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取消段首缩进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业界资讯软件之家
Win10之家WP之家
iPhone之家iPad之家
安卓之家数码之家
评测中心智能设备
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迈凯伦另一面:除了F1,它还是强大的技术集团

2016-9-29 14:08:45来源:凤凰科技作者:虎涛责编:白猫评论:

几天前,曾有报道称苹果将会收购迈凯伦,虽然迈凯伦否认了报道,但是该消息还是将迈凯伦推到了舞台正中央。迈凯伦到底是一家怎样的企业?除了F1车队,它还有什么值得骄傲的资产?《连线》杂志刊文称,迈凯伦实际上已经变成一个庞大的技术集团,只是它刚好拥有F1车队。迈凯伦的技术已经应用于各行业,比如制药、自行车行业。

全文如下:

2012年3月,葛兰素史克(GlaxoSmithKline,英国制药公司)的工程师肖恩·格洛弗(Shaun Glover)拜访了迈凯伦技术集团(McLaren Technology Group),它的总部位于萨里沃金(Woking, Surrey)。一年前,迈凯伦CEO、创始人罗恩·丹尼斯(Ron Dennis)与葛兰素史克CEO安德鲁·维迪(Andrew Witty)签署了合作协议。格洛弗是Maidenhead一座牙膏制造厂的工程主管,该工厂的规模在欧洲名列前茅。格洛弗说:“内部要求合作的呼声很高,于是我们不断磋商。”工厂为各大品牌生产产品,包括Sensodyne、Aquafresh和Macleans,每年生产4亿支牙膏。如何让一级方程式车队(Formula 1,以下简称F1)帮到我们,这是需要思考的问题。还有一些人抱有怀疑,因为F1团队根本不知道如何制造牙膏。

▲优化后的葛兰素史克工厂

就在那一天,格洛弗与他的团队拜会了杰夫·麦格拉思(Geoff McGrath),他是迈凯伦应用技术公司(McLaren Applied Technologies)的主管,2004年,罗恩·丹尼斯成立了迈凯伦应用技术公司,目标就是将迈凯伦的高效文化、工作方式推广到其它企业,比如葛兰素史克。迈凯伦的总部占地57000平米,由Foster + Partners设计,名叫“迈凯伦技术中心(McLaren Technology Centre)”,它体现了F1竞赛精神。主建筑的前面是玻璃,与人工湖结合在一起,折射出阴阳协调的理念。屋顶可以自动清洗,因为上面安装了排水系统,可以收集雨水注入湖中,调节室内温度。建筑与附近的生产中心连接在一起,迈凯伦汽车公司(McLaren Automotive)在那里生产奢侈跑车。室验室的技术专家穿着工作服,戴着手套,在原始的作坊内装配F1汽车。桌子很凌乱,有食品,有饮料,只是工作规范很严格,丹尼斯不允许到处出现明装管道和线缆。

为了向客人介绍迈凯伦的高效文化,麦格拉思播放了电视短片,这则短片是2008年摩纳哥大奖赛(Monaco Grand Prix)举办时制作的。天空下着大雨,车队赛车手刘易斯·汉密尔顿(Lewis Hamilton)在第6圈时撞到护栏,轮胎刺破了,汉密尔顿只好将赛车开到站内。在整个事件中,电视解说员是以动画形式出现的,解说的声音很大。

随后,汉密尔顿播放了同样的短片,只是这一次加进了迈凯伦的内部声音。当汽车撞上墙壁时,赛车工程师向汉密尔顿发出指令:“刘易斯,你马上进站,你必须调整方向,启动开关,确保你已经这样做了,你必须更换轮胎,加满燃料。”

与电视解说员的声音不同,此时出现了一片沉寂。片刻之后,迈凯伦首席机械师发出命令:“Bail out”和“Tire set 22”。第一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将汽车加满油,直到比赛结束,赛车不用再进站;第二句讲的是预先确定的轮胎数量。跟着又是一片沉寂。汉密尔顿进站后停留了9秒钟。当汉密尔顿从维修站出发时,员工告诉他前方和后方车手的身份。除此再无其它。

