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 App 听所有,腾讯音乐解除独家版权:网易云能否追赶仍存变数,抖音或成最大赢家

2021/7/24 19:43:07 来源:搜狐科技 作者:宋婉心 责编:骑士

反垄断监管再次落锤腾讯。

7 月 24 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对腾讯收购中国音乐集团的调查结果,因交易“应报未报”对腾讯处以 50 万元罚款,并责令其解除音乐独家版权。随后,腾讯发布公告回应称,将与腾讯音乐等关联公司在规定时限内制定整改措施方案。

市监局要求腾讯音乐对原有的音乐版权授权模式进行调整,包括腾讯及关联公司采取三十日内解除独家音乐版权、停止高额预付金等版权费用支付方式、无正当理由不得要求上游版权方给予其优于竞争对手的条件等恢复市场竞争状态的措施。

这是不久前虎牙斗鱼合并案被禁后,监管在反垄断、防止“资本无序扩张”领域的持续性动作,是对腾讯执行的第二次反垄断处罚。

而对于用户来讲,最大的好处便是“一个音乐 App 解决听歌需求”有望实现,“周杰伦”们不再独属 QQ 音乐,网易云用户歌单中的灰色也将重新亮起。

六年版权焦虑

腾讯音乐此次被审查的背景是,今年 1 月,市场监管总局根据举报,对腾讯 2016 年 7 月收购中国音乐集团股权涉嫌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行为立案调查。年初开始,市场监管总局加大反垄断审查力度,腾讯、阿里、百度等巨头都是重点审查对象。

正版音乐版权是网络音乐播放平台运营的核心资产、关键性资源。市监局调查显示,2016 年腾讯和中国音乐集团在相关市场份额分别为 30% 和 40% 左右,腾讯通过与市场主要竞争对手合并,获得较高的市场份额,集中后实体占有的独家曲库资源超过 80%。

回顾国内数字音乐市场发展历程,凭借独家版权,腾讯音乐维持了多年垄断地位。

2014 年,QQ 音乐与华纳音乐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后,QQ 音乐很快就将索尼、环球、华纳“三大”唱片公司的版权悉数收入囊中。“三大”几乎占据了全球八成唱片版权,与“三大”锁定直接决定了 QQ 音乐的先发优势。

随后 2016 年,QQ 音乐与中国音乐集团合并,成立了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旗下包括 QQ 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及全民 K 歌四大产品,进一步巩固了腾讯音乐的龙头地位。

2015 年是在线音乐平台的分水岭。当年 7 月,国家版权局发布了《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的通知》,盗版歌曲遭到大规模下线。自此,数字音乐开启全面正版化,购买版权、建立自身版权库。

独家音乐资源的竞争,也就此拉开序幕。独家版权模式之下,行业处于卖方市场,导致版权费水涨船高,音乐平台开始陷入恶性竞争的价格战。

彼时,市场格局基本以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网易音乐及包含虾米音乐、阿里星球的阿里音乐三方割据。

由于网易云音乐晚于 QQ 音乐入局 8 年时间,当时的在线音乐市场早已被瓜分得所剩无几,成立之后,网易云几乎一直处于版权之困的阴影中。例如,网易云曾因与 QQ 音乐合作瓦解而失去周杰伦的版权,这类能够大规模影响粉丝流动的头部歌手,几乎能直接影响平台受众及整体用户活跃度。

加之“财力”及战略差异,六年以来,网易云音乐及阿里音乐都无法同腾讯音乐相抗衡。

丁磊曾在最近的网易财报电话会上表示,国际三大唱片公司独家销售模式,使得包括网易云音乐在内的需要购买版权的公司付出了超过合理价格的成本,“我们希望在未来能够回归一个合理理性的版权费用。”

今年 5 月底,辗转多次传闻后,网易云音乐终于提交招股书。数据显示,其净亏损于 2018 年及 2019 年维持于人民币 20 亿元,及后增加至 2020 年 30 亿元。于 2018 年、2019 年及 2020 年,经调整净亏损分别为 18 亿元、16 亿元及 16 亿元。

其中,近三年营业成本中,仅内容服务成本就分别达到 19.7 亿、28.5 亿及 47.9 亿,连年攀升,占收入百分比更是分别达到 171.7%、123.1% 和 97.8%。

网易云在招股书中解释称,营业成本全年同比增长 62.7%,主要归因于内容服务成本的增长,而内容服务成本增加,即由于支付给音乐厂牌及独立音乐人的授权费金额增加。

以架构升级备战

腾讯音乐内部对于处罚应该早有预见,三个月之前,就已经开始了全方位架构调整,某种程度上是在为此次反垄断处罚做准备。

今年 4 月,腾讯音乐娱乐集团 原 CEO 彭迦信获任命为集团执行董事长,腾讯集团原副总裁及 QQ 负责人梁柱加盟并担任腾讯音乐娱乐集团 CEO。

调整后,梁柱主导腾讯音乐的产品业务线,负责包括 QQ 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全民 K 歌、长音频业务线的发展,以及核心技术的研发。

