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减」刀落,在线教育「各奔前程」

2021/7/23 22:21:50 来源:极客公园 作者:沈知涵 汤一涛 郑玥 责编:骑士

终于,在线教育和学科培训行业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就此斩下。

7 月 23 日午间,针对校外教培和在线教育行业的「双减」文件正式落地。该文件早在两个月前于中央深改委第九次会议审议通过,时隔两个月,由中共中央办公厅和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下称《双减》文件)已于近日正式下发到各地机关。

受此消息影响,已经开盘的港股教育公司股票出现大幅下跌,其中,新东方股价腰斩,创下股价下跌纪录,卓越教育、思考乐教育等公司的股价同样出现近 30% 的下跌。美股虽然还没开盘,但高途教育、好未来等中概股在盘前股票已跌去近 50%。

《双减》文件在机构定性和资本等方面对校外培训和在线教育公司进行了「精准监管」。

《双减》文件指出,在义务教育阶段,各地将不再审批新的学科类教育培训机构。同时,已经审批的机构统一转为「非营利性」机构;线上机构由备案制转为审批制,且已经备案的机构要根据标准重新审批。

同时,因为疫情而被用户和资本热捧的在线教育,在去年创下了超过 550 亿元的巨额融资,几乎重演了当年「网约车大战」的资本大战。在线教育赛道流淌的「热钱」中,不少来自海外知名投资机构。

对此,《双减》文件有专门的监管新规。其中「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学科类培训机构,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学科类培训机构资产」和「外资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受托经营、加盟连锁、利用可变利益实体等方式控股或参股学科类培训机构。」堵住了来自国内和国外的投资渠道;而「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则彻底掐灭了创业公司的上市希望。

限制业务、掐断资本的情况下,纯粹做 To C 的在线教育的命运似乎已经成为定局。在线教育的下一步是什么?

预警:避免资本无序竞争

「跟谁学」董事长陈向东曾经说:「2020 年全球教育投资大概有 80% 都流向了中国,这在世界历史上都是难以想象的。」

类似的投资热度,只在几年之前的「网约车大战」中出现过。教育业内人士曾经担忧,海量的投资,最终可能会让在线教育走网约车行业的老路,变成大型资本对垒的战场。

从 2016 年到 2019 年,在线教育行业的融资额不断攀升,进入 2019 年后,在线教育行业依旧处在全行业亏损的状态,投资人的态度开始趋于理性。这一年,在线教育行业的投资数量仅有 53 起。但 2020 年初的新冠疫情改变了投资遇冷的局面,1 月底,教育部陆续下发「2020 年春季延期开学」和「停课不停教、不停学」的通知,在线教育再次爆发融资潮。

当年 3 月,字节跳动宣布全力进军在线教育行业,旗下的清北网校招聘人数迅速扩张到了 1 万人。几乎在同一时间,阿里正式成立了淘宝教育事业部,推出了针对中小学生的付费问答平台「帮帮达」,旗下的钉钉顺利也开始进军在线教育行业。

除此以外,早在 2018 年 9 月,腾讯就成立了新的腾讯教育业务板块,全面覆盖了 to B(腾讯云课堂和腾讯会议)和 to C(QQ 课堂、腾讯作业君和微信小程序)业务。同时,腾讯还是猿辅导、百家云、火花思维在线教育头部玩家的投资人。

同样在这一年,行业头部的学而思、作业帮和猿辅导团队均超过了 3 万人,跟谁学团队超过 2 万人。

纵观整个 2020 年,在线教育的用户规模达到了 3.51 亿人次,市场规模从 2019 年的 3225 亿极速膨胀至 4858 亿元人民币。在激烈的赛道中,大量烧钱投放不仅呈现了资本急剧竞争的乱象,也威胁到传统教育行业的秩序。从必要性看来,政策监管只是迟早的事。

作业帮教师正在直播课程|作业帮

来自海外的「热钱」

根据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20 年度中国在线教育投融资数据报告》,2020 年中国在线教育行业共发生 111 起融资,虽然融资次数相比前一年降低了超过 20%,但是融资额却飞升至 539.3 亿元,超过过去十年整个行业的融资总和。

