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事加点锂,性能强到底

科技深水区 2021/11/30 17:56:21 责编:汐元

“科技深水区”是IT之家最新深度内容IT号,关注“科技深水区”,行业焦点,前沿技术,深入浅出,一网打尽

小时候因为玩四驱车,第一次接触到可以充电的 5 号电池,那时汐元最直接的感受就是:“科技真奇妙。”

而过去这些年,有一种可充电的电池已成为改变世界的推手。小到我们的智能手表,智能手机,大到街上开的电动汽车,都离不开它。

▲ 图自:unsplash

没错,它就是锂电池

事实上,锂电池不仅在过去这些年改变了世界,更有可能改变未来。这一切,都系于锂电池背后的灵魂:锂。

▲ 图自:pixabay

锂,元素周期表中最轻的金属元素,在过去这段时间却显得尤其“重”。要知道,今年以来,金属锂价格从 1 月 4 日 48.5 万元/吨涨至 11 月均价 110 万元/吨,涨幅达到 126.8%

而行业里围绕锂发生的产业并购案例也一桩接一桩。例如:

10 月 1 日,全球最大锂生产商雅宝表示将以约 2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广西天源;

10 月 10 日,紫金矿业宣布 49 亿元收购加拿大新锂公司所有股份;

还有国内龙头赣锋锂业,今年以来已进行了 4 次大规模收购,花费了约 42 亿元;

……

能源行业的巨头们不惜重金高位加注锂矿业务,一场围绕锂的市场争夺战已然打响。“锂”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原因很简单,因为“锂”是新能源战略矿种,是能源革命的基石,是新时代的“白色石油”。

俗话说,“没事加点锂,性能强到底”,今天IT之家就和大家“锂论锂论”这位熟悉又陌生的能源新星。

一、锂

1、超乎想象的“锂”

正如前文所说,锂是世界上最轻的金属元素,它的密度只有 0.534g/cm³。

锂的化学性质非常活泼,把它放在水里,不仅会浮起来,还会与水发生激烈的反应,即便裸露在空气中,也会很快和空气中的氮气、氧气发生反应并失去金属光泽。

▲ 图自:pixabay

由于锂独特的“轻”、“软”、“活泼”、“高能量”等一系列物理、化学性质,因此它的用途非常广泛。

例如,在锂被发现的前 100 年里,曾主要被用于抗通风和风湿病的药中,甚至可以被用来治疗躁郁症,降低自杀率。

20 世纪初,锂开始在工业领域应用。例如锂和镁的合金被广泛应用在航空和航海领域;锂盐在铝电解中能有效减少铝的溶解损失;特种玻璃中带点锂可以增强硬度、透光率,更耐高温。

锂甚至能提高陶瓷釉料的性能,提高陶瓷产品的质量,还有硬脂酸锂可以用作汽车润滑剂的增稠剂等等……

更牛的是,锂的一些化合物还被用作氢弹的爆炸物,我国第一颗氢弹,爆炸物就是氢化锂和氖化锂,其中的能量可想而知。

▲ 图自:unsplash

当然,锂最为我们普通消费者熟知的,还是锂电池。由于锂很轻,且标准电极电势最低,所以是非常理想的电池金属。

▲ 图自:unsplash

无论是现在异常繁荣的消费电子行业,还是风头正健的新能源汽车领域,都需要锂电池提供源源不断的电能。

特别是近些年新能源汽车产业的爆发,为锂资源的市场带来一个超级大周期,也是如今全行业争夺锂矿的重要原因。而“锂”也顺理成章地被推到了世界能源革命的风口之上。世界将进入真正的锂电时代,已经成为很多人的共识。

▲ 图自:pixabay

2、这世界稀缺的“锂”

前面我们说,全球能源产业正掀起一场锂矿争夺战,这至少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锂很重要,二是锂比较稀缺