6 月 25 日,腾讯音乐内部再次调整架构,宣布成立内容业务线,负责音乐内容相关业务的整体规划、战略制定和统筹管理。

据晚点报道,QQ 音乐业务线下增设了一个新产品部门。该部门由梁柱直接推动成立,整合了 QQ 音乐直播与全民 K 歌直播团队,正在进行全新形态的互动视频功能开发。据了解,这个全新的功能将与微信视频号进行深度融合。

QQ 负责人加入、成立与音乐平台业务平行的长音频业务、深度接入视频号,种种调整都指向腾讯音乐和集团社交产品的联动,以及音乐之外的音视频内容开发。无法做版权独家代理之后,版权优势被削弱,自建内容无疑成为布局重点。

争夺版权几乎是过去六年音乐平台的基调,但如今,在线音乐的生意早已不只有关音乐。

为打破音乐行业商业化模式单一的弊病,在线音乐平台一直在积极探索更多业务。而独家版权模式被取缔后,版权也将不再是决定成败的最大因素。

利好抖音?

只不过,放开版权购买、行业进入全面竞争状态是否就意味着能健康发展,仍旧需要打上问号。而腾讯音乐唯一的竞争对手网易云音乐,能否借机迎头赶上,也需要观望。

一位腾讯音乐内部人士向搜狐科技表示:“网易云最大的问题是,即使现在可以花钱买版权了,多花的钱,也不一定能换来等值的用户。”

版权放开,只意味着其他公司拥有了购买权利,但有没有钱买、版权方愿意不愿意卖,这中间仍旧充满变数。

比如,腾讯音乐此前就曾通过持股方式深度绑定版权方,以突破独家版权协议的时间限制。2018 年底赴美上市之前,腾讯音乐向华纳和索尼音乐定向发行了 2.2 亿美元股票,这项交易直接帮助腾讯和华纳、索尼绑定了更稳固的合作关系。

网易云音乐在其中能有多少辗转腾挪的空间,还是未知数。

从用户体量来看,腾讯系的酷狗音乐、QQ 音乐、酷我音乐三个 App 的月活用户数 2.98 亿、2.43 亿、1.28 亿,均高于网易云音乐,行业格局可能短时间内难被打破。

不过,腾讯音乐也处于下坡路。会员付费方面,财报显示,2018 年底开始,其成本增速就超过了营收增速,随后两年时间里,收入同比增速一路下滑。在 2020 年年初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腾讯音乐集团管理层曾表示“考虑停止部分音乐版权的续订”。

截止到去年四季度,腾讯音乐 MAU 为 6.2 亿,虽然整体是网易云音乐的三倍,但该季度腾讯音乐 MAU 却相比 19 年的 6.4 亿下降 3.4%,而今年一季度,腾讯音乐 MAU 更是同比下降 6.4%。

实际上,需要腾讯音乐警惕的,或许还有抖音。互联网分析人士潘乱在社交平台表示,“所有音乐 App 内的‘推荐’和‘分发’仅仅只能解决‘猜你喜欢’的问题,而抖音能‘让你喜欢’。”

他认为,短视频行业对音乐行业格局造成巨大冲击,不仅仅是因为前者巨大的流量,更深层次的战争在于“短视频改变用户音乐认知”。

基于强大的算法分发,各种“抖音神曲”很容易便能占有用户心智,并打造爆款,让用户“种草”的效率也更高,但同时,也正因为是中心化分发,所以歌曲和短视频一样,是“歌红人不红”的状态。

因此抖音的机制便不适合原创音乐人作品的传播,而更适合发展翻唱等二创类音乐,从这个层面来看,版权开放或许对抖音有推动作用。

但有行业人士认为,尽管短视频是分发音乐效率更高的渠道,但种草完之后,主要的音乐消费时长还是在播放工具及音乐社区上,如果不做音乐 App,短期切不进更大的使用场景。

实际上,抖音正在发力音乐业务。今年 4 月,字节跳动宣布成立音乐事业部,其音乐业务版图宏大,包括负责国内音乐业务的抖音音乐、中国音乐业务拓展部门,以及负责国外的海外音乐部门。

音乐事业部负责人为字节跳动产品与战略副总裁、原 TikTok 负责人朱骏 (Alex),目前,字节跳动音乐业务的主战场在海外,以海外音乐产品 Resso 为主。去年 3 月,Resso 在印度上线。产品层面,UI 设计、内容组织及分发方式都接近 Spotify,且包含类似 TikTok 的视频内容。

眼下来看,Resso 是否会成为下一个 TikTok 尚未可知,但反垄断撕开版权的口子后,字节是否会在国内复制一个 Resso,或许值得期待。

软媒旗下网站: IT之家 辣品 - 超值导购,优惠券 最会买 - 返利返现优惠券 iPhone之家 Win7之家 Win10之家 Win11之家

软媒旗下软件: 魔方 旗鱼浏览器(极速内核) 云日历 酷点桌面 Win7优化大师 Win10优化大师 软媒手机APP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