迈凯伦前赛车工程师安迪·莱瑟姆(Andy Latham)表示:“在比赛开始之前,我们就已经知道如果轮胎磨损过快或者过慢应该如何应对,如果我们的竞争对手比预想的稍快一些,如果安全车出来了,我们也要应对。”他现在是迈凯伦应用技术公司的首席分析工程师。莱瑟姆还表示:“针对任何可能的情况我们都会有预案,在比赛过程中预案会进一步细化。当比赛进行到白热化阶段时,我们还要做出艰难的决策。”

当汉密尔顿撞车时,迈凯伦的13名维修成员已经知道应该怎么做。最终汉密尔顿赢得了冠军。

2011年11月,杰夫·麦格拉思与他的团队拜访了位于Maidenhead的牙膏厂。他们研究了工厂的工作方式,发现生产线存在瓶颈,工厂的员工将生产线的产品从一个品牌转换到另一品牌时效率会降低。在转换期间,员工需要更换、清理管子,重新安装工具,生产会中断。麦格拉思认为,这种转换工作与F1维修站的工作方式有些相似。

“如果我们可以在2秒之内换掉4个轮胎。”麦格拉思提出疑问,“为什么在牙膏厂做出变换需要2小时?”

随后,麦格拉思与工厂管理者、车间员工商讨生产问题。工具已经标准化了吗?有没有指出工作的成就感?工厂有没有信仰系统?负责转换的团队是精挑细选的吗?或者只是临时指派的?获得答案之后,迈凯伦团队制作了生产线的电脑模型,它可以模拟整个生产流程,变成视觉图像,跟F1比赛差不多。

麦格拉思说:“我们并没有告诉车间员工如何做,我们只是将他们带到迈凯伦,让他们体验系统,看完之后他们就知道要怎样做出改变了。”Maidenhead团队制定了一套流程,共分7步,它和迈凯伦的工作流程差不多。迈凯伦工作时分成几步:模拟、预规划、事后情况说明、持续改进。最终,牙膏厂的转换时间减少了60%,以前平均要39分钟,现在降到了15分钟,到年底时,累计可以多生产2000万支牙膏。格洛弗说:“我们曾经将‘转换’作为减少时间的关键,迈凯伦认为维修站就是赢得比赛的机会。”

成立11年来,迈凯伦应用技术公司已经成为迈凯伦增长最快、利润率最高企业。2013年,迈凯伦集团营收4.15亿美元,麦格拉思说,应用技术公司贡献了“几千万美元”,尽管最近一段时间F1车队表现不佳。迈凯伦应用技术公司还有其它一些项目,例如,利用F1 遥测技术,为中风患者和ALS患者(肌萎缩性脊髓侧索硬化症)开发了健康监控系统;为希思罗机场开发了规划系统,降低了航班延迟频率;与世界上许多油气公司、制药公司、数据中心运营商、体育品牌合作。现在迈凯伦已经变成了技术集团,它只是刚好拥有一支成功的F1团队。

▲正在测试的F1赛车

模拟未来

在最初的5年里,迈凯伦应用技术公司没有赚到任何钱。事实上,它什么也没有获得。麦格拉思之前是一名机械工程师,曾为油气公司、通信公司工作,2009年10月加入迈凯伦应用技术公司,担任副总裁,与他一起工作的还有软件工程师史蒂夫·罗斯(Steve Rose)、工程师卡洛琳·哈格罗夫(Caroline Hargrove)。从1997年开始,哈格罗夫就为迈凯伦F1车队工作。当F1设计制造第一台赛车模拟器时,她发挥了重要作用。