锂有多重要,刚才IT之家已经讲过了,而造成锂价高企,巨头疯抢局面更重要的原因,根本上还是在于锂比较稀缺。

目前,锂矿资源在地球上主要以三种形式存在,分别是:

  • 盐湖卤水锂矿,资源占比 58%;

  • 硬岩锂矿,如锂辉石、锂云母等,占比 26%;

  • 粘土锂矿,占比 7%。

此外,锂还少量存在于油井卤水、地热卤水等资源中。

在资源总量方面,根据美国地质勘探局(USGS)的数据,截止 2020 年,全球探明的锂矿产资源量为 8551 万吨金属量,折合碳酸锂当量 4.55 亿吨。

对全球来说这个数字虽然不“稀缺”,但也不算特别庞大。

而且,这其中目前可以开采、具有经济上可开发性的锂矿资源只有大约 2000 万吨金属量、折合碳酸锂大约 1.12 亿吨。

不仅如此,锂矿资源在分布上还具有不均匀的特点。从全球来看,南美的玻利维亚、阿根廷和智利三国合计就占据了 58% 的比例,中国锂资源占比为 6%,排在全球第六,还是可以的。美国和澳大利亚分别占比 9% 和 7%。

因为很多锂矿开采难度大,加上分布不均,造成了目前锂矿资源“短缺”的现状。

根据行业的预测,2021-2023 年全球锂供给分别达到 53.1、68.3、96.8 万吨 LCE(折合碳酸锂当量)。而需求分别达到 36.2、50.4、68.4、88.9 万吨 LCE(折合碳酸锂当量),整体处于供需紧平衡状态。

所以,短期内锂的价格很难降下来,大家哄抢的局面也很难改变。

3、我们的“锂”

前面我们说到三种主要的锂矿资源:盐湖、硬岩和粘土,而目前最主要的锂矿来源其实还是前两种。

其中,从 2015 年以来,全球锂资源新增产量中 70% 来自矿石锂。而矿石锂中,又以澳洲的矿石为主力,2019 年占全球矿石锂供给的 85%,

▲ 图自:unsplash

中国在锂矿方面也有一定的储量,主要分布在新疆、川西、江西、湖南、广西等地。不过由于资源品质略低、开采难度大、环境地貌等原因,实际的使用率并不高,所以我国的矿石锂原料一直以来都比较依赖进口,2015 年前后进口率曾达到 80% 左右。

而盐湖提锂方面,虽然它的资源总量是所有锂资源矿种中最大的,但由于盐田需要晒卤,周期比较长,不容易快速响应需求侧的变化,所以过去很多年并没有得到充分的利用。

图自:unsplash

但是随着技术的升级,以及下游海量需求的爆发,盐湖提锂产能在近几年已经得到了显著发展,并且肯定会成为未来锂矿的主要供给来源。

目前全球总体有四大盐湖成矿区,分别是:南美盐湖区、美国西部盐湖区、西亚死海和中国盐湖区

就中国来说,我们的锂资源中,有 79% 都是卤水类型,所以盐湖提锂对我国锂资源自主化发展还是很重要的。

而好消息是,中国以青海盐湖为代表的盐湖提锂在技术上已经达到了世界领先的水平,且产能已走向成熟。

具体看中国的卤水锂矿分布,主要集中在青海、西藏、四川达州、湖北潜江等地区,其中以青海和西藏为主要供给区。

总体来说,我国的锂矿资源储备还是比较丰富的,但是因为资源整体品质、开采技术、环保等因素,导致我们对自身锂矿资源的利用率并不高,特别是高端的锂矿资源,主要还依赖于进口,这也是我们接下来需要着重解决的问题。

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自身技术的进步,上面这个问题正逐步得到解决。

而且,虽然目前优质的锂矿资源主要集中在澳大利亚、智利、阿根廷、玻利维亚这些国家手中,但是,咱有钱啊,过去这些年,我们通过在全球市场买买买,已经控制了不少优质的国外锂矿。

