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取消段首缩进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业界资讯 软件之家
Win10之家 WP之家
iPhone之家 iPad之家
安卓之家 数码之家
评测中心 智能设备
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中文版《塞尔达传说》30周年艺术设定集诞生记

2018-2-2 11:15:21来源:触乐作者:刘淳责编:远洋评论:

2018年2月1日,对国内玩家而言是一个特殊的日子,《塞尔达传说:旷野之息》正式更新了中文版,这是继《时光之笛》《黄昏公主》之后时隔多年,任天堂再次为这个系列推出官方中文版,一偿众多度日如年的玩家们的心愿。

两年前《塞尔达传说》诞生30周年,任天堂应景地推出了30周年艺术设定集,有日版、有美版,意外的是,这本《塞尔达传说》设定集现在也有了中文版。读库上个月宣布代理的这本设定集是首本“塞尔达传说”系列官方简体中文设定集,经由任天堂审定授权出版,发售后第一次印刷的4000册很快就售罄了。

游戏与设定集现在都有了中文

与游戏的本地化同也不同,书籍的本地化目的同样在于为读者消除语言门槛,但具体实施下来还是呈现出了很大的独特性。适逢游戏更新中文,我们找到了中文设定集的译者王梓钧,以及读库的两位编辑徐辰、洪韵,与他们聊了聊这本书出版的台前幕后,他们3位更为人知的名字可能是——福贵、范克里夫大尉与RED韵。

■ 译者王梓钧:“塞尔达”的知识真的是永远也学不完

王梓钧是《塞尔达传说》中文设定集的译者,“塞尔达传说”贴吧吧主福贵或许是他在游戏圈内更为人知的头衔。

王梓钧今年21岁,正在美国读大四,学的专业是经济与音乐,6年前就出了国,成为留学党中的一员。从2008年接触“塞尔达传说”开始,他为之废寝忘食,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它不是多么恢弘壮烈的史诗,却一直是一场走心的冒险”。

在漫长的留学生涯里,王梓钧试着将自己对游戏的考究写成科普文章贴在网上,慢慢也聚拢了一群同好。现在他被圈内公认为“塞学家”,醉心于研究游戏里的海拉鲁文。“慢吞吞地写些游戏科普,偶尔搞笑娱乐大众”,这是他在微博上的自我介绍。

王梓钧的Mii头像

我们隔着十多个小时的时差聊了聊这次翻译的故事。以下是经过整理的访谈内容:

触乐(以下简称“触”):这是你第一次做翻译工作吗?

王梓钧(以下简称“王”):这确实是我第一次做正式的翻译工作。我平时勤写文章,也写科普写小说,有时候还写段子。有时我的文章通篇都会引用外文的游戏文本,难免要自己翻译成中文好让读者理解。我也参加过《众神2》《面具》等作品的粉丝汉化,做过一些名词方面的工作。不过官方授权的活还是第一次。

触:这次翻译工作做了多久?是在空闲时间完成的吗?

王:我是从2017年5月底开始翻译的,截稿日期是6月底,大概做了1个多月的时间。那会儿我已经放暑假了,所以不用担心学校的功课。我白天有从早8点到晚5点的实习,所以多数时候我都是白天上班,晚上翻译。

触:读库是怎么找到你的?

王:当时是读库的编辑洪韵老师找到我的。他在微博私信了我,问我是否有意接下30周年艺术设定集的翻译。那两天我刚好发了一篇科普文,我想人家可能就是读了我写的东西才来找我的,所以就兴高采烈地同意了。后来我们见了几面,聊了很多游戏的事,(我)也向他请教了很多翻译上的问题。跟他共事真的是非常愉快。

触:所以你与读库那边平时是怎么沟通的?

王:大部分时候我和读库的沟通都是通过洪韵老师。不过见面多了,在微博上互动多了,也就认识了读库的其他编辑们。他们帮我润色句子啊,调整名词啊,检查是否和官中有出入啊……我真的应该请他们吃饭。

塞尔达的收藏不在身边,这是王梓钧随身带的东西

触:这次翻译的原书虽然是美版,但据说也参照日版做了改动?

王:我们之所以会参照日版原书,是因为英文版的很多名词和日版是有很大区别的,如果直接照英文的翻,只会离原文越来越远。虽然我们是从美国争取到这本书的,但打从一开始洪韵老师就和我说了,译名音译要优先跟着日版的走。

另外还有就是,英文版的书里其实是有错误的,比如他们把《风之杖》的某两个Boss的名字给写反了,再比如他们在访谈里把《不可思议的果实》的两部作品说成一部作品了……其实我们的书里也存在笔误,不过日后再版的话八成会做订正。

触:你在翻译时会遵循一个什么样的原则?