融资数量减少,但是融资暴增,证明行业开始集中,投资的钱砸向了头部公司。其中,猿辅导和作业帮两家公司可以算是去年教育行业两家「通吃」的公司。猿辅导的 G 轮和 G + 轮先后拿到腾讯、高瓴的 10 亿美元和 22 亿美元投资;作业帮则拿到了阿里巴巴、红杉和 Tiger Global 的 7.5 亿美元和 16 亿美元的 E 轮和 E + 轮投资,单单这两笔投资就占到了 2020 年在线教育行业前十大投资总量的 82% 以上。

5 年时间,砸向在线教育赛道上的近千亿元融资,不仅来自国内投资机构,同样有来自海外投资机构的「热钱」。

例如,猿辅导的投资者有 IDG、经纬中国、高瓴资本、淡马锡、GIC 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作业帮背后则是阿里巴巴、Tiger Global、卡塔尔投资局、高盛中国;为掌门教育投下重资的则有软银愿景资金、加拿大养老基金、顺为资本等机构。

从投资来源来看,不少欧美外资投资机构成为在线教育投资主力,而作为和民生息息相关的教育行业,如果有太多国外资本进入其中,显然不是监管机构想要看到的。

因此,本次《文件》中明确指出,「上市公司不得通过股票市场融资投资学科类培训机构,不得通过发行股份或支付现金等方式购买学科类培训机构资产;外资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受托经营、加盟连锁、利用可变利益实体等方式控股或参股学科类培训机构。」

和一轮轮巨额融资相对的,是教育公司水涨船高的市值。其中猿辅导投后估值已经超过 150 亿美元,作业帮估值 110 亿美元,而资本如果想要兑现投资,上市就成了在线教育独角兽公司的唯一路径。此前两家头部公司都传出过上市消息,作业帮曾经传出 IPO 暂停的传闻,但被公司否认。

不管传言真实与否,在线教育公司的 IPO 之路,目前看起来近乎不可能。《文件》中明确指出,「学科类培训机构一律不得上市融资,严禁资本化运作。」而文件末尾的一句「已违规的,要进行清理整治。」无疑会让已经拿下大笔融资的公司「雪上加霜」。

to C 转 to B

此前,早从央视下架在线教育广告开始,行业内已经对即将到来的「政策风向」提前感知。字节、腾讯和阿里等巨头在教育行业的布局已开始转向「进校业务」端发力,希望通过数字化切入校内教育市场。相比于需要集齐教师和学生两端资源的「重模式」,以数据和技术为主打的平台「轻」模式,或许是在校教育 To B 转型的一种可能。

早在去年,字节跳动将旗下 20 多个教育项目整合,推出独立的教育业务品牌「大力教育」。当时的业务重点还是对标猿辅导、斑马 AI 的瓜瓜龙启蒙,K12 在线教育清北网校,以及教育硬件大力台灯。然而今年,字节提出了新的业务重点,重点推进 To B 进校产品「极课大数据」,业务优先级最高。

根据《双减》文件,「完善家校社协同机制。进一步明晰家校育人责任,密切家校沟通,创新协同方式,推进协同育人共同体建设。教育部门要会同妇联等部门,办好家长学校或网上家庭教育指导平台,推动社区家庭教育指导中心、服务站点建设,引导家长树立科学育儿观念,理性确定孩子成长预期,努力形成减负共识。」

不同于纯做消费者业务的在线教育公司,互联网巨头的打法偏向利用数据、技术能力,解决体制内教育「信息孤岛」的问题。也就是让学生、老师、家长、学校和教育部门之间互通更加顺畅。

比如被小学生打「一星」的钉钉。据悉疫情期间,第一周当钉钉的工程师首次把资源需求提给阿里云的时候,阿里云的同事以为钉钉是在吹牛。后来被印证钉钉才是阿里打开教育的切口,今年 1 月 14 日,钉钉宣布已经服务了全国 21 万所学校 1.4 亿学生。钉钉对外一直坚持帮助学校数字化转型,而腾讯也将自己定位于做好教育产业智慧化升级的「数字助手」。

从《双减》文件来看,接下来进校将是教育公司发展的大趋势,更加重要的是,教育机构需要明确学校才是教育的主体,在线教育行业只是体制内教育之外的有益补充。

高途开始布局成人教育|高途教育

在线教育还有哪些机会?

