称“低智短视频像猪食”,腾讯又上了字节跳动的小黑本

2021/6/4 19:25:00 来源:网易科技 作者:子青 责编:骑士

长视频平台真得焦虑了。

6 月 3 日,在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在主题为“构建新发展格局”的网络视听产业峰会环节里,不知是巧合还是刻意而为之,优酷、爱奇艺、腾讯视频三家的主要负责人依次上台发言,演讲的内容却是声讨短视频侵权。

腾讯副总裁、在线视频 CEO 孙忠怀在出席活动时抛出的“短视频猪食论”衍生了一场“舆论风波”。至此,以腾讯和字节跳动为代表的长短视频之争,由此前的暗戳戳较劲也变成了公开化的矛盾和冲突。

在“爱优腾”猛烈发言抨击之下,B 站 CEO 陈睿,快手联合创始人杨远熙也均在台下,新生代中短视频平台负责人仍旧讲述完了目前自己从事的业绩,并表示希望能够和同行们一起促进这个行业的快速、健康发展。

但是没有参与到这场峰会的字节跳动,进行了猛烈回击。

6 月 4 日上午,字节跳动副总裁李亮在个人头条号上隔空回应,称腾讯在自己大力发展短视频同时,一直在攻击短视频行业。

随后字节还在官方公众号上也发布了《字节跳动遭遇腾讯屏蔽和封禁大事记(2018-2021)》一文,声讨腾讯在公开场合污名化短视频行业。

口水战升级的背后,是短视频行业发展得如火如荼,与长视频开始真刀真枪进行用户和广告的抢夺。

“爱优腾”苦心经营视频网站十余载,试图走出一条属于自制内容的视频之路。如今短视频平台背靠“爱优腾”三家大树来乘凉,也难怪受到多家平台声讨。不过目前来看,在版权方面,如何界定短视频平台侵权行为仍有诸多困难。多方呼吁下,未来视频平台将走向何方,法律法规是否影响其走向,仍有诸多不确定因素。

不可否认的是,在短视频抢占流量高地的同时,长视频的位置显得尴尬且危险。

杀死那些侵权短视频

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在第 9 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发布《2021 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报告》显示,截至 2020 年 12 月,我国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 9.44 亿,2020 年网络视听产业规模破 6000 亿元。

去年,字节透露抖音的日活跃用户已经超过了 6 亿(含火山、极速版),今年一季度峰值则达到了 6.5 亿。

而过去第一季度,快手透露 App 及小程序的平均日活跃用户达到 3.792 亿,同比增长 26.4%,环比增长 20.0%。每位日活跃用户的日均使用时长为 99.3 分钟,同比增长 16.5%,较去年四季度公布的 89.9 分钟提升 10.5%。此前 B 站透露日活用户已经超 5000 万,而第一季度月均活跃用户达 2.23 亿,同比增长 30%;移动端月均活跃用户达 2.09 亿,同比增长 33%;月均付费用户数达 2050 万,整体付费率达到 9.2%。

反观,腾讯视频方面的数据,第一季度视频付费服务会员数同比增长 12% 至 1.25 亿。截至一季度末,爱奇艺订阅会员规模达到 1.053 亿。而公开数据显示,优酷付费用户规模尚未达到 1 亿。

从用户人数对比上来看,网络视听用户规模达 9.44 亿,这半壁江山都是短视频给打下来的。而短视频真正实现突破的,可能还是用户时长方面。短视频用户时长连年增长,并且在商业化方面占据了不少优势。

腾讯视频内部人士透露,目前短视频平台的崛起也影响了广告主的选择。不论是长视频还是短视频实际上都是在抢夺用户的时间,用户每天的时间就那么多,这个平台多了,自然别的平台就少了。

4 月腾讯也发生了巨大的变革,最大的调整也是在视频领域,PCG 组建了“在线视频 BU”,整合了腾讯视频、微视、应用宝业务,继续发力视频赛道。腾讯内部人士也表示,短视频的崛起在一定程度上也威胁了广告业务方面的发展。据腾讯财报显示,第一季度网络广告业务同比增长 23% 至 218 亿元。社交及其他广告收入增长 27% 至 185 亿元。媒体广告收入增长 7% 至 33 亿元。相较于去年第一季度腾讯网络广告业务同比增长 32% 至人民币 177.13 亿元的成绩而言,同比增速放缓不少。

爱奇艺第一季度则显示运营亏损 10 亿元,可以看到自 2019 年开始,爱奇艺的会员增速剧烈下滑,日、月活跃人数也在下降,分析其原因,一是爱奇艺内容长期吸引力不足,二是源于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对长视频平台用户时长的蚕食。

QuestMobile 数据显示,2020 年中国短视频时长份额达到 19.5%,远高于在线视频的 7.2%。而短视频行业的广告收入增长近 30%,超出了爱优腾组成的长视频阵营。

因此,也不难理解 2021 年以来,长视频平台几次联盟向短视频平台开炮。今年 4 月,“爱优腾”就联合了 70 家影视制作公司和 500 影视工作者联合声讨短视频平台侵权,声称要追责后者用盗版资源制作的影视切条和二次创作内容。国家版权局、国家电影局等监管部门也先后表态,将严打“XX 分钟看完一部电影”“短视频追剧”等侵权行为。

