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取消段首缩进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业界资讯软件之家
Win10之家WP之家
iPhone之家iPad之家
安卓之家数码之家
评测中心智能设备
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触目惊心:我们不知道的垃圾世界

2016/12/7 14:27:51来源:网易作者:杜绍斐责编:刀马评论:

原标题:垃圾制成有毒饮料瓶:每当你喝一瓶水,都在用生命替奸商赚黑心钱

当你早晨起床拿起塑料牙刷,从塑料的牙膏管中挤出牙膏洗漱,然后到公司拿起塑料水杯,从塑料饮水机接水,晚上回家拆开各种塑料包装的零食,喝着塑料瓶装饮料时——

你一定想不到,自己被塑料包围的生活,早已遍布危险。

危险来自这些塑料的根源。很多国产塑料产品追根到底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废旧垃圾,被中国垃圾场集中收购后,合法或者非法进入中国。

仅在北京五环、六环之间,上万平米规模的垃圾场已经数不胜数。有位名叫王久良的摄影师曾走访了这些垃圾场,并在谷歌地图上用黄色标示出垃圾场的位置。于是有了下面这幅「垃圾围城」的壮观画面。

人们不知道自己每天都冒着生命危险在享用塑料垃圾,更不知道有人靠垃圾加工月入百万。

早在今年4月,就曾有一条「医疗废品被做成餐具」的新闻——

一个靠捡易拉罐月入2000块的流浪汉,改做医疗垃圾生意后,日收入直接迈过万元大关,轻松超越一线城市白领:

输液瓶、输液管、一次性注射器...沾满细菌和病毒的医疗垃圾永远最危险,正是这些东西经过极为简单的处理后被回收——

成为我们手中的奶茶杯、矿泉水瓶、桶装方便面,和一次性餐具。

将这一切暴露在我们面前的,是一部追踪拍摄3年完成的纪录片「PLASTIC CHINA -塑料王国」。在刚刚举行的世界最大纪录片电影节「阿姆斯特丹纪录片电影节」中,这部片子拿下新人单元评委会大奖。

电影一开始便是小山一般的垃圾堆,这是一家位于美国的生态中心垃圾回收部。

卡车的工作,就是将垃圾送进流水线:

面对装满垃圾的流水线,只有两位工人漫不经心的挑挑拣拣。

他们的任务,是挑出值得回收利用的废品:

垃圾中的废弃塑料被挑选出来之后,直接打包装箱运往中国。

「为什么要送到中国?」

「因为中国市场实在太诱人了,中国的买主能出别人两倍以上的价钱。」

老外相信,中国人一定有最好的垃圾回收技术,所以才敢出这么高价钱。

自2000年至2011年,中国从美国进口的垃圾废品交易额从最初的7.4亿美元飙升到115.4亿美元。

中国从美国进口的贸易总额有1240亿美元,其中11.1%竟然来自垃圾进口。

然而,美国只是中国垃圾进口源之一,中国已经成为全世界的垃圾填埋场。

遗憾的是,这些垃圾离开港口后,大多数不会被送到技术发达的中国垃圾回收站——

它们的终点,其实是东南沿海的小乡镇。

从东北到华北、从华东到华南,整个沿海地区几乎每个省份都有废塑料产区。

洋垃圾在这里被分拣回收处理,作为工业材料流入全国大大小小的加工厂。

垃圾的分拣过程中,根本没有任何机械,更不用提专业的流水线。

人们的工具只有一种:手。

汽车车轮、旧零件、包装袋、汽水瓶只是垃圾堆里的常客,用过的卫生巾、吸到一半的毒品、带有血迹的针头才是这里的特色产品。

分拣工的手指经常被扎破,伤口中毒是最常见的事。

还有老太太不懂外文,打开一个装着氢氟酸的瓶子,指关节直接被烧坏。

经过村民的徒手分拣后,毫无利用价值的垃圾都被扔到路边,层层叠叠堆起一个小土坡:

最终,这些垃圾会被当场焚烧,浓烟笼罩整个小镇:

清洗塑料需要大量的废水,一家加工厂每小时可以抽取50吨地下水,约等于238人的每日生活用水量。

而这些含有病菌的废水会被直接排入河中,相隔一里就能闻到浓烈的恶臭:

但小镇居民对此习以为常,用他们的话讲:闻得太多,已经分辨不出什么味道。

小孩子在被污染的河水中捕到一条鱼,他们很高兴,这会是今晚一道丰盛的晚餐:

蘸着污水池里的脏水洗头,已经成为这位女孩的日常:

因为无人看管,年幼的孩子也被带进垃圾堆,任凭脸上爬满苍蝇:

稍大一点的孩子则处于野生放养的状态,没有玩具,废弃的医用手套被他们拿来当气球:

从垃圾堆挖出来的一次性注射器,灌上水就能成为喷水枪。

不懂事的小孩,甚至直接将未消毒的注射器塞进嘴里。

牧羊人把羊群赶到遍布垃圾的草地,等到它们长肥之后,也许碰巧又被端上你的餐桌:

从环境到居民,这个小镇上的一切都处在不可挽回的病态之中,越走越深。

由于水源被污染,全镇人在几年前就只能买水喝。

靠垃圾赚钱的人家每月可以花几十块钱买水,但缺少收入来源的老太太却连买水的钱都拿不出——

这几桶救命水的价格,不过4块钱。

两位年轻的打工者面对镜头说:

「身体应该是坏了,但不查身体了。死也没关系,没钱没办法。」

令人无法想象的是,当整个镇子都要被垃圾毁掉,村民们却仍然坚持继续这份工作。

毫无疑问,动力只有一个:利益。

对这些沿海的小镇来说,垃圾处理几乎是唯一的财路。

原价4000元/吨的塑料垃圾经过加工处理变成塑料颗粒,转手就能卖出8000元/吨的价格。

如果种庄稼,年收入就是固定的4000-5000元。但捡垃圾不一样,做的越多,赚的越多——

处理1斤垃圾能挣1分钱,小镇很多居民的月收入至少也有2000元。

站在垃圾处理链条顶端的商人们,更能靠剥削村民年入200万。

一位小哥想买车,家里人却一句话击碎他的幻想:

「别做梦了,你没钱!」

但他心里有数:只要再捡10年垃圾,他就能攒够钱,得到这辆梦寐以求的汽车。

贫穷,让这些人无法回头、也不敢回头。

更令人心酸的是,这部片子只是中国垃圾处理产业的一个缩影。还有无数乡镇在上演相同的剧情:

1995年,广东汕头贵屿镇开始处理电子垃圾,最繁盛时雇佣十几万农民工处理电子垃圾,2010年创行业产值50亿元。

2011年,河北文安成为塑料垃圾北方集散地,后来却由于「脏、乱、差」被政府取缔废塑料回收产业。这种「一刀切」的方式反而引发垃圾产业四处扩散,保定、邢台等临近市县迅速被垃圾处理商攻占,瞬间壮大。

联合国环境规划署发布的报告显示,2017年全世界电子工业将产生5000万吨电子垃圾,其中72%进入中国。而且大多数会走进小乡镇,成为村民的唯一生活来源。

穷人需要蜷缩在底层谋生,商人需要高居于顶层捞钱。

而我们只能撕开一包薯片的塑料包装,继续旁观。

IT之家,软媒旗下科技门户网站 - 爱科技,爱这里。

Copyright (C)RuanMe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软媒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