根据《双减》文件,k12 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基本被「驱除」,但是此前曾经成为一时热门的「素质教育」赛道似乎并不在打击范围内,或许主打编程、美术等更垂直方向的素质教育,也能成为在线教育转型的一条路。

文件指出,学校收回课后服务的工作,「鼓励有条件的学校在课余时间向学生提供兴趣类课后服务活动,供学生自主选择参加」,提供「科普、文体、艺术、劳动、阅读、兴趣小组及社团活动」。但「课后服务不能满足部分学生发展兴趣特长等特殊需要的,可适当引进非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参与课后服务,由教育部门负责组织遴选,供学校选择使用,并建立评估退出机制。」

从政策来看,这相当于在线教育和素质教育公司从 To C 转为面向正规教育机构的 To B 服务提供商,且只是其中之一。

在《双减》文件正式出台前,地方政策和各种「风声」让在线教育机构已经「未雨绸缪」,削弱或撕掉自身的学科培训标签,开设素质教育课程。其中,字节跳动开始着重发力瓜瓜龙美术,新东方各地分校在近期开始招聘音乐、美术等品类负责人;好未来也在 6 月推出包括英文戏剧、书法和棋道在内的素质教育产品。

在线教育公司拓展素质教育板块之时,或许并非想分得「小蛋糕」里的一块,同素质教育细分赛道的选手一争高低,本是想对冲监管政策可能带来的风险,抱着一种做预案的心态。但此刻面对需要全面转型的现状,这或许远远不够。

教育部数据显示,2020 年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在校生 1.56 亿人,这无疑是一个庞大的受众群体。无论是 K12 学科培训还是启蒙教育,其用户与素质教育有着相当高的重合度。这也给 K12 教育公司布局素质教育提供了有利的前提条件。

但相较于学科类万亿级的市场规模,千亿级的素质教育的天花板并不算高。因为素质教育品类繁多,用户群体被分散成一个个群组,各个细分赛道也均有一定规模的公司存在。各个细分赛道也均有一定规模的公司存在。

加上「美育」进中考的政策鼓励,向来带着「小众、分散、非刚需」标签的素质教育的「小蛋糕」,在此后或许也会成为众人手中的香饽饽。

另一方面,当高中以下的目标用户的获取被禁后,面向成人的教育产品线也成了在线教育公司的一根救命稻草。

今年 4 月,在宣布裁撤学龄前启蒙教育团队后,高途推出了以副总裁祁秀平带队的成人教育产品线,目标在未来两到三年组建 8000 人以上的团队,覆盖全国 3000 多所高校。有业内人士透露,在停了 K12 学科教育的广告后,高途用在成人教育的广告成本在 1 亿元左右。

无独有偶,另一家在线教育独角兽公司作业帮也在为自己的成人教育部门招兵买马。

最近,主打成人在线教育的开课吧获得 6 亿元的新一轮融资,相对于 K12 赛道,成人教育这样一个蓝海市场,已经成为急需业务转型的在线教育公司的新目标。

而不论转型与否,可以预见的是此前资本热捧的局面将很难再现,目前赛道上的玩家,如果账上的现金流仍然充裕,还存在转型的可能;而现金流有困难的团队,在业务极速缩减的情况下,恐怕很难扛过这次危机。

相关文章

关键词:在线教育

软媒旗下网站: IT之家 辣品 - 超值导购,优惠券 最会买 - 返利返现优惠券 iPhone之家 Win7之家 Win10之家 Win11之家

软媒旗下软件: 魔方 旗鱼浏览器(极速内核) 云日历 酷点桌面 Win7优化大师 Win10优化大师 软媒手机APP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