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取消段首缩进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业界资讯 软件之家
Win10之家 WP之家
iPhone之家 iPad之家
安卓之家 数码之家
评测中心 智能设备
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野生网红正被没收“作案工具”

2018-6-14 23:20:03来源:虎嗅网作者:虫二责编:远洋评论:

最近很替王菊担心,特别是菊式造句花样翻新的时候。

野生网红一般有两种黑化方式,最常见的就是被爱过头的粉丝玩死,好比紫光阁地沟油事件,连带某位女星都被称为“中国平嘻王”;还有的陶醉于瞬间爆棚的流量,以为命硬可以不用弯腰,结果神速封杀,只能在微博上留下4个哭泣的表情符号。

安迪·沃霍尔预言的“每个人都能成名15分钟”,已被互联网变成现实,这是网红和平台的共同胜利。虽说“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三五年”,但MC天佑的喊麦、PG ONE和GAI的嘻哈,一旦失去舞台,就如鱼儿离开了水。

当《中国有嘻哈》的导演拿着“没有黑历史”的显微镜寻找下一个潜力偶像时,《这就是街舞》《创造101》和《偶像练习生》已然接踵而来,据说更有电音节目正在酝酿之中。流量红利的窗口快速收窄,往往刚红就过气,一火就封杀。

野生网红是不是天生就爱惹麻烦?

根本原因还是“艺术生命”太短暂。有些传统艺人年轻时不得志,混到暮年,反而得到“老戏骨”的尊称,莫名其妙地重新火起来,但网红完全没有这回事,年长就意味着过气。有人对某平台活跃的网红做了专门统计,发现他们的平均年龄只有20.7岁,30%是学生,50%是白领,女性占比超过80%,网红只要半年以上没有更新或互动,马上就被遗忘到路人级别,所以保持热度永远是第一要务。

传统名人有点像契诃夫笔下的“套中人”,他们习惯了按照主流价值观自我规范行为,不自觉地迎合着公众赋予的人设。最常见的特质就是成熟低调,稳重得体,顾全大局,就像NBA总决赛里的勒布朗·詹姆斯,无论队友如何挖坑、无脑,他从没有半句贬损,哪怕内心有一万匹草泥马奔过。

野生网红绝对不会是这种反应,他们是性情中人,不懂爱惜羽毛,有着与生俱来的攻击性、争议性,卷入麻烦也是要红的先兆。这种自带口水的圈粉体质在互联网上颇受欢迎,在传统认知中则被定义为不靠谱或性格乖戾,由于缺乏可预判的固定行为逻辑,经常被视为潜在风险。

网红很聪明,却不擅长在敢言和肆言之间把握平衡

当年冯小刚拍电影《手机》,故事及人物很容易让人联想到“实话实说”和崔永元,但彼时崔永元的反应耐人寻味,他虽然在访谈中暗指冯小刚滥用自己的信任,隐瞒剧情的狗血走向,但言语克制,态度并不激烈。

《手机2》开拍的消息传出后,离开央视重回传媒大学的崔永元就180度大转弯了,他一边在微博上手撕冯小刚和刘震云“渣化”,一边叫板范冰冰。他说:“这么多年都饶过你,都没理你,你自己一点都不忏悔。你不用演,你是真烂。”没了敏感身份和体制人设的羁绊,变回在野之身的崔永元说话一样百无禁忌。

眼球和风险从来是一体的两面,老一辈网红对此深有体会,但新人还在学习。在人人还叫校内的时候,已经走红的黄一琳就曾经因为发了条微博感叹“好想喝北海道的牛奶”,马上被谩骂“卖国狗要拖出去打死”。

貌似宽容的互联网并没有提升道德容忍度,相反有明显的洁癖倾向。马蓉已矣,在快手这样的平台上,杨青柠、王乐乐都敌不过出轨的丑闻,爆红削弱而不是加强了网红承受错误的能力,细行不谨,往往贻人口实。

去年9月陈冠希纽约大学演讲,努力为中国制造正名,金句频出,但世人对他的印象仍然停留在电脑硬盘里羞羞小视频的阶段。孔老夫子推崇的“君子不以人举言,不因人废言”,现实中根本做不到。陈冠希还算幸运,如今的网红一旦被划进黑名单,不但“凉凉”,而且马上死透。

抖音上爆红的17岁女孩温婉,因一段舞蹈10天收获千万点赞,但5月28日就被平台封号,她的黑料无非整容、早恋、辍学、泡夜店,外加微博炫富,放在普通人根本不算事,作为有影响力的网红就属于不良人设了。

一夜爆红的神话带动了成千上万的后来者,新华网调查新兴职业的吸引力,95后年轻人有高达54%想成为网红,当然这也刺激了姗姗来迟的监管。

传统的监管是一种前置式的审查,美国《海斯法典》有三大原则和十二项禁止,对香艳暴力内容有着明确、可操作的界定,加上生产源头有执行机构,所以简单有效。史上仅有《月亮是蓝色的》《金臂人》等少数影片突围成功。

