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容字号:默认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取消段首缩进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业界资讯软件之家
Win10之家WP之家
iPhone之家iPad之家
安卓之家数码之家
评测中心智能设备
精准搜索请尝试:精确搜索

恭喜纳德拉,解锁微软困局

2018-7-24 9:38:19来源:新浪科技作者:科技新知责编:骑士评论:

文/水上焱

来源:科技新知

微软放出了一个亮眼的财报。

截至6月30日的微软2018财年第四财季财报显示:

该季度公司营收为301亿美元,同比增长17%,高于预期的292.1亿美元;营业利润为104亿美元,同比增长35%;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净利润为88.7亿美元,合摊薄后每股利润为1.14美元,去年同期净利润为80.7亿美元,合摊薄后每股利润为1.03美元。

Azure云产品的营收增长率达89%,但微软并未公布具体营收。微软游戏收入为22.9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增长了39%。微软生产力和业务流程部门(涵盖Office 365业务)的营收增长了13.1%,达到96.7亿美元,高于分析师平均预期的96.5亿美元。LinkedIn业务和办公网络的营收同比增长了37%,而Dynamics 365在线业务应用套件的营收增长了61%。

需要注意的是,微软财报是以年中7月01日到次年6月30日作为一个财年,所以刚刚过去的2018年二季度就是微软2018财年第四财季。这与许多上市公司有所差别,但并不是特殊孤例,国内互联网巨头阿里巴巴也是类似的算法。

从财报来看,微软可以说各业务线全面爆发,涨势喜人超出预期。财报公布后,微软股票盘后一度大涨5%,有望与苹果Amazon争夺首家市值破万亿美元公司的记录。过去一年的时间里,微软的市值更是上涨了40%,成绩斐然。甚至还跟老合作伙伴Salesforce抢了一把业务,让人有点分不清微软的界线。

如此亮眼的成绩,也证实了萨蒂亚·纳德拉“云为先”“Ai为先”战略的正确性,帮助微软摆脱了掉队危机,重回一线科技企业行列。同时,这位印度裔的高管也赢得了市场以及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史蒂夫·鲍尔默的尊重。纳德拉确实有一把刷子!

同样是印度裔高管,一模一样的战略,Google CEO桑达尔·皮采拿出的成绩就逊色多了。近一年来,多重负面缠身的Google,核心广告业务接连受到打击,市值在今年4月、6月两次被微软超越。

当然,这也跟Google的云服务、企业服务等新业务正在投入期有关,不像微软在这一领域耕耘多年,有着祖传的领先优势。但纳德拉强势改造微软,已经可以列为商业史上经典案例。

鲍尔默没有解决的问题,纳德拉接手

虽然最近鲍尔默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一开始就支持纳德拉接任自己出任微软CEO,但是两人完全不同的战略思路,还是让人怀疑鲍尔默口中的“支持”是否仅仅是把纳德拉放进候选名单。

当时微软CEO的候选人可是有6个!看上去更喜欢负责Windows系统的副总裁特里·梅尔森。其他5个候选人分别是:COO凯文·特纳、硬件部门VP朱莉·拉尔森-格林、商务部门VP托尼·贝茨、软件服务部门VP陆奇以及最终成功云计算企业业务部门VP纳德拉。

作为微软创始人,搞商务的鲍尔默亲眼看着Windows系统一步一步走到今天,曾为了销售Windows亲自上电视扯着大嗓门做电视促销,Windows反垄断的危急时刻,也是他接替盖茨出任CEO稳定军心。鲍尔默对Windows有着极深的感情,誓死不愿放弃一根毫毛。

但是经历过反垄断之后,盖茨心性大变,开始退休全职搞起公益,公司业务上也不再关注核心的Windows系统,新的上网本、智能手机潮流也不管不顾,跟着投资人们一起钻到了风险更小的office企业服务上。

▲鲍尔默

鲍尔默辞任CEO之后,曾伤心欲绝的对媒体表示“盖茨背叛了我”,因为鲍尔默在all in Windows的时候,盖茨没有坚定的站在他这一边。

鲍尔默为微软打造的业务模式,总结起来就是:以Windows为核心卖软件。商务出身的鲍尔默想把所有利润牢牢攥在自己手里,以此掌握主动权。所以鲍尔默时期的微软,就是研发各种版本的Windows系统,Windows RT、Windows Phone、Win 8、Win 8.1等等,然后用独占的office、Azure云、Dynamic、Skype等等软件服务进行强推这些系统。

现在大家都知道了,鲍尔默的战略在效果上并不理想。究其原因,微软在开发者生态上出了问题,没有人愿意为Windows开发适配软件。

出现这种问题的原因,还是鲍尔默的卖软件思路,当时各个版本Windows开发接口不统一,而每一个较大的断代升级都需要用户付操作系统的费用。像WP手机市场存量本来就少,系统还不能自动升级统一,造成系统版本割裂厉害。哪个开发者愿意当雷锋,为Windows平台免费维护?