这背后,是中国企业和国家一起努力付出的结果。

二、锂的战争

1、白色石油,背后的纠纷

去年,刚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的“锂电池之父”古迪纳夫指出:

“锂资源的重要性不亚于石油等战略性资源。”

而谈到石油,我们总是会想到它的两面性。

一方面,人类社会能够飞速往前发展,离不开石油提供的能源动力;但近代以来,这个世界又有太多的战争和杀戮与石油密切相关。

锂作为“白色石油”,是否也会像“黑色黄金”一样,赐予人类动力和财富的同时,也带来无尽争端?

▲ 图自:unsplash

答案也许还不确定,但硝烟的端倪已然被嗅到。

前面IT之家提到,南美的玻利维亚,一国就占据全球锂资源量的 25%。玻利维亚的乌尤尼盐湖,每年 1-2 月雨季前,薄薄的湖水倒映天地,美到让人窒息,素有天空之镜的美誉。

▲ 图自:unsplash

这里不仅是人间仙境,更是全球锂资源最丰富的盐湖。

2005 年,玻利维亚第一位印第安土著人总统莫拉莱斯上台。他上台后,推行了一系列国有化经济政策,其中就包括将锂作为国家性的战略资源。

“乌尤尼不能再成为波托西!”这是莫拉莱斯的话。

这句话里的波托西是玻利维亚曾经的璀璨明珠,这里拥有世界最大的银矿储量。

但就是这样丰富的银矿,却在 300 年间被帝国殖民者生生开采到枯竭。留下的只有走向衰败的波托西,和印第安土著劳工的累累白骨。

莫拉莱斯这句话,意思就是要让丰富的锂矿能真正为玻利维亚带来富裕。于是它将当时国内比较强大的的矿企国有化,并且引入中国和俄罗斯合作开发。

但显然,莫拉莱斯的一系列政策动了西方国家的蛋糕。于是欧美国家联同跨过公司和玻利维亚的右翼反对派,开始了对莫拉莱斯的反扑。

最终在 2019 年底,四次连任总统的莫拉莱斯,在赢得第四次大选后不久,竟被美国主导的美洲国家组织宣称舞弊,随后在反对派的施压下失去军方支持而被迫下台,以致流亡异国他乡。

▲ 图自:百度百科

“我绝对相信这是一场关于锂矿的政变。”后来莫拉莱斯在接受采访时说。他断定,这背后是美国策划的,因为觊觎玻利维亚丰富的锂矿资源,所以扶持亲美政府。

同为南美锂三角成员之一的智利,也有类似的事情。

上世纪 70 年代,智利总统阿连德因为一系列国有化经济政策和反对霸权主义的主张,威胁了美国在拉美地区的既得利益。

▲ 图自:百度百科

随后,在美国的怂恿和煽动下,一场血腥的军事政变在智利国内拉开序幕,而阿连德最终寡不敌众,选择饮弹自尽。

阿连德殉职后,新任总统皮诺切特在美国的支持下上台。他上台后,很快将智利化工矿业公司(简称 SQM)私有化,这家公司有全球锂储量最大、最易开采的阿卡塔玛盐湖的开采权。