音乐也不例外。

2011年,文化部分两批公布了200首黑名单歌曲,水果姐、碧昂丝、接招乐队、小甜甜、后街男孩等欧美艺人都在其中,Lady Gaga一人就包办了6首,2015年下架120首网络歌曲,包括阴三儿、MC Hotdog等人的作品,那时的手段主要是掐断MP3的下载传播链接,到了现在的版权流媒时代就更有效了。

但直播和短视频例外,因为参与者不再是孤立封闭、不能互动的个体。快手和抖音之类平台打破了内容生产和消费的界限,去中心化降低了制作门槛,流量下沉让用户规模以几何级数增长,往往主流社会还未察觉就已经海量扩散,这才是真正的风险所在。

监管的对策是宁枉勿纵,整合黑名单(死刑,立即执行)和灰名单(缓刑,以观后效),逐步消灭一夜爆红和打擦边球变现的机会,甚至很多平台上喊麦、文玩、交友、两性、校园这些关键词都被禁用了。

野生网红和平台仍有两个机会

1.找到喊麦和嘻哈这种即将火爆的风口,抢第一桶金的时间差

网红的第一轮风险从papi酱下线整改就开始了,随之撤资的罗辑思维被脱不花定性为“我们的耻辱”,徐小平口中的“互联网鲁迅”终于从风口上跌落。

换个角度来说,《中国有嘻哈》即使在没有黑历史的前提下复活,前景也已非常黯淡,因为窗口期已过,接盘侠太多。综艺不是新闻侃谈节目,随便聊聊美帝阴谋、日本搞事、印度吓尿就能支撑好几年。寻找即将爆发的潮流G点,需要极其敏锐的观察和商业决断,专门研究通俗文化的英国伯明翰学派认为至少需要三个条件:

首先是在某个小圈子里已经进行了有限的内容生产。

比如民谣、街舞、嘻哈、电音,早就培养了死忠群体,也有地下演出,只要流量平台愿意承接必然爆发。从B站到抖音,再到那些火爆的综艺节目都是如此。

其次要有隐密的身份认同。

群体交流有特定的词汇和语言模式,这在亚文化圈子里很常见,有人觉得这是现实失败者的自我安慰。但无所谓了,高兴就好。

最后一个条件是必须存在市场化的交换空间。

小圈子大都一边自我封闭一边渴望大众认同,但在移动互联网兴盛之前,并没有合适的载体和工具,民谣和嘻哈都是埋葬了无数草根艺人才等到今天的商业化时刻。10年前中国嘻哈还是阴三儿的天下,三个无颜值又乖张的北京青年把整个社会diss了一遍,但他们从没能真正养活自己,一纸禁令立马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互联网平台纷纷加强前置式审查,貌似复刻了以往的成功经验,从根本上剥夺草根爆红的条件,但这一次的情况又有所不同。据说光是快手的内容审核团队就有3000多人,今日头条有1万人,工作内容非常简单,就是及时处理色情、暴力、恐怖等不和谐内容。

或者你也可以这么理解他们的工作:及时处理那些“可能导致平台彻底关门”的内容,然后让那些“承认错误就能过关”的内容多存活一会。

2.找到与主流文化的契合点,避免合力围剿

成长于消费时代的90后和95后,不想重复上一代人的生活方式或成功路径,但并没有另辟蹊径的手段。所谓个性只能封闭在一个个孤立小圈子中,互联网把亚文化送进了主流传播渠道,原来的小圈子突然变成了公共议题。

过去的年轻人同样不愿聆听长辈或过来人的教训,吃了亏才发现那是经验之谈,这一直是主流价值观传承的内在动力。但网红的出现严重削弱了这种说服力,唱着“一人我饮酒醉”的散漫青年突然走向人生巅峰,整个社会都看不懂了。

主流文化的态度可以分为两类:

一种继续扮演着父母的角色,熊孩子不懂事,长大成人自然就好了,高高在上的宽容充满了轻蔑和不屑。

监管用的是另一种办法,没收作案工具,去年一次性关闭了18家直播平台,像极了无可奈何的父母拿走熊孩子的电脑和手机,拔掉网线。

野生网红和平台如果不能消除这种对立,迟早会促成两股力量的合流。

千万别以为塞点正能量就万事大吉,《创造101》在女团定位下捧出一个“黑土壮”反类型偶像,然而形只影单的励志人设压得住弥漫全场的烟花粉黛之气吗?

也别以为自己是戏精就能跟群众斗心眼,金星特别正能量地怒怼喊麦是“没有响板的山东快书”,指责MC天佑“愚弄几十万粉丝”,紧接着自己就被卫视集体封杀了。

网红和平台正在合力自救,快手和抖音近来的所有动作,防沉迷、做公益、推动未成年人保护等等,就是想找到一个公众能够接受而自己又活得相对舒服的姿势。

但,找得到吗?

相关文章

关键词:网红

IT之家,软媒旗下科技门户网站 - 爱科技,爱这里。

Copyright (C) RuanMe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软媒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