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取消段首缩进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业界资讯 软件之家
Win10之家 WP之家
iPhone之家 iPad之家
安卓之家 数码之家
评测中心 智能设备
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从摄影师到制作人,《绝地求生》总监是怎样吃鸡的?

2017-9-13 23:38:46来源:游民星空作者:明镜Mirror责编:小侃评论:

(本文编译自Polygon,原文作者Blake Hester,文中内容稍有改动)

“我觉得自己是整个游戏圈最幸运的人。”布伦丹·格林(Brendan Greene)如是说。就在六个月前,他还只是一个无名小卒,忐忑不安地和同事们把耗时一年开发的游戏放上Steam发售。而仅仅半年的光阴,这款名叫《绝地求生:大逃杀》的游戏销量就已突破了1000万,格林也因此而名声大噪。

布伦丹·格林,这个“不务正业”的男人、家中的“不肖子”,年少时就经常被爹妈威胁“你这样以后肯定是要睡大街的”。而如今他已经成了千万级销量游戏的创意总监。对于一个已经年过四旬、此前从未想过要从事全职游戏开发的男人来说,幸福来得真是太过突然。

每当谈起《绝地求生》,格林的激动之情都会溢于言表,他总是一遍又一遍地感慨自己是多么幸运、心情有多么激动。同时,他也将《绝地求生》视作一个回馈同好们的一个机会——他决定帮助那些和自己一样自mod社区发家的同行们,从他们当中发掘出下一个“绝地求生”。

为了更深入地了解这一切的发端,我和格林谈了谈他最近这“风生水起”的一年,我想知道在这过去的365天——特别是在游戏发售的这六个月时间里,他的生活究竟发生了什么样的变化、他本人又是如何看待这神奇的365天。

需要感谢的人太多了

格林说,他想要回报感恩。

一年前,格林一头扎进游戏开发当中。为了工作方便,他迁居到了离蓝洞工作室较近的韩国首尔。虽然格林是个土生土长的爱尔兰人,不过据他所言,他此前就有过异国生活的经验,所以旅居韩国并没有让他感受太强的“文化休克”。尽管学习必需的入门级韩语还是有点困难,不过格林表示:只要能让他做自己的游戏,他愿意住在任何地方——哪怕是“一个露天小棚也行”。

《绝地求生》的游戏设定非常简单。100个玩家降落在在一张延展的地图上,只为了一个目的厮杀搏斗——活下去。本作扣人心弦的地方在于:开局时玩家们没有补给、没有装甲、没有武器,啥都没有。玩家们在整局游戏中,要在躲藏、自卫、杀戮的同时搜刮各类装备。如果你不幸中枪死亡,那游戏也就结束了。阵亡的玩家不能“复活”,只有重新再开一盘。这样的游戏类型就叫作“大逃杀”,一定程度上来说,它是由2000年上映的一部同名日本电影启发而生的。

原本格林只在《武装突袭》和《H1Z1》的mod上实践过自己的“大逃杀”模式。还是蓝洞工作室慧眼识金,向格林抛出了橄榄枝,邀请他把自己的设想运用到Bluehole出品的游戏当中。于是乎,格林就有了一间办公室、一笔预算以及一支共事的工作团队。

时光飞逝,到了2016年年末,格林和他的新团队正为游戏的制作忙的焦头烂额,不过格林笑言,这样的生活要比之前漂泊巴西、身无分文,靠摄影勉强糊口的日子安生太多了。但这样“平静”的日常也没持续太久,到了2017年4月,格林的生活又发生了巨变——至少是在某些方面变了。

“我的生活其实变化不大——只是在过去的六个月里跑得地方是真tmd多。”格林所言非虚,就在他说这话的当下,一年一度的Gamescom游戏展悄然落幕,《绝地求生》举行的首届线下邀请赛战火刚熄,格林也还未洗去德国科隆之旅的风尘。结束科隆之行后,格林在阿姆斯特丹流连了一段时间。就在接受采访的几个小时之前,他搭乘游船上观光了一番。

格林和朋友们在阿姆斯特丹搭游船观光

“(最近)我去了西雅图的T.I.现场,之后赶赴阿姆斯特丹进行会谈,紧接着飞科隆,几天后再回阿姆斯特丹,又去参加了PAX West;恰逢宝贝女儿过生日,我回了一趟爱尔兰的家,随后匆忙去参加葡萄牙举行的D.I.C.E峰会。”这还不算完,时值九月,东京电玩展和巴黎游戏周也是近在眼前,还有5、6个项目等着格林飞过去参加。“所以,我其实也不知道接下来要去哪。”

拿格林自己的话来说,他最近“跑的地方超tm多”,而这其实要归因于他想和《绝地求生》的粉丝们见见面。这个粉丝的数量可就太多了。格林一直坚信自己的游戏会获得成功。在把游戏交到Bluehole手上时,他就曾豪言“(《绝地求生》)会在一个月内轻松卖出100万份”。有趣的是,《绝地求生》只用了16天就实现了百万目标——4月23日它以抢先体验的形式登陆Steam,5月10日销量便破了百万。对于格林本人来说,100万的销量就是“绝佳的证明”。

