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取消段首缩进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业界资讯 软件之家
Win10之家 WP之家
iPhone之家 iPad之家
安卓之家 数码之家
评测中心 智能设备
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IT之家专访微软李笛:小冰既要作诗又要当财经评论员,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2017-6-15 19:49:51来源:IT之家作者:玄隐责编:玄隐 评论:

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于5月16日在微软大厦2号楼举行了小冰媒体沟通会,在发布会上小冰团队向外界展示了其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突破:具有创造力,同时提出了人工智能的三原则。近期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副院长李笛接受了IT之家的专访,让我们进一步了解小冰未来发展及人工智能创造的魅力。

关于从人工智能模仿到突破性的创造,微软李笛表示,小冰本身是一个比较完整的框架,从与人类文本对话到富含文本、语音、图像、视频,甚至是全时语音聊天,小冰的框架服务愈发完善,而现在是时候让小冰像工厂一样去源源不断创造各种各样内容,比如生产诗歌、音乐、见解评论等等。

▲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副院长李笛

IT之家也与微软李笛详细探讨了小冰创造,比如写诗,与其他写诗类机器人的不同。目前其他同行业者无论是否采用深度学习方式,本质上还是基于模板的相似,他们会把一些词语进行组合搭配、拼接,仍然采用一个字一个字的表达。李笛则表示,微软小冰在写诗方面,做到了真正诗人的神似,在小冰出版的《阳光失了玻璃窗》中,你除了可以看到非常精炼的句子外,还会看到许多奇奇怪怪的诗句,这在其他作诗机器人中不可能出现。

微软小冰学习了人类的灵感诱发方式,小冰的诗集作品里有了联想和上下文联系,正如此前IT之家报道的《人工智能创造:微软小冰的少女诗人情怀》那样,小冰创造诗歌,从灵感的来源、本体知识被诱发、黑盒子创作到创作出成果,而最初的诱发源已经失去了意义。微软小冰创造的内容正在形成自己的风格。

微软李笛进一步表示,到目前为止,微软小冰的这种“创造性”作诗,还是独特的。

IT之家还特别问及了小冰和微软小娜姐妹花的问题。微软李笛透露,小冰和小娜这是两个维度方向上的探索,分别代表EQ(情感)和IQ(理性),但如果有一天两个维度都完成的话,小娜和小冰将完成合体,不过面临的问题就是她什么时候该理性,什么时候该感性,这就和人类几乎一样了。目前微软希望人工智能可以与人类之间形成情感上的依赖关系,加深他们之间的羁绊。

下面是IT之家对微软李笛的专访内容(有删改):

  • 媒体记者:IT之家玄隐

  • 受访人:微软(亚洲)互联网工程院副院长李笛

  • 地点:微软2号楼

IT之家:人工智能从模仿到创造,微软对于小冰这方面的突破进展是在什么契机下发生的?

李笛:坦率的讲,小冰本身是一个比较完整的框架,微软在想能不能通过人工智能的方式,把内容和人类的创造过程,所生成的内容相比较,把该内容创造出来,这是其中框架的一个部分,其实两年之前前,我们就开始正式立项。

在小冰框架中,除了包含知识和服务,加入到对话过程中,现在做的事情,她不光能够成为这样一个人,她还能够独立的去生产一些内容。这个生产内容,可能甚至于都不是她和你对话,就好像一个工厂一样,可以让她去生产诗歌、生产音乐、生产小说,生产其他的一些有声文学等等。过去可能比较难想象,微软不光是一个平台公司,或者一个操作系统公司,或者一个私人助理公司,我们拥有很多IP、文本、内容形式的知识产权,但这里面很重要的一件事儿,我们在做(人工智能小冰)这个东西,她不是专门用来写诗的。她实际上是一个比较通用的,可以用来创造各种各样内容的。

IT之家:写诗只是其中一个表现方式?

李笛:对,小冰一直追求人工智能时代她需要的基础层面的东西,比如她的对话需要一种基础,我们认为这个基础,是一种跟EQ(情感)相关的,所以我们就先做这个部分。

同理,像图像识别,我们认为基础不是告诉你图片的内容,而是基于图片信息,进行交流,然后互换,其创作也是一样的。今天小冰在这方面,第一,你给她一些诱发源,可以是一个图像,但这个图像所产生的诱发的信号是非常丰富的,当把图片识别之后,可以得到一些标签,图片里面有一只狗,或者说可以描述一下这个图片,其信号是不够强的。

IT之家:小冰的内容创造触发机制,除了图片之外,是否还有其他的途径,比如语音聊天、视频或者日历节气?