▲ 图自:SQM 官网

SQM 被私有化后,皮诺切特把它交给了自己的女婿庞塞,然后,锂,就成为这个家族源源不断的印钞机。

2、天齐锂业,决战澳洲和智利

在全球锂矿争夺的战场上,我们同样也是“虎口夺食”,是在产业生存和颓败的边缘中挺过来的。只不过对比上面两个例子,我们多了一些幸运。

说到这,不得不提到一家企业:天齐锂业。

▲ 图自:天齐锂业官网

天齐锂业是我国锂电新能源行业龙头企业之一,集上游锂资源储备、开发和中游锂产品加工为一体。

天齐锂业的创始人蒋卫平,有“中国锂王”之称。

蒋卫平 1955 年生于四川,1982 年大学毕业,1997 年在工作十几年后才下海创业,成立成都天齐实业有限公司,做矿物进出口生意。

▲ 图自:百度百科

2004 年,蒋卫平的天齐集团接手了四川射洪县一个濒临倒闭的国有锂盐厂,并将之更名为天齐锂业。

后来在他的改革之下,这家锂盐厂竟然起死回生,6 年时间就成为中国电池级碳酸锂市场份额第一的企业,并在深交所挂牌上市。

而天齐锂业的转折点开始于 2012 年。这年 8 月的一天,来自美国的全球锂业巨头 Rockwood 突然宣布要收购澳大利亚的泰利森锂业私人有限公司。

这个消息,对蒋卫平来说是个晴天霹雳。

泰利森是全球最大的固体锂矿供应商,手握全球储量最大、品质最好的锂辉石矿藏 —— 格林布什锂矿。当时全球锂矿石产量中,他一家就占了 65% 的份额。

▲ 图自:天齐锂业官网

而且,当时中国 80% 的锂精矿需求都依赖泰利森,对蒋卫平个人来说,最要命的在于泰利森还是天齐锂业唯一的锂精矿供应商。

如此重要的供应商若落入美国竞争对手口袋,一是对天齐锂业很致命,二是会令整个中国锂电产业陷入被动。

唯一的办法,就是抢在 Rockwood 之前将泰利森收入囊中。

但现实是,当时天齐锂业总资产不过 15 亿元,年营收不过 4 亿元,而收购泰利森需要筹集 45 亿元左右的资金。再看看竞争对手 Rockwood,资产近 400 亿,年营收超过 150 亿元。

看到这,相信大家脑子里只有那句魔性的台词:跟 Rockwood 拼,你天齐有这个实力吗?

但我们还真就把不可能变成了可能。

重压之下,蒋卫平选择迎难而上。而他的破局之术则可谓神来之笔。

首先,是要阻止 Rockwood 收购泰利森。

为了不打草惊蛇,蒋卫平先通过天齐集团在澳大利亚注册了一家子公司,名叫文菲尔德,听起来好像和锂矿业务毫不相关。

接着,文菲尔德通过过二级市场交易和场外协议转让的方式,先后收购了泰利森 9.99% 和 10% 的股权。

这两个数字是有玄机的。根据澳大利亚股票交易所的规定,场内收购比例达到 10% 就需公告,场外收购比例达到 15% 就需要澳外资审查委员会审批,这两个比例,精准避开了公示,让一切得以不动声色地进行。

就这样,文菲尔德悄摸摸地就掌握了泰利森 19.99% 的股权,成为他们的第二股东。

接着在泰利森股东大会上,坐拥相当投票权的文菲尔德一票否决了 Rockwood 的收购案。于是,蒋卫平的阻止计划成功。

可是,光阻止了 Rockwood 还不行,天齐集团还得想办法把泰利森吞下去,这才是最难的。

根据当时的合同,想收购泰利森,文菲尔德必须拿出 53 亿元左右的资金,哪儿去弄这么多钱呢?

前面说了,收购泰利森,不仅事关天齐集团,更关系到中国锂电产业的整体发展。

关键时刻,天齐得到了国家的帮助。

2013 年 2 月,中投集团全资子公司立德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战略投资文菲尔德,占股 35%,中投下面的工商银行还向天齐提供了贷款。

他们的入局,为蒋卫平解决了钱的问题。

而在收购泰利森剩余 80% 股份的过程中,国家相关部门也特别设立了绿色通道,加快审批速度,更与澳大利亚政府协商,很快完成了收购需要的各种手续。

“特别感谢中投。”蒋卫平在后来回忆这场收购案时,心中充满感激。

最终,在 2013 年 12 月,天齐集团成功完成了对泰利森的收购,以 34.13 亿元获得泰利森 65% 的股权。

而在此后,天齐又向 Rockwood 出让了部分股权,最后持有泰利森 51% 的股权,仍然是将这家公司控制在手里。

这场“蛇吞象”式的惊险收购,不仅为奠定了天齐锂业后来神话般的快速增长,更保住了中国锂电产业发展的希望,让优质的锂资源不被竞争对手控制。这是我们在国际竞争中拼下来的胜利。