王:我们这本书里有很多“塞尔达”世界的专有名词,确定这些名词的译名就是本书的一大重点。

我在翻译的时候通常是遵循日文名字音译,有官中译名优先用编辑们整理的官中译名,没有的话就尽量用粉丝常用的名字——因为我自己是“塞尔达传说”贴吧的吧主,日常对话就会用到这些名字。遇到一些难取舍的名字我甚至还会去征询意见,“你们觉得哪个译名好点?”——大概是这样。如果是明显玩了梗的名字,我就会努力在译名里将梗反映出来;其中有一些被编辑否掉了,但也有一些得到了编辑的认可,结果就保留下来了。

触:你平时翻译基本是什么样的一个流程?

王:首先我把整本书所有名词过了一遍,列了一个Excel名词表,把书中原文和我翻译的名词以及我这样翻译的理由都列在里面,然后发给了编辑;之后我才开始逐页做的。

我每确定一个名词的译名,都会到外站去查有关这个名词的资料,确认一下它有没有我不知道的出处啊,或是典故啊……这让我学到了好多好多东西。

我的日文水平不好,所以在翻译过程中也几次打扰了我一位了解日语的朋友。好在对方也是“塞尔达”玩家,稍微说两句我就听明白了。

触:你有为中文设定集撰写注释吗?

王:其实大部分的注释都是读库的编辑们加的,比如部分海利亚文的翻译,我其实根本就没有参与。

不过我倒是要求在书里意译的地方多加注释,因为这样比较能让读者明白我们在哪里玩了什么梗。我记得我在提意见的时候还特意跟他们说,“请务必不要把这种补充内容算到我的稿费里面!”……我心想我这样说的话,他们就能在书里多写一些注释了。估计就算我不这么说,他们也会这样做的。

王梓钧在网上发的科普文章,最近的“说说有关设定集的事”,专门针对译名的选择做了解释

触:玩家似乎对部分译名与官中不同有些不满。

王:该怎么说呢……翻译对我来说,是一个争议性挺大的工作。我在混圈的时候,经常会见到人说“我对这个译名不满意”,或是“它明明叫这个,你却叫它那个,你叫得不对”的情况……所以我一直就挺希望能规范,统一一下“塞尔达”系列的名词的。

如今《旷野之息》官中出了,我们也出了中文书,不知道对于粉丝们是否能起到一个参考的作用。至少日后我写文章有官中名词可用了,我已经很高兴了。

触:在翻译过程中你觉得最有意思的事是什么?

王:我觉得最有意思的就是考证的过程了……比如说,风杖的Korok,每一只起名都是来自一种树,还都是非常偏门的树,有一些的译名在网上找也找不着,其中的贤者Makar,名字好像是取自非洲的一种树。我连不同的树做什么家具都查过。再比如,《汽笛》的一些人物起名是和火车有关系的,比如《汽笛》的反派狄戈,名字是致敬日本的D51蒸汽机车。

触:你是怎么与“塞尔达传说”结缘的?

王:我从小是玩表哥剩下的红白机长大的,从那时起我就对任天堂有一种特殊的感情了。

我正式接触《塞尔达传说》是在2008年,当时玩的第一部游戏是NDS上的《幻影沙漏》。虽然放眼系列来看不是最出色的作品,但对当时的我而言,却是一部让我废寝忘食的游戏,也是我打玩游戏以来少见的能让我玩到通宵的游戏。

我非常喜欢“塞尔达”系列“朴实”的感觉;它不是多么恢弘壮烈的史诗,却一直是一场走心的冒险。噢,还有就是系列的音乐一直都很好听。

触:你在圈内被称作“塞学家”,你自己怎么看待这个头衔?

王:其实我一点也不觉得自己是专家。打从混圈以来我在我的文章里犯过大大小小的错误,有很多知识也都是从别人那里学来的。不过我有钻研的热情,这点倒是没错。我觉得“塞尔达”世界之所以有趣,值得钻研,就是因为它非常重视每一个细节,比如时间线,再比如海利亚文。光是《旷野之息》里面的地名就已经够我研究一个月的。“塞尔达”里的知识真的是永远也学不完。

王梓钧为自己写的塞尔达与米多娜的同人文绘制了插图

触:你怎么看待“塞尔达传说”在中国的热度?这次的《旷野之息》还挺火热。

王:其实我一直都替“塞尔达”系列感到委屈,因为它这么优秀却在国内这么小众。《旷野之息》改变了这个现状,但我也同时发现,很多新玩家对于“塞尔达”的了解仅仅停留在新作《旷野之息》……希望他们也能试试看系列其它的作品。

触:另外两本是不是也由你负责翻译?以后还会考虑翻译其他游戏书籍吗?