此次在网络视听大会上,腾讯公司副总裁、腾讯在线视频首席执行官孙忠怀的发言,更是将抨击上了一个价值。“因为个性化分发实在太厉害了,你喜欢猪食,你看到的全都是猪食,没有别的。”“非常反智、低俗的娱乐消费品,真的是迅速地就把一代人的审美品位拉下去了。”

作为“带头大哥”的腾讯这次忍不住了,公开讨伐。不过腾讯与字节跳动的明争暗斗由来已久,从腾讯的天天快报来打压字节的今日头条,又从重启微视、打造视频号来抢占抖音的短视频份额,而作为腾讯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护航者 —— 微信,则充当了最后的防御阵地,因此字节此次回击腾讯“猪食论”的时候,剑指微信的垄断。

字节跳动回应说,“在过去三年时间里,腾讯还以各种方式屏蔽、封禁、污名化短视频同行,对字节跳动旗下抖音、火山小视频、西瓜视频封禁持续三年,波及用户总量超 10 亿。直到现在,由于微信的封禁,每天仍有超过 4900 万人次主动分享抖音至微信 / QQ 时受阻。”

但事实上,腾讯及其他长视频平台对字节等短视频平台的抨击不无道理,目前在抖音、快手和 B 站等 UGC 内容平台上,通过“短视频追剧”已经是常事,创作者通过各种影视片段的简介并配以解说,最后形成自己独创的精华 CUT 内容,司空见惯。

抖音方面此前曾有回应,称在打击各种形式的版权侵权行为,但是快手和 B 站并没有回应。目前在中短视频平台上并没有看到该类型账号的收敛和整治。

版权问题有无最优解?

《2021 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显示,网络视听应用显示出陪伴性特征。

据调查数据显示,50%左右的用户每天看短视频、综合视频的时长在 1 小时以上,20%的用户使用时长在 2 小时以上。而过去一年内,每天都看短视频的用户占比由 60.4%降至 53.5%,下降了 6.9 个百分点,用户对短视频的使用频率有所缩减。与此同时,综合视频平台用户数据呈现微弱平衡性。

看起来,长短视频各有发展优势。比如长视频的 IP 优势,制作优势,可以大力发扬。但是目前短视频发展趋势,则呈现出来势如破竹的状态。该报告也显示出,网络视听行业中短视频市场规模比长视频等市场规模多出一倍,在用户规模方面短视频用户也达到了 8.73 亿。

腾讯视频内部人士透露,目前所有长视频平台都在转型做长短视频的转型,对长视频来说,制作成本高昂,对用户长期吸引力不够,并且缺乏长效多元变现方式,已经是长期以来被诟病的问题。

腾讯在 4 月的改革,也将腾讯视频与微视团队合并,在升级推荐算法,并通过改编长视频库的作品,丰富短视频内容。另外一款涉足短视频的产品,微信的视频号,则是通过好友推荐和算法交叉来进行内容库的构建。微信视频号希望以此避免中腰和底层创作者没有流量的弊端。张小龙在微信 10 周年之夜提到,两者比例应该是 2:10。但目前视频号还处于探索期。

腾讯联合视频平台和影视行业对短视频平台进行抨击,其实也是在为自身内容库来做资源储备。但是涉及到版权问题,到底有无最优解?目前在法律法规层面,也有模糊地带,并不能十分清晰地认定诸多侵权行为。

但是多位法律内人士对网易科技记者表示,短视频盗版侵权(包括视频直播),这是不容争辩的法律事实。此前在多次判决中也佐证了该法条,2021 年 5 月 7 日,因侵犯了游戏《王者荣耀》的版权,抖音火山版赔了腾讯 800 万。判决书上明确显示,抖音火山版存在以底薪、奖金等方式引诱和鼓励用户在抖音火山版上进行《王者荣耀》直播,并和用户就游戏打赏进行分成,此举侵犯了《王者》荣耀的著作权。

不具名人士称,短视频平台其实具有很大责任,在内部讨论之时,有人抨击到短视频平台用流量算法来支持侵权盗版。当然也基于客观原因:“技术发展太快,政策法律其实很难跟上,国外也没有能够可参考的处理方式。”

不过在行业层面,该认识透露,事实上官方和业界比较认可的方式是通过一个中立的第三方,将版权管理起来,按照使用来分配,“短视频用多少版权,就要给到长视频平台相应的费用,把责任下沉到平台。”

但其中也涉及到很多问题,比如短视频的作品如果是个解说作品,到底哪些是原创,哪些是侵权,这中间有很多难题需要界定。“权利和责任的划分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弄清楚的。”业内人士称,“但是流量下滑太厉害了,长视频平台也许迟早有一天会没落。”

相关文章

关键词:腾讯短视频字节跳动

软媒旗下网站: IT之家 辣品 - 超值导购,优惠券 最会买 - 返利返现优惠券 6655网址之家 Win10之家 Win7之家

软媒旗下软件: 魔方 旗鱼浏览器(极速内核) 云日历 酷点桌面 Win7优化大师 Win10优化大师 软媒手机APP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