对比坐着火箭发展的Android,几乎支持了全天下所有的编程语言,设计语言无限接近苹果iOS,各种讨好开发者。就连苹果,都开始将XOS系统和iWork、iLife系列软件,iOS系统升级从来没要过钱,做的还比谁都积极。

最终没有软件可用的Windows系统被打趴下,无论怎么扶都扶不起来。

鲍尔默也不得不因此辞职,纳德拉甫一上任就放弃了Windows Phone,将业务中心全面转向云服务,还拉着盖茨站台,把微软所有业务资源都导向Azure云服务。这还引起鲍尔默不满,面对媒体发出了“盖茨背叛了我”的感慨。

纳德拉有什么能耐?

纳德拉几乎将微软完全重洗了一遍!

说来也巧,苹果、Google、微软这几个美国互联网巨头几乎在同一时间,对公司管理进行了大出血似的调整。Amazon、Facebook、Twitter为了扶持新业务,也进行了大量的组织架构调整。但是跟前边三家相比,还是小巫见大巫。

苹果内部大调整的原因是乔布斯癌症离世,新接任的库克为了掌控局面不得已从产品为王的精英模式,转变为业界更流行的精益管理模式。近两年,苹果业务走近天花板,库克又开始带领团队重归软件服务领域,所以最近负责软件服务谈判的VP埃迪·奎恩成了苹果新的核心。苹果接下来的管理改革,又是一个大难题。

Google则是从尊重工程师文化的项目制管理方式,转入层级管理。因为Google的业务线条太多,不得不下大力气梳理业务关系重回公司主线。2015年,Google组建了Alphabet集团公司,将Google的业务进行大规模分拆重组,令人印象深刻。

▲纳德拉

回到微软身上,纳德拉再2013年上任CEO之后,第一件事是请盖茨压阵确定了“云为先”的核心战略,第二件事就是曾经跟纳德拉争抢过CEO职位的五位VP,纷纷离职。

坊间传闻,印度人抱团清除异己的手段过人,任何一个团队只要出现一个印度人领导,很快这个团队无论实力如何都将只剩下印度人,所以五位成绩优异的人才就这样因为办公室政治负憾出走。

但这事其实跟微软全面改革有关,鲍尔默时代以前,微软的商业模式是以卖软件为核心,所以商务团队在公司内部非常强势,加上微软的主业务是软件技术,所以技术团队也非常强势。

有这么多强势的高管与团队存在,大家就只能拿业绩说话,于是就没有一个所有人能够齐心协力的业务主线,结果是大家各立山头,整个公司到处都是VP副总裁。鲍尔默时代随便收购一家公司,就能给新团队再安排一个VP!

到了纳德拉时代,这些山头都已经被换成了印度裔。

当然,很多人会诟病近两年印度裔在硅谷抱团抢地盘的问题,但其实问题的核心是,印度市场已经成为发展潜力最大的空白市场。

随着印度市场崛起,全球投资人都在盯着印度及印度裔高管,越来越多的欧美大公司开始引入印度裔CEO董事。毕竟印度人更了解印度市场,印度裔团队能更好的面向印度市场进行决策。就连国内的小米,为了进军印度市场都招揽来了一个印度裔的VP——马努·杰恩,甚至还挂上了全球副总裁的名号,还要加入小米合伙人行列。

这种情况与2008年中国市场爆发的场景类似,当时硅谷也是突然兴起一股华裔高管潮。

至少,曾经跟微软并排坐的雅虎已经倒下,而纳德拉却顺利带着微软重生。

微软来了一场干净利落的改革

纳德拉想让微软的产品能力快速提高,就必须要解决强势的商务团队,所以首先要解决的就是这些名目繁杂的VP们。

在明面宣传上,这些年微软一直在All in云服务、All in Ai,但其实做的最大的事情是:将一次性买断的微软软件,换成了各种包月包年付费订阅的模式,学习苹果Amazon建立起了软件商店云服务商店。甚至连Xbox平台的游戏,都推了一个Game Pass付费订阅服务。