反观 Rockwood,因为骄傲轻敌而错失了近在咫尺的机遇,后来在 2014 年 7 月被美国化工巨头雅保收购,退出了历史舞台。

除了对泰利森的收购,春风得意的天齐锂业还在 2018 年以 40.66 亿美元从雅保、力拓、惠尔斯等竞争者手中抢到了智利锂业巨头 SQM 公司 23.77% 的股权。

没错,这个 SQM 公司就是我们前面说的那个 SQM,天齐锂业算上之前持有的 2.09% 股权,成功在 SQM 中占股 25.86,成为第二大股东,由此实现了对全球最优质锂盐湖资源的把控。

▲ 图自:SQM 官网

要知道,盐湖锂矿的成本相比锂精矿要低太多。那时候,天齐通过泰利森锂精矿生产 1 吨碳酸锂成本大概 7800 美元,但是 SQM 通过晒盐提锂生产 1 吨碳酸锂,成本大概只有 2000 美元。

此次收购后,天齐锂业成为全球极少数同时布局优质锂矿山和盐湖卤水矿两种原材料资源的企业之一,全球高端锂资源领域的话语权很强。

但是这两次“蛇吞象”的收购也令天齐锂业自身十分受伤,比如在 SQM 收购案中,7 亿美元自筹,剩余 33.66 亿美元通过境外机构、国内银团贷款筹得,这让天齐锂业后来一直陷入高负债的困局,去年年末资产负载率甚至超过 80%。不过去年他们引入了战略投资,可以暂时稳定局势。

▲ 图自:SQM 官网

而从宏观的角度看,这两次并购无论如何都是势在必行的,它帮助中国锂电产业在上游资源掌握了相当的话语权,稳住了产业发展的命脉。

2020 年 Q4 开始,碳酸锂价格逐渐上升,对于天齐锂业,以及我国的锂电产业长期发展,无疑都是利好的事情。

其实除了天齐锂业,从过去到现在,我国锂电行业还有很多企业都在国际市场上争夺拼杀,像赣锋锂业、盐湖股份、雅化集团等等。

他们的努力,为我国争得了丰富且出色的锂资源项目,巩固了我们在锂电产业上游的话语权。

这里,IT之家再以另一家龙头赣锋锂业为例来说。

3、赣锋锂业,稳

和天齐锂业的豪迈激进相比,赣锋锂业则是稳扎稳打的代表。

赣锋锂业发迹于江西,它的创始人李良彬就是土生土长的江西人,勤勤恳恳,脚踏实地。

李良彬在 1996 年 30 岁时辞去了国企江西锂厂稳定的工作,开始自主创业。创业的方向,还是原来自己从事的金属锂生产。

创业初期,筚路蓝缕,李良彬身兼数职,不断摸索学习新的技术,同时积累企业经营的经验,公司总算有些起色。

2000 年,他将公司改名为新余赣锋锂业有限公司。赣锋,意为江西民营企业的先锋。

在李良彬和创业伙伴的苦心经营下,企业开始一点点往前发展,并在 2010 年成功上市。

▲ 图自:赣锋锂业官网

上市之后,赣锋锂业也开始了新业务拓展,重点布局上游锂矿资源的开发,先后投资了阿根廷 Mariana、爱尔兰 Blackstair 锂辉石等项目,全球布局分布在阿根廷、澳大利亚、墨西哥等不同地区,提锂途径更是覆盖锂辉石、盐湖卤水、锂黏土等等。