王:目前我知道的书是30周年的百科全书,不出意外译者还会是我。我们计划从2月初开始动工的,不过鉴于我现在还没有拿到相关资料,所以一切也都不好说。其他游戏书籍的话,只要是在我领域内的系列,我都会很乐意去做的。

触:你有拿到新鲜出炉的中文设定集吗?

王:读库原计划是2月份把书寄到我家的,不过我现在已经开学回美国了,所以直到学期结束应该都拿不到了……

触:看到翻译的书籍出版了有什么感受?

王:目前我自己的感受就是,我还有进步的空间,还可以做得更好!希望下一本书我能做得更好。

■ 出版方读库:我们希望这个设定集能成为一个桥梁

读库旗下子品牌御宅学是一个成立不久的新工作室,目前共有5名成员,分别在北京、上海两地办公,专注于游戏及电影设定集的授权引进出版。

成立至今,御宅学已出版了《光环5艺术设定集》《辐射4》《异形艺术设定集》《异形全书》等多部书籍,这些书在翻译、排版和装帧上都下了很大功夫,在国内这块略显空白的市场上打响了牌子,这次《〈塞尔达传说〉30周年艺术设定集》中文版也是他们牵手完成的。

对御宅学编辑徐辰与洪韵来说,游戏设定集版权方的管控通常苛刻也微妙,但更大的难题可能还在于,“塞尔达传说”没有一个统一的翻译标准,如何发挥编辑的作用,践行翻译的理念,修订、校对、加注,他们在这上面颇费了一番功夫。

左为徐辰,右为洪韵,“御宅学”是他俩与读库一拍即合的产物

触乐采访到了两位编辑,一起聊了聊图书制作的过程,以下是经过整理的访谈内容:

触:你们是怎么取得《塞尔达传说》设定集授权的?

徐辰(以下简称“徐”):这个本质上来说跟一般的出版区别不是很大,授权有代理直接去找,找书和游戏的所有方……《塞尔达传说》这些书籍都是公开发行的,这个渠道不是那么复杂。有一点就是游戏企业对书的管控比较严,他们对出版方的要求可能会苛刻一些。

触:苛刻具体是指什么呢?

徐:如果说有若干出版公司都想要出这个书,一般的版权方可能看谁出价高就授权给谁。但游戏公司不是这样,不是说给多少钱就能买,买了就完了,这种情况一般是会碰钉子的。和日本人谈书籍引进就很复杂,因为日本人的商业习惯跟欧美不太一样。他还要看你之前是不是做过类似的东西,你这个制作团队是不是能把我的书做好,有些事情还是挺微妙的……

触:任天堂在这块怎么样?

徐:任天堂管得非常严,所有东西他们都要看。第一你不能添加东西,没有的你不能乱写,第二你不能漏,第三就是你这个表现形式他们自己也有一个管控……比如说你在这个(字体上)不能离他原来的日文字体感觉差得太远。

触:这次翻译的是“黑马公司”的美国版本,但是也参照了日版设定集很多内容?

徐:这个涉及到一个发行地区发行权的问题……并不是说日文版很方便就能直接引进。但我们也发现美版译本本身其实是有很多问题的,因为日文翻译成英语会损失一些语感上的东西……,还会导致误译。在这个基础上,我们参照原来的版本对美版的误译做了修订……美版错译率大概能达到20%。

架上是御宅学书系的成果,第一本《光环5》做得很辛苦,但最后成了他们的加分项,成了一个比较好的开始

触:除了修订你们还做了哪些本地化的处理?

洪韵(以下简称“洪”):我们也做了许多补充的内容,包括我们对里面的海拉鲁文做了一些翻译,这都是经过查证的,是日版、美版等别的版本里面没有的。访谈我们也加了很多额外信息,比如说里面采访到的4位任天堂画师,他们在其中提到了自己的偶像,这些偶像的资料我们是做了一些查证的。

触:你们是怎么找到的译者,之前有没有找过其他人?

