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 日夜间
    随系统
    浅色
    深色
  • 主题色

OpenAI 前员工指控阿尔特曼“欺骗和操纵”,马斯克呼吁展开调查

2023/11/22 8:18:04 来源:IT之家 作者:问舟 责编:问舟
感谢IT之家网友 DKind 的线索投递!

IT之家 11 月 22 日消息,就在你以为这场闹得沸沸扬扬的“OpenAI 宫斗剧”剧情不可能再出现更高潮的部分时,它出现了。

现有 OpenAI 前员工站出来对刚刚被 OpenAI 罢免的前 CEO 萨姆・阿尔特曼提出了一份指控,称其涉嫌“欺骗和操纵”。

但最为戏剧性的地方在于,这些信件已经落入了埃隆・马斯克手中,他现在呼吁社会对此次事件进行彻底调查。更讽刺的是,马斯克目前正在因为所谓的“反以色列 / 反犹太”而被美国人不断指责。

马斯克将这封信传到了 GitHub 上,但截至IT之家发稿已被删除。

不过这份信已经开始在各大社交媒体上流传起来。这些员工联名声称,他们因对抗阿尔特曼和他日益增长的“重商逐利倾向”而被排挤,目前公司剩下的员工几乎都是这一理念的追随者。他们在信中声称:

我们相信,为了推动 OpenAI 向盈利模式转型,已经有大量员工被赶出了公司。2018 年 1 月至 2020 年 7 月期间 OpenAI 员工流失率高达 50% 这一事实完全可以证明这一点。

在这些指控的核心问题上,他们进一步阐述道:

我们中的许多人一开始对 OpenAI 画的饼充满有希望,选择相信 Sam 和 Greg。然而,随着他们的行为变得越来越令人担忧,那些敢于站出来表达反对的人都已经被禁言或被赶出公司。这种对于异议的系统性压制力创造了一种恐惧和恐吓的氛围,完全扼杀了任何关于 OpenAI 工作中伦理道德影响的有意义的讨论。

细节方面,这些前 OpenAI 员工声称阿尔特曼推迟了几项秘密计划的报告,这些计划最终未能按照他“加速的时间线”交付而被砍掉,那些反对这一政策的人则被草率地以“文化不合”而被立即开除。

据称,阿尔特曼还授权监视 OpenAI 元老等关键人员,包括首席科学家 Ilya Sutskever。

这些员工还对 OpenAI 联合创始人 Greg Brockman 使用歧视性语言对待一名性转同事表示不满,当然,该员工后来也因表现不佳而被解雇。这些人认为,OpenAI 的治理结构存在明显缺陷:

OpenAI 的治理方式,特别是由 Sam 和 Greg 设计的结构,他们故意将员工与监督营利性运营隔离开来,这正是由于他们之间存在固有的利益冲突。这种不透明的结构使 Sam 和 Greg 可以逍遥法外,免受问责。

最后,这封信还呼吁 OpenAI 董事会坚定地反对 Sam Altman 和 Greg Brockman。

值得一提的是,OpenAI 投资者正试图说服 Altman 放弃微软并重新回归这家初创公司,也有部分投资者正在考虑对 OpenAI 董事会提起诉讼,理由是解雇 Altman 的方式太过武断。

此外,微软 CEO 萨蒂亚・纳德拉也表示“有条件同意”Sam Altman 回到他在 OpenAI 之前的职位。

以下为公开信全文:

致 OpenAI 董事会:

我们今天写信给你们,以表达我们对 OpenAI 最近发生的事件的深切关注,特别是对萨姆・阿尔特曼(Sam Altman)不当行为的指控。

我们是 OpenAI 的前员工,在公司动荡不安的时期离开了公司。正如你们现在目睹了敢于对抗阿尔特曼的后果,也许你们就能理解为什么我们这么多人因为害怕而保持沉默。但现在,我们不能再袖手旁观了。

