind 在 Alphabet 的阵列里,和自动驾驶公司 Waymo、医疗健康 Verily、风险基金 GV 等已经独立化运营的公司不一样,被归到了「其他各种赌注」(Other Miscellaneous Bets)里,无法独立发展,也意味着无法从外部获得融资。

Hassabis 曾寻求一种非营利团体使用的法律结构,理由是 DeepMind 正在研究的强大人工智能不应受到单一企业实体的控制。但现在,Hassabis 多年来的努力也被按下了。据说,DeepMind 的人工智能研究及其应用将由一个主要由谷歌高级管理人员组成的道德委员会审查。

「DeepMind 的商业化研究有很大缺陷。他们构建的是一所大学实验室,这很好,但我们终归需要赚钱。」一家 AI 创业公司 Prowler.io 的高管表示。他还说,DeepMind 过于迷恋解决「通用智能」的这一长期目标,这让他们无法专注于解决短期的现实世界问题,后者才有潜力转化成产品。DeepMind 需要将注意力从构建「解决一切问题的通用黑箱」,转向「流程方法」。

科学研究成果的诞生,往往是用数十年来衡量的。而 Hassabis 追求「人工智能的圣杯」AGI 更是遥不可及。但股东和投资者的耐心的度量衡,是月和年。

但 DeepMind 目前还没有可衡量的增长,因为它唯一的客户是它的「金主」谷歌。

AlphaGo 在今年初进化成了 MuZero。MuZero 不像它的前辈们,它在下棋和游戏前完全不知道游戏规则,完全是通过自己的试验和摸索,洞悉棋局和游戏的规则,形成自己的决策。换句话说,AI 会自己「动脑子」了。

而这些惊人 AI 的创造者 Hassabis,在研究和商业这场对弈中,还没想好他的下一步棋要落在哪里。

相关文章

关键词:谷歌deepmind人工智能AI

软媒旗下网站: IT之家 辣品 - 超值导购,优惠券 最会买 - 返利返现优惠券 iPhone之家 Win7之家 Win10之家 Win11之家

软媒旗下软件: 魔方 旗鱼浏览器(极速内核) 云日历 酷点桌面 Win7优化大师 Win10优化大师 软媒手机APP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