这样一来,微软就不需要一个个强势的商务VP,去拜访客户拉订单创收。所有的业务通过运营售后,直接在服务平台上进行推送完成。

而为了提高自己的线上推广能力,微软开始学习中国企业,将所有服务集成在一起,打造超级应用。Office365里内置Bing、Skype、Contana等各种服务,企业服务全部打包在一起推出一个Dynamic 365。最新版本的Win10系统,更是直接用浏览器标签页的方式,将所有软件服务集成到同一个对话框内。

纳德拉甚至放弃了自家软件更新在Windows平台优先的政策,新软件版本永远都是iOS、Android平台先更新,至于Windows平台?再往后拖一拖。

纳德拉的业务模式改革并不是他的创造,而是软件服务部门VP陆奇从雅虎带来的原创经验,陆奇也曾被视为纳德拉的得力干将,近两年因为就职百度COO而闻名国内。但这样一位功臣,也在2016年因为身体原因从微软离职。

▲贾德森·阿尔托夫

在陆奇离职之前,其所在的软件服务部门重组,微软顺手就多了几个印度裔VP,其中一名负责软件营销与服务的VP贾德森·阿尔托夫,看起来很像是用来替代陆奇的。更蹊跷的是,微软随后推出了一款抄袭软件——Microsoft Team,这是一款抄袭Slack的团队协作软件,而原本陆奇是要主导收购Slack的。不知情的外国人还以为中国人又抄袭了。

商务部门解决了,“拥兵自重”的高管也就没什么抵抗能力,微软的改革就轻松多了!到今年3月,曾经被鲍尔默器重提拔为Windows业务主管的特里·梅尔森,终于在新一轮组织变革中下台,到此曾经与纳德拉竞争CEO职位的VP们悉数离职走人。

在微软干了20年的特里·梅尔森,曾完全抛弃市场表现良好的WM6.5系统,重新开发了一套WP7平台,由此被软粉视为坑死WP业务罪魁祸首。但Windows系统的OneCore规划,其实是纳德拉当上CEO之后定的。

▲减肥成功后的梅尔森

现在,纳德拉想把什么立为核心就把什么立为核心。微软全家桶采用付费订阅制之后,连Office都得连上Azure云。推广完Azure云服务,现在纳德拉又开始展示自己在Ai技术上的政绩。

反观正在模仿纳德拉的皮采,Google的云服务还没有太多存在感,GSF、Chrome还没刚做一个全家桶集合,就被欧盟抓住了小辫子;Ai业务也只是在Google I/O开发者大会上炫技,找不到落地的窗口。

所以说,这活并不像想象中那么好干!

更大的新问题,需要纳德拉和全行业一起面对

与Google、苹果、Amazon、Facebook们相比,微软近些年可以说是“痴迷于赚钱”,不赚钱没前途的toC业务纷纷边缘化变成toB业务的渠道。

Windows大势已去之后,纳德拉就将这个微软的灵魂当做试验品对待,特别是Windows实行免费更新策略之后,所有用户都成了微软的小白鼠。

Win10突如其来的蓝屏更新,能把用户搞得心脏猝停。OneCore计划听起来黑科技满满,Cshell也各种花哨漂亮令人振奋,但是技术就是跟不上,一套exe全平台通用的梦想至今也还活在梦里。ARM版的Win10再不给点根本性的改变,Windows只怕是要真的进入坟墓了。

不过纳德拉的目标也很明确,就是将核心技术服务云化,把开发者工具开源,然后等未来时来运转,开发者们就会用着微软的开发工具,接入微软的云端API开发新应用。这样微软家的服务就全部打通了!

所以,微软做了十几年的.NET突然开源放福利,还花了75亿美金股票收购了全球最大的开源平台GitHub。

对于纳德拉来说最难的要数:在不违反各地反垄断法律的前提下,将微软的企业服务软件、办公软件、云服务与Windows操作系统紧密整合在一起。

这是微软在2000年世纪之交遇到的最大问题,而18年后的今天,微软也未能解决这一难题。而微软的竞争对手,后来者Google在今天也遇到了相同的问题,另一家伟大公司苹果,也不敢大声说自己完美解决了这个难题。

这也是Windows边缘化的核心原因,也是阻碍其重新崛起的最大障碍。鲍尔默在这一问题上,为微软选择了索尼和苹果式的解决方案,打造自有品牌硬件。目前看来纳德拉是在延续这一路线,。

现在,微软各方业务营收形势大好,纳德拉到底有没有必要重新捡起Windows这个大麻烦?这是未来微软乃至全球科技市场面临的大问题。好消息是,微软不再孤单,这一次有了Google苹果等一堆同伴一起面对难题。

相关文章

关键词:微软纳德拉

IT之家,软媒旗下科技门户网站 - 爱科技,爱这里。

Copyright (C)RuanMe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软媒公司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