到了今天,迈凯伦总部有两台模拟器,一台放在地下室,靠近145米长的风洞;还有一台放在正上方,迈凯伦在那里制造赛车。两台模拟器有点类似:将全尺寸汽车底盘安装在动态装备上,装备被180度弧形视频显示屏包围,它可以利用动作系统复制F1比赛时形成的重力。玻璃将模拟器与控制室分开,控制室内有5台台式计算机、一块平板显示器,它可以实时显示模拟器传输的各种参数,比如方向盘角度、车轮转向速度、加速度、引擎转速。每年车队和测试车手需要在模拟器内工作180天,比呆在真实汽车中的时间还要多。每一次比赛之前车队都要过来,工程师不会提供数据,大多时候是盲测。

“我们是怎样理解汽车的,模拟器就可以说明一切。”哈格罗夫表示,“在模型与真实汽车之间可能存在差异,但是车手可以缩小差异。他们可以阅读大量数据,找到异常现象。当我们还不确定时,一般会让车手来寻找异常之处。如果车手告诉我们说:‘没错,跟赛道上的感觉一样。’你就会知道自己的模型是正确的。”

在一个典型的F1比赛赛季内,迈凯伦可能会更换70%的汽车组件。一般来说,迈凯伦会制造组件,然后在赛道上测试,但是2007年赛车主管部门FIA发布禁令,禁止车队进行赛季测试,目的是削减成本。突然之间,拥有模拟器的团队获得了技术优势。在此之前,迈凯伦只是通过模拟器制作组件模型,测试组件,此后它开始用模拟器测试新组件的实际效果,这些组件用在汽车上。

▲汽车模拟器

到了今天,每一个组件都要在模拟器上测试。

哈格罗夫解释说:“如果你想测试新的防滚杆,我们可以开发原型模型,将它装进汽车,在公路上测试,也可以开发一个虚拟模型,在模拟器中测试。我们可以清楚知道它的尺寸、规格、物理特性。通过电脑,就可以知道新组件与其它组件是如何作用的。模拟器抽取数据,然后让车队测试。”

在比赛前几周,迈凯伦会制作详细的计算机模型,包括电路模型,其它比赛赛车的表现。有了这些模型,工程师就可以模拟任何可能的情况,提前进行预测。团队会模拟几百万次,将任何可能的变量都考虑进去,比如进入维修站的时间、进入的次数、轮胎数量、安全车的出现等等。迈凯伦将它称为“决策支持”系统:针对每一种情况,计算机协助车队挑选最佳策略,获得最好的结果。

在比赛时,迈凯伦团队会继续进行模拟运算,这一工作在总部进行,通过汽车现场时间数据、遥测技术实时更新模型,赛车每跑一圈都要模拟几万次。麦格拉斯说:“赛车是高情报产品,它要在极端的时间压力下不断改进,为特定消费者(也就是车手)定制。我们设计模拟器,将遥测技术装入赛车,然后进行远程监控。有了各种情报,我们就可以知道产品的效果如何。”麦格拉斯认为,从物理产品生成的数据比产品本身更重要。

麦格拉斯表示:“当初成立公司时,我们三个人坐在桌子边,试图搞清如何建立一项业务。“他们尝试回答一个问题:如果没有F1赛车,迈凯伦怎么办?麦格拉斯有一个想法,至少在理论上行得通。在麦格拉斯的远景规划中,迈凯伦应用技术公司的发展与模拟器、计算机模型、赛车遥测技术、原型产品数据设计有关。迈凯伦可以将这些技术提供企业,这些企业以前靠季度财报管理自己,但是财报包含的只是过去的数据。迈凯伦可以向企业提供实时数据,可以模拟未来。

▲邓肯·布拉德利正在给自行车安装传感器

让自行车和医疗产业像F1一样运营

当葛兰素史克项目正在进行时,斯科特·德拉韦尔(Scott Drawer)是英国体育部(UK Sport)的研发主管。他询问迈凯伦,是否愿意与Team GB合作,为2012年伦敦奥运会贡献力量。德拉韦尔是F1车迷,他想将一些技术带到竞技体育,比如遥测技术、可预测算法。两大机构联手发力,试图用技术将运动员和机器连接在一起,比如自行车、帆船、独木舟等运动。