洪:主要是因为他对“塞尔达”系列的研究比较深……在翻译之初也是先请他做试译,因为翻译不仅仅是要靠对这个游戏有了解,也要考虑到本身有足够文字能力把它表达出来……

徐:这个一次就找着了,先看看他试译怎么样,试译下来感觉还可以,我们其实也蛮苛刻的,但发现译者对这个游戏系列及其背后的文化底蕴非常了解,合作就这样开始了。

触:有读者觉得有些翻译跟官中不太一样。

徐:任天堂自己在官中上面都没有一个统一的标准……我觉得2月1日的《旷野之息》应该是他们整合的一个开始,弃旧用新也是可以预见的。在这之前的话,我们只能请译者用通用的译法来完成,最后还是交给任天堂来评判到底如何来做。

洪:我加一句,日版任天堂游戏的各代作品,(它们)虽然共享一个世界观,但是有很多生物呀,同样一个东西它是有不同名字的。所以也不能说在《旷野之息》出来之后,之后所有的翻译都从《旷野之息》里面选。

触:那你们最后具体是怎么处理的?

徐:对一本书来说,有一个要求就是,你自己的翻译逻辑要统一,你必须要有自己的翻译逻辑,这样一本书才能说得通。有几部作品是有过中文版,《黄昏公主》《时光之笛》,但大部分作品都是没有的。这些没有官方中文版的内容,你到底要怎么去翻译,基本上就是靠你自己的翻译理念。

设定集就是在这里诞生的

触:任天堂在最后审核时有意见吗?

徐:目前没有。

触:你们平时怎么跟译者沟通?有谁也说不过谁的时候吗?

徐:我们会反复地交流,我们会有坚持,译者会有坚持,大家碰撞一下说“我为什么要这样译,修改的必要在哪”,最后沟通效率还是比较令人满意的……这个没有,我们基本上是比较心平气和的,话说得都比较明白吧。

触:我觉得注释是体现编辑工作的重要内容,你们在加注释的时候是怎么样的一个标准?

徐:每个编辑都有自己的标准。并不是说所有的注都是需要的,它可能会影响你的版面。有时候第一眼还可以,再看的时候就觉得,要么冗余要么还不够。这时候第一看编辑自己对版面的把控,第二就是你自己对作品的理解,如果你都不知道游戏说的是什么,或者是说开发背后有哪些故事的话,这个问题就很难解决。

注释应该面向是所有人,这个注不是很简单地——我告诉你——有这么一个故事一个梗。注释应该是桥梁,一个延伸阅读的窗口。读者如果有兴趣的话,可以以这个注为跳板,更方便做自己的延伸阅读。

触:一刷的4000册很快售罄了,这是超出了你们的预期吗?

洪:大致售出这个数量我们认为是正常的,但是达到的速度比我们想象中要快一点……我们之前的设定集有一个平均的销售速度,这个是比较特殊的,之前可能就只有一两本可以达到(这个速度)。可能是我们这次的推广做得比较大,所以说白了,自己预估的印数低了一些导致出货没有跟上,也确实有一点尴尬(笑)。

《塞尔达传说》设定集内页展示,虽然没有《辐射4》设定集多出8个版那么夸张,但细节上也做了很多改动

触:你们觉得这跟中文更新是不是也有一定关系?

徐:因为很巧的是,我们公布的时候正好离中文补丁很近,另外一个就是借了Switch这个好势头的东风。其实这套书我们之前很早就策划了,只是推出当中用的时间比较长……

触:除了收藏,你们希望这套设定集还能有什么价值?

徐:我们常说国内的开发环境与受众认知跟国外不一样。游戏不只是一个游戏,它里面有很多的故事、文化背景,包括游戏内的、游戏外的,这些东西在国内的认识其实还是比较缺失的。我们希望这个设定集能作为玩家走入更大世界的一个桥梁吧,这话说得比较大,但也是一个目标。

触:你们希望御宅学这个系列未来做成什么样子?

徐:设定集我们还会继续出,接下来我们会考虑出一些关于游戏文化这方面的书……我们希望做一些偏社科的书,辐射开来,讲解一些游戏之外的东西,比如说开发故事、游戏跟当时时代的关系之类的。这些书籍我们想辐射到尚且不是玩家的读者,我希望他们至少对游戏误会少些吧。

触:30周年设定集的后面两册,预计什么时候出来呢?

徐:后两本的设定集我们目前还在翻译,现在还不太好说,具体制作还是有很多变数的,只能尽最大努力,有了消息会第一时间向会大家汇报。

相关文章

关键词:塞尔达传说

IT之家,软媒旗下科技门户网站 - 爱科技,爱这里。

Copyright (C) RuanMe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软媒公司 版权所有 鲁ICP备11016544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