“(团队内部)有很多人其实并不相信我的话。有一些游戏行业的老前辈说过‘不不,第一年大概也就卖个20万或者30万份’。不过后来我们真的实现了百万目标,办公室里也洋溢着欢乐的气氛。”

然而,这一切还只是个开始。

到了五月,《绝地求生》售出了200万份;六月时销量突破了400万,七月时销量达到了600万份;而就在这个月,这个数字已经突破了1000万。不仅如此,《绝地求生》的在线玩家人数甚至超越了V社的《Dota2》,在营收方面也狂砍1亿美元,赚的盆满钵满。毫无疑问,这款2017年年初脱颖而出的游戏会成为今年的年度热议话题。

“我的意思是,我们也是在一边思索着‘为啥《绝地求生》如此成功’一边前进。”格林坦言说:“你也知道,我是对自己的游戏模式有信心...但你要说它能有1000万的销量、还能在发售五个月就当上Steam的No.1(我想我们现在是做到了)?我会觉得你是在说疯话。”

无需赘言,世界上有很多很多人在玩《绝地求生》,格林也有一大堆的粉丝要见。在过去的六个月里,格林基本上都在做这件事。“我竭尽所能参与

每一次会面,原因嘛你也明白:粉丝们喜爱和我面对面交流,我也想给他们这样的机会。”“正如我在GC 2017上和会面的粉丝们所说的那样:玩家们能够享受这款游戏,这让我欣喜万分。”

格林认为,《绝地求生》的成功秘诀很简单:它实现了人与人之间互动共鸣。而他也认为这样的游戏正是当下玩家们最想要的,换句话说,《绝地求生》抓住了玩家们的心,而他自己只是碰巧是开发这款游戏的人。在我们的采访中,格林多次表示,他能够实现这样的成功也是运气所致。

每次格林去参加各类活动,他都能遇上那些对他的游戏、他的工作致谢的粉丝,有些粉丝告诉他:他们不仅自己在玩《绝地求生》,全家人也都入手了专业游戏PC分享“吃鸡”的乐趣。

格林甚至还收到过这样的粉丝来信:他们告诉格林,《绝地求生》是改变了他们的生活。其中让格林印象最深的就是一位罹患肠道疾病的粉丝写来的信件。这位原本抱着病体深陷绝望的病人告诉格林,自己在游玩《绝地求生》的过程中尽享欢乐,他们的生活也因此发生了“显著”的变化。

“这就是我一直想要看到的——玩家们很享受玩游戏的过程。”格林总结说。

对于格林来说,坐飞机满世界跑、到处和人会面的这一年,是一个绝佳的回报业界的机会。格林的团队想为《绝地求生》加入mod功能;他们希望《绝地求生》成为一个平台,让其他爱好者能在这个舞台上创造出玩家所爱的游戏模式和mod。“我们想要找到下一个‘绝地求生’”,格林说道。

格林再次感慨了自己的幸运,接下来他又双叒叕说了一遍。

“我现在乐观等待啦。我现在得满世界乱跑,和玩家们探讨这款高峰时段80-90万人玩的游戏。对我来说这是个疯狂的数字!我至今仍然不敢相信这一点。”

至于寻找新的“绝地求生”?这简直比抓住天上的流星还难。从众多作品中挖掘出一款不可多得的流行游戏,这实际上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是格林就是想找找看。现在他已经有了一个平台、有了数以百万计的粉丝,还手握时下最流行的游戏。而他的成功其实也得感谢另外一群人:那就是新闻媒体。

“我说的每句话都是新闻”

尊敬的读者,读到这里您不妨随便点开一家游戏网站,看一看是不是每家媒体的醒目位置都刊载了《绝地求生》的新闻。似乎每天媒体都在发布有关《绝地求生》的新闻,要么就是刊载格林本人的采访。自从这款游戏以抢先体验的形式登陆Steam,就有成千上万的粉丝想要了解制作人“Playerunknown”是何许人也,他来自何方,他又是如何获得如此不可思议的成果。

颇具讽刺意味的是,就是这位鼎鼎大名的布伦丹·格林,他其实是个相当内向的汉子。他很喜欢使用自己的化名——就是“Playerunknown”(意为“未知玩家”)这个鬼名字。他自曝说,目前他去参加粉丝活动,在大厅里瞎逛的时候还是能够保持低调,不被立刻认出来的。尽管格林在工作时间很喜欢和粉丝们见见面,不过一旦摘下他引人注目的工牌,他还是能够享受一些自由时光的。

不过当他站到媒体面前时,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搜一搜布伦丹·格林、Playerunknown的名字,一下子就会跳出十几篇新鲜的采访专栏,几乎每一篇都在向你讲述“布伦丹·格林,从几近破产到闻名全球”的传奇故事。这些天就有一大堆人跑去敲格林家的门,想要了解他的游戏以及他个人生活的详细情况。

尽管格林生性内向,但他也坦言自己愿意给大家讲讲故事。这是他工作的一部分,也是他必须要完成的事务。令人欣慰的是,格林也声言,自己喜欢面对媒体公开发言。的确,当今的生活已经和他作为名不经传的mod制作人“Playerunknown”的时光相差太远,但对于格林而言,向媒体发声其实也是和粉丝交流的另一种形式。