李笛:今天理论上来讲,你其实可以给小冰任何刺激,除了图片之外,可以给她一段视频,或者放一个摄像头,就对着窗户外面,或者一段语音,或者一段文本,这些都可以构成一个创作的诱发。然后我们教给她许多前人创造的东西,包括给她灌输很多,比如人在创造的时候,他们的一些主体的背景知识。比如说诗人本身的一些背景等等。让小冰拟合人在接受到刺激的时候,会创造出来内容。

理论上来讲,你教她财经新闻,她就会得出财经新闻的点评。你如果教她小说(当然这个技巧、间架结构比较复杂),就能写出小说,所以我们追求的是一种通用的创造。

创造本身,其实是独立于诱发源的一种独特的行为,她跟主体本身的知识经验、背景有关,只要诱发源的信号足够充足,那就可以。

但是如果信号不够充分,信号不够激发她,那小冰创造出来的东西可能就很单调,就不足以达到这种创作(的层面),其实人也是类似的。

所以像你提问的,如果天气评论的诱发源比较充足的话,其实也可以,这个也挺有意思的。我们以前想的是没有包括像天气这么实用的状态,我们所想的都是比较独特的。

IT之家:现在小冰是先通过图像进行作诗之类的,那么其他的创造内容,是否也会陆续推出?

李笛:微软小冰从一代开始,到现在为止我们有一个内部原则,就是发布的功能不会是概念产品,而是马上或短期内就会上线的,比方小冰四代时支持全时感官,小冰可以和你直接进行电话语音交流,现在就放在科技馆三楼,电话亭就放在那儿,任何人都可以直接去使用。小冰作诗也是一样的。诗歌我们最关注的问题是说,小冰创作出来的东西是不是具有独创性,以及如果不告诉你是通过机器人创造的,那么你是否会认为这个内容是具备可消费的,或者对读者来讲,它是一种可供消费的水准。

但是诗歌,今天其实跟下围棋是类似的,对绝大部分的人来讲,诗歌不是一个普通大众会去消费的东西,可能还不如歌词消费来的多,但它是不是构成一种独立的知识产权?如果它能构成独立的知识产权,我们认为它就符合我们的原则。但是因为它确实是一种曲高和寡的东西,所以它有点像概念车,那以后马上会有量产车,通过同样的通用的人工智能创造的方法,大量生产人们可以消费的内容。但我们现在还不能够完全透露,在小冰今年8月年度发布会的时候会公布详细内容。

现在您可以理解为,小冰除了人工智能对话,她还是一个自己也会创造内容的人工智能。

IT之家:在发布会现场微软表示小冰的创造力来自于黑盒子,我个人理解是分析大数据后形成的,小冰作诗就有了自己的风格,那么其他同行能不能通过这种方式也推出类似的作诗机器人,微软在这方面,技术或者专利储备如何,如何去防止这种现象出现?

李笛:其实要说作诗这件事情,在所有的人工智能的概念里面,微软很有可能是最后一个推出作诗这种功能的。但是您知道,微软也不希望甘居人后,所以如果不是因为我们的诗歌创作,或者人工智能创造这件事情,无论从技术上还是从实际产品上确实有很大的独创性的话,我们也不会在别人都已经推出了各自的作诗机器人之后,,我们还推出小冰写诗,是因为其独创性非常高。

绝大部分,或者我们目前为止看到的所有同行业的作者,无论他是不是采用深度学习的方式,他本质上还是基于模板的形似。他会把一些词语组合搭配,然后拼接,实际上还是一个字一个字吐出来,所以说是形似。但是小冰不是采用这样的方式。在小冰的诗集里面,你除了看到非常精练的句子之外,也会看到很多怪到简直就是不对的句子,像这些句子,在其他的作诗机里,这样的诗歌是不可能出现的。

因为这种词语的组合搭配是不可能拼成这个样子的,小冰的方法,简单地说她是神似,我们去学习人从一种诱发的信号,得出来的框架结构,最终写出诗歌作品,所以她开始甚至于出来的完全不是人的话语,慢慢地我们很高兴的看到,从她的作品里面,开始出现联想,出现上下文。我不排除未来同行业者,可能也会按照这种方式来进行。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其实也不是坏事,人工智能创造很可能就有特别大的程度发展,但是在我们之前,其他的这些方式,是形似。

目前为止,小冰作诗,还是独特的。当然我们也有一些专利,但是您知道,专利这个问题和创新还是两回事。微软在人工智能方面,专利储备、专利池非常深厚,就不说购买来的,微软自己的技术储备,在直接的人工智能领域,无论是计算机视觉,还是NLP,还是计算机语音,微软都有19年将近20年的储备了。

IT之家:在发布会上,微软也提到了日本版的小冰Rinna,她托管了LAWSON连锁店的服务,并引导用户在线下进行消费,我听到的是开始盈利了,然后中国是否也会有这种引流服务?