目前,赣锋锂业的业务已经贯穿了上游锂资源开发、中游金属锂冶炼及锂盐深加工、下游锂电池制造及废旧电池综合回收利用,是一个名副其实的锂业巨头。

▲ 图自:赣锋锂业官网

而在锂资源储量方面,赣锋锂业现已探明的锂资源权益资源量已经达到 2623 万吨 LCE,在国内锂业公司中位列第一,而前面说的天气锂业主要在质量方面更优。

产品方面,赣锋锂业目前的核心产品包括氢氧化锂、碳酸锂及金属锂,到今年 Q3 前后产能分别达到 8.1 万吨、4.05 万吨、1600 吨。

值得一提的是,随着 2020 年 Q4 马洪工厂投产 5 万吨氢氧化锂,赣锋锂业氢氧化锂产能已经达到全球第一。

4、抢食大战,一直在继续

正如IT之家在文章开头所说,今年以来,锂电行业全球争抢锂矿的战局尤其激烈。

而最近神仙打架的战场中,就有赣锋锂业的声影。

今年 7 月,赣锋锂业发公告称,将会对加拿大锂业公司千禧锂业发起收购要约,交易金额不超过 3.53 亿加元,约合人民币 17.65 亿元。

不过这项收购还没完成,就惨遭“截胡”。

9 月 8 日,千禧锂业突然宣布收到了更好的报价,为 3.77 亿加元,约合人民币 18.85 亿。而抢亲的,后来被证明是同样来自国内的“锂电池大王”宁德时代。同时,宁德时代还承诺为千禧锂业交付 1000 万美元作为与赣锋锂业的合作终止费。

宁德时代横插一脚后,赣锋锂业没有选择加价。看起来千禧锂业就要被宁德时代收入囊中了,但没想到就在双方接近达成最终协议的时候,这次收购案又被“二次截胡”了。

这次插足的是来自加拿大的美洲锂业,它给出了让天禧锂业无法拒绝的报价,4 亿美元,大约是 5.1 亿加元,同时还将向宁德时代支付 2000 万美元作为违约金。

▲ 图自:pexels

最终,宁德时代也没有选择进一步加价,于是千禧锂业最终将和美洲锂业签署最后的协议。

这场“三虎争食”的战斗最终将以国外锂业公司的胜利而画上句话。

相信大家在为我们错失一次宝贵锂矿资源而叹息的同时,也能再次感受到上游锂矿战争厮杀程度之疯狂。尽管过去我们在很多情况下都无往不利,但面对激烈的竞争,挑战时刻存在。

写在最后

今年 10 月 26 日,特斯拉市值首次突破万亿美元,成为世界上第一家市值破万亿的汽车公司,并且它只用了 18 年。

这似乎是新能源这个超级风口的缩影。根据中汽协、Marklines 等机构的研究数据,2020 年到 2025 年,全球新能源汽车的年复合增长率会达到 44%。

在新能源汽车产业全速发展的背景下,上游锂资源的争夺可以预见会越来越激烈。

好在,在国家高瞻远瞩的规划、企业自身的不懈努力下,我国已经在过去多年的锂战争中抢得了一些先机,并且掌握了一定的话语权。

但同时,中国既是全球最大的锂消费国,也坐拥全球最大的新能源车消费市场,对锂矿资源的需求只会持续增加,因此在未来的竞争中,我们将面临的挑战同样不可轻视

毕竟作为可替代石油的动力能源之一,锂关系到国家经济命脉,战略地位至关重要。

在这场“白色石油”的战争中,我们只有团结一致、强硬出击这一条路,没有撤退可言

相关文章

软媒旗下网站: IT之家 辣品 - 超值导购,优惠券 最会买 - 返利返现优惠券 iPhone之家 Win7之家 Win10之家 Win11之家

软媒旗下软件: 魔方 旗鱼浏览器(极速内核) 云日历 酷点桌面 Win7优化大师 Win10优化大师 软媒手机APP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