哈格罗夫说:“追踪自行车的技术相当成功。在所有奥林匹克运动中,最像F1的可能就是自行车比赛,只是它没有安装引擎,用人力驱动。”德拉韦尔想掌握一些数据,比如车手需要的能量、节奏、心率等数据,他要搞清参数与成绩的关系,但是自行车车队没有充分的数据。迈凯伦开发了Datarider,这是一个小小的空气动力学盒子,可以安装在自行车上,与传感器连在一起,不断收集各种收据。设备本身包括了加速计、陀螺仪、蓝牙传送器。之前也有过类似的传感器,但是传输频率只有20Hz,Datarider达到了200Hz。F1赛车使用的传感器频率1000Hz。

“我希望一切都是完美的,于是我们就拿到测试场测试。”哈格罗夫说,“我观察了自行车车手Chris Hoy的数据,结果吓了一跳,不得不向他们道歉。因为数据看起来出了错,数值太高了。他们说没事,这个数据正是Chris Hoy的,没有错。”

到了2010年,迈凯伦开始寻找合作伙伴,一起设计自行车。它与世界第三大自行车品牌接触,也就是加州Specialized Bicycle Components公司。迈凯伦应用技术高性能设计主管邓肯·布拉德利(Duncan Bradley)说:“我们想设计一辆自行车,它的设计方式是以数据驱动的。和其它的自行车制造商一样,Specialized用眼睛设计,然后它们会邀请骑手测试,获得反馈意见。50年前,我们也是用这种方式设计F1赛车的。”

Specialized告诉迈凯伦,可以制造一款更轻的自行车,他们认为越轻可以跑得越快。布拉德利认为:“自行车的框架必须坚固,还要带上水,坐一个人。我们必须考虑骑手的各种动作。如果是赛车,我们考虑的问题是当人坐进去如何让设备的性能最大化,自行车不同,它要让人的效能最大化。”

紧接着,迈凯伦开始研究框架,它在框架上安装了20多个传感器,获得各种力学、振动数据,这些因素都会影响自行车的行进,影响骑手的骑车方式。迈凯伦将汽车模拟器拿来测试自行车。布拉德利说:“有了计算机模型,我们就可以调整各种变量,比如形状、重量、硬度,让设计速度加快。我们完全颠覆了自行车的设计方式。”

整个设计过程花了几个月,2011年,S-Works + McLaren Venge自行车问世。这款自行车比Specialized的顶级自行车S-Works轻了20%,架构硬度却是一样的。同一年,马克·卡文迪什(Mark Cavendish)赢得了公路自行车世锦赛冠军,他骑的正是Venge。

麦格拉斯表示:“Specialized后来告诉我说,在过去6个月学到的自行车设计知识比过去10年还要多,他们还说我们的收费并不高。”

通过葛兰素史克项目,迈凯伦应用技术公司杀入了医疗健康市场。2年之后,迈凯伦向葛兰素史克提供监控传感器,让100名中风患者接受临床测试。迈凯伦还将测试传感器提供给橄榄球运动员,帮助他们训练,开发算法预测运动员的训练高峰是何时,什么时候可能会受伤。

“大多的可穿戴设备只能告诉你走了多少步,如果坐了几小时,躺了几小时,它无法告诉你数据。”麦格拉斯表示,“它们无法感知环境,在临床测试时这些数据相当关键。我认为,手腕是获得数据的最好地方,身体上部提供的数据更实用。”

葛兰素史克希望获得类似的数据。要评估中风患者的健康,及时提供治疗,了解他们的移动状况是一个好办法。

相关文章

关键词:迈凯轮F1

IT之家,软媒旗下科技门户网站 - 爱科技,爱这里。

Copyright (C)RuanMe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软媒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