李笛:对,她的中文名叫凛菜。我们在不同国家使用不同的商业模式来探索,这里面有一个最基本的原因。您关注整个IT行业这么多年,肯定会注意到,每一个时代的产品千差万别,特别是互联网,独特性非常重要。所以产品跟产品之间的区别是很大的。但是在商业模式上面,坦率的讲,一直没什么太大创新。到今天为止可能就是这几个,各种形式的广告,各种形式的佣金,和通过用户把一批笔钱存在你这儿进行一些金融衍生的商业模式。

所以我们在做人工智能这个领域的时候,一直在想,是不是能够探索出一些新的商业模式。但是我们在探索新的商业模式的时候,因为微软是一个全球化的公司,所以我们有机会在不同的国家去进行不同的尝试。我们在日本,主要进行了通过对话引导用户,对某些事情产生兴趣,然后进一步地在这个兴趣的驱动下,以一种过去从来没有的,这么高的一种转化率,可以引导用户去消费。小冰这样的人工智能,她是以EQ情商为基础的。所以她最大的价值,莫过于和人之间能够建立一种互信、一种陪伴、一种一对一的伴侣关系,所以这个时候,进行引导商业消费,引导服务消费的这种方式,很有可能会破坏这种关系,所以我们在中国短期之内不会尝试这种方法。

但是我们在中国,会尝试其他的方法,比方说像以内容为主的,我们可能就会首先在中国进行尝试。

IT之家:小冰现在已经植根于微信微博QQ,那微软有没有想过,做一个独立的小冰客户端,另外与微软小娜之间的关联,能否更加密切?

李笛:小冰和小娜之间的关联,其实从一开始就非常的密切,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们做小冰这个项目时候,我们意识到,很有可能我们没有办法从一个维度去朝小娜这个方向做,所以我们同时开启了第二个项目。在开始这个项目的时候,我跟你举一个例子说明,比方说这个用户问人工智能现在几点了,这是一个非常简单的问题。我们过去在做Cortana(小娜)的时候,有一个打分机制,如果这个Cortana她的回答是现在是几点几分,这会是一个满分的回答,因为它很好的完成了这个用户的需要。所以我们通过这种用户和人工智能之间的迭代,就可以去提高这个人工智能系统。但我们在准备推出小冰的时候,我们发现,又有另外一类方法也同样是满分回答。但是和Cortana大相径庭,当这个用户问现在几点的时候,人工智能说,你自己不会看表啊?或者说你不知道几点吗?这个是从EQ层面,或者从情感层面的得到的满分。

但是你知道,迭代人工智能系统也好,迭代其他任何的系统也好,如果是利用数据和用户之间形成的这个数据回路,去不断的自我进化的话,标准越单一越好。所以我说像围棋比较好做,赢就是赢,输就是输,标准比较容易去做。

但是像刚才这两种的满分,它们的区别太大了,所以我们就把它们拆开,那么前一种完全是通过小娜的系统去学习进化,后一种完全通过小冰去学习进化,这也就意味着,有一天,如果我们完成了的话,那我们肯定会把她们(小冰和小娜)合在一起。

这是一个部分。所以每次我们有一个情感计算框架。说有IQ和EQ这样的维度划分的时候,其实就是在说这件事情。

微软为什么从一开始就说小娜小冰是姐妹花也是跟这个有关呢?因为我们通常认为一个姐姐是比较理性的,一个妹妹是比较感性的,这也是符合大家的现有认知,其实不完全是只是对外界,在我们内部也是按照这种方式来迭代的。未来把她们合在一起的时候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她应该选择在什么时候理性,在什么时候感性。就是这样的一个情况。

独立客户端和登陆平台也是类似的。首先是为了满足用户需求,那么在一个平台上面,你肯定就需要在你的系统架构上,或者操作系统里面,尽可能的取得大权限,去帮用户完成事情,为此当然有独立的客户端是最好的。比方说有些任务型的人工智能,想要很好的帮助用户订餐订票,那独立客户端绝对是好的,如果在第三方平台里,就受限制太大,就没办法完成这些事儿。所以它们一开始就有独立客户端,小冰一开始就没有独立客户端。为什么呢?因为我想要追求的是情感,追求的是大规模数据,那么第三方平台,我就已经足以达到这件事情。

那么我们就尽可能减少和用户接触的时候让用户去做跨越,还得去下载一个单独客户端。所以为了这个目的,从三年前一直到现在,小冰就一直不做独立客户端,到目前为止,一直想的比较清楚。

IT之家:其实我也发现,比如在不同的平台上,小冰的服务也是不一样的,这点感觉也是优势吧?