即便如此,格林也承认这是一场“严酷的试炼”。

“我说的每句话都是新闻,当我还在做mod的时候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经历。我必须学会应对这种处境。有时候我会说一些也许不该讲的话,但你也懂的,我就是这样的。”

格林并不擅于在公众场合发言。也正因为如此,他在E3 2017微软发布会上的表现才让人这么印象深刻。当时在场的与会者数以千计,电脑前还有数百万人在收看实况转播。这是内向的格林第一次面向这么多人发言。而本次经历也对格林产生了根本性的影响,他终于不再害羞了。

“在此之前,每逢派对我都会缩在某个小角落里,绝对不敢在一大群人面前说话。但是这次经历让我放开了很多。更重要的是,我的形象在发布会后为更多玩家所知,我也必须有所成长。”

格林对这一切抱持着欢迎的态度。这就是他现在的生活,当下的工作。但是对于格林来说,他也不得不做出一些妥协。

“我并不介意(所有这些采访),只要他们理解我其实是个相对内向的人就好。我会在推特上发一些自己的生活照,但是我不会随大流再进驻Snapchat和Instagram了(译者注:两者都是国外流行的图片分享站、社交平台)。我想要留有一些生活隐私。我确实是个公众人物,但是我还有个十一岁的女儿,我不想看到太多关于她的信息被曝光。我究竟该和粉丝们分享哪些东西?我真的得谨慎思量。”

安身立命

在采访中,格林又一次谈到自己想要回报感恩。

格林此前也曾自责过,在家里他究竟是多么的“不肖”,在本次的采访中他又一次忆及往事。他说,自己的父母其实曾经都很肯定:迟早有一天你会穷到只能睡马路。时至今日,这些父辈的担忧也成了过去时。

“我的双亲总算不用再为我担心了。我有了自己的事业和光明的未来,他们总算能卸下重担,长出一口气了。”

“特别是我的父亲,现在他每天都会和我说,他为我感到自豪。”

格林往些年让父母操碎了心,也许是为了回报双亲,现在他也极尽全力孝顺年过七旬的父母。只要爹娘有什么需要,格林都会尽力让他们得偿所愿,他只希望让双亲得到良好地照料。

“我只能做些简单小事,(例如)给他们买一辆行车,等等诸如此类的事情。他们需要装修房子,我就找人帮忙装潢。我只能稍微稍稍改善一下他们的生活。”

除了孝顺父母,格林也在努力倾注全心照顾自己的女儿。“我不想把她宠坏了。但是如果她想要升学、想读大学,我保证会满足她的愿望。”

当谈及自己的时候,格林的口气一下子就小了下来。巨额财产、奇迹般的成功、环球旅行,这一切他都从不主动谈及,仿佛只把它们当做过眼云烟。随着他的名声日益响亮,格林说起话来反而更加谦谨。他并没有大肆欢庆,至少现在还没有。

“我偶尔会开一瓶不错的葡萄酒或者香槟庆贺一下,这就是我的做法。即便是《绝地求生》销量破800万,我也没怎么欢庆成功。我热爱摄影,这个爱好我已经保持了多年。我偶尔会买些新镜头来犒赏自己,但是除此之外,我真的很节俭了,我猜是这样吧。”

格林也有着自己的小算盘,他计划等到《绝地求生》正式发售,或者进化到了自己认为的“完全形态”,他就会乘机买一套新房子,或者休上半年到一年的长假,去和女儿周游世界。

格林声称自己并不是个宗教人士,但是这一次他觉得自己真的是“如有神助”。到现在为止,他已经度过了令人瞩目的一年,现在他需要时间去反思,他也在展望着未来。

“这不是一款我们现在发布了、到了年底就没人管的游戏。《绝地求生》是一款服务型游戏。我们正在构建的东西,有望在未来的五到十年内延展成长。我检视这款游戏越多,我就越发深入地思量起一个长期计划。我不断思量着(我们的)这款‘CS 1.6’究竟走到了哪一步。目前来说,它还在能够长上很多的幼年期。我会一边看着我们的路线图一边思忖着‘好,再过2年或是3年,这个游戏看起来还要更加惊人。’”

需要强调的是,在我撰写全文的当下,《绝地求生》也还没正式发售;这款游戏目前仍然处在“抢先体验”阶段。这款游戏将在今年晚些时候登陆PC/Xbox One平台,在未来可能还会登陆其他平台。而这一切,和格林所期望的那样,很可能还只是他和他的游戏作品成功之路的第一步。尽管《绝地求生》在发售的这几个月里取得成绩是如此耀眼,但它目前的成果还只是大厦之基,还会有万丈高楼从这片“平地”上拔地而起。

“我觉得自己是游戏圈最幸运的人。”格林最后又说了一遍。

相关文章

关键词:绝地求生大逃杀

IT之家,软媒旗下科技门户网站 - 爱科技,爱这里。

Copyright (C) RuanMe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软媒公司 版权所有 鲁ICP备11016544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