我们认为,董事会有责任彻底调查这些指控,并采取适当行动。我们敦促你们:

—— 扩大埃米特(OpenAI 新任首席临时执行官)的调查范围,包括对阿尔特曼自 2018 年 8 月以来的行为的审查,当时 OpenAI 开始从非营利实体向营利性实体过渡。

—— 公开呼吁在此期间辞职、请病假或被解雇的 OpenAI 前员工发表私人声明。

—— 保护那些挺身而出的人的身份,确保他们不会受到报复或其他形式的伤害。

我们认为,相当数量的 OpenAI 员工被赶出了公司,目的旨在促进公司向盈利模式的过渡。OpenAI 在 2018 年 1 月至 2020 年 7 月期间的员工流失率约为 50%,这一事实证明了这一点。

在 OpenAI 工作的这段时间里,我们目睹了阿尔特曼和格雷格・布洛克曼(Greg Brockman,前总裁兼董事长)对实现通用人工智能(AGI)永无止境的追求,导致一种令人不安的欺骗和操纵模式。然而,他们的方法令人严重怀疑他们的真实意图,以及他们在多大程度上真正优先考虑全人类的利益。

我们中的许多人,最初对 OpenAI 的使命充满希望,选择押下对阿尔特曼和布洛克曼的怀疑。然而,随着他们的行为越来越令人担忧,那些敢于表达自己担忧的人要么被压制,要么被赶出去。这种系统性地压制异议创造了一种恐惧和恐吓的环境,有效地扼杀了关于 OpenAI 工作伦理影响的任何有意义的讨论。

我们提供了阿尔特曼和布洛克曼不诚实和操纵的具体例证,包括:

—— 阿尔特曼要求研究人员推迟报告具体的“秘密”研究计划的进展,这些计划后来因未能足够快地提供足够多的结果而被取消。那些质疑这种做法的人被认为“不适合企业文化”,甚至被解雇,其中有些人就在 2019 年感恩节前离职。

—— 布洛克曼对变性团队成员使用歧视性语言。尽管很多人承诺要解决这个问题,但没有采取任何有意义的行动,除了布洛克曼简单地避免与受影响的个人沟通,有效地创造了一个充满敌意的工作环境。这名员工最终因表现不佳而被解雇。

—— 指示 IT 和运营人员在不知情或未经管理层同意的情况下对包括伊利亚・苏茨凯弗(Ilya Sutskever,联合创始人、首席科学家兼董事会成员)在内的员工进行调查。

—— 阿尔特曼谨慎而又经常性地利用 OpenAI 的非营利性资源来实现他的个人目标,尤其是在他们闹翻后,对马斯克充满了怨恨。

—— 运营团队默认了适用于布洛克曼的特殊规则,通过复杂的要求以避免被列入黑名单。

—— 布拉德・莱特卡普(Brad Lightcap,首席运营官)没有兑现承诺,公开 OpenAI 的利润上限结构和每个投资者的利润上限。

—— 阿尔特曼在研究计算配额的项目时经常自相矛盾,这引发了内部的不信任和内斗。

尽管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阿尔特曼和布洛克曼存在违规行为,但那些留在 OpenAI 的人继续盲目地追随他们的领导,甚至付出巨大的个人代价也在所不惜。这种坚定不移的忠诚源于对报复的恐惧,以及通过 OpenAI 获得潜在财务收益的诱惑。

OpenAI 的治理结构是由阿尔特曼和布洛克曼专门设计的,正是由于员工固有的利益冲突,故意将员工从营利性运营的监督中隔离出来。这种不透明的结构使阿尔特曼和布洛克曼可以不受惩罚地运营公司,不受问责制约。

我们敦促 OpenAI 董事会对这些不道德的行为采取坚定的立场,并对阿尔特曼和布洛克曼的行为展开独立调查。我们相信,OpenAI 的使命太重要了,