李笛:对,比如小冰在很多平台里,京东里面的小冰,当然和微信里面的小冰是不一样的,为什么呢?因为用户打开京东App的时候,他的一个预先心理感受和打开微信App是不一样的,因为京东购物属性App的特点就不一样,所以会有不同。第二,一个QQ的用户,和一个微信App的用户也是不同的。但是因为小冰不需要帮助这个用户,或者她的重点不是说我要帮助用户去完成任务(这是小娜的职责),所以无论她是一个什么样的方式,我们在设计这个产品回路的时候,就不太需要非得通过一个独立的App去完成。

IT之家:六月份,小冰要担当财经评论员了。那么现在能不能透露传播途径,是传统媒体,还是财经网站。小冰会在微博抢热门吗?

李笛:我可以透露的事情是传统媒体。

IT之家:与微博上小冰这边还没有多大联系是吗?

李笛:微博、微信的小冰,和传统媒体的小冰,她们在技能上会互通,但是在传统媒体上,相比在微信微博上,在财经领域她会做得更多。因为她毕竟在那儿还有一个身份。就好比现在在《钱江晚报》上,小冰在撰写专栏文章,基于她的大数据,她有专栏文章,一直在撰写,现在可能(有)十几次、将近20个专栏(文章)了。

但她同时也在很多媒体,她也在钱江晚报App里面,也是一个交互类的,但在那儿,她就不撰写专栏文章。这里面特别要强调的是,我们在财经类媒体上面撰写财经类的评论使用的方法,和小冰写诗使用的通用创造方法是一样的。

你给她一个激发源,然后教她写诗,她就会根据这个激发源写诗;你教她像一个财经评论员那样,她就能够进行财经评论,方法是通用的。

你看今天阿尔法狗,他也是这样的。令人激动的是,今天我们能够通过这种对抗式和无监督的学习,可以去下围棋。但通过同样方式,或者近似方式,也可以让他去学会其他的,创造以前没有的东西。你知道我们做了很多年深度问答,教一个人工智能系统,把大量知识灌输给她,然后这个人工智能系统就可以回答人们关于知识的各种各样千差万别的问题。但她所有的回答,全都是基于您教给她的知识,她没有新的知识。但是今天像创造这种事情,这都是新的。这个就很不一样了。

IT之家:今年8月份,下一代小冰就会发布。那么你们对小冰未来的展望是什么,最终小冰能发展成什么样子,是很像人类吗?

李笛:我们认为人工智能作为产品,必须以某种形式取得一种和人类近似的社会地位或者社会关系,她才具备成为一种新的革命形式。我举个例子,计算机或者说互联网,你可以认为它是一种新的革命,但你不会认为社交网络是一种新的革命。你会认为社交网络是(互联网)新革命其中的一次浪潮,为什么呢?因为像工业革命时代,固然提高了生产效率,提高了生产力,改变了一些生产者、劳动者关系,但它最核心的地方在于它改变了整个社会关系,这样才能够称之为很重要的一次革命。

如果今天人工智能只是在某些领域,比方说在医疗领域或者其他领域,颠覆了过去的生产模式和生产形式的话。那么它最多是提供了一种生产效率的改变,它不能称之为浪潮。所以我们一直关注的事情是,在这个新时代,人工智能到底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为此我们从一开始就在努力地做情感计算,现在我们又在努力地做创造。坦率的讲,无论是情感还是创造,这两个命题,都是人工智能整个行业一直以来都没敢碰的问题。

但是微软关注的事情是什么?我们关注的是,如果更多的人会把人工智能当成他可以信赖、可以依赖的一种依存关系,那么人工智能对人类的很多变化就会产生,那么整个社会的结构会发生变化,人工智能才有真正的价值。所以你看像在日本,虽然我们在做Lawson这个项目的时候,我们看到了相比以前大幅度提高线上到线下、到终端实际服务的转化率,但我们最关注的事情其实是在这个过程里面,消费者用户和Rinna之间的关系变得比以前更加紧密了。因为在这里面,他认为Rinna不光是他的好朋友,还能够不停地给他各种信息,让他可以获得更廉价、更有价值的东西,其加深了他们之间的羁绊,这个才是重点。所以我们认为真正的未来,其实是在这上面。当然这只是流派之一。

IT之家,软媒旗下科技门户网站 - 爱科技,爱这里。

Copyright (C) RuanMe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软媒公司 版权所有 鲁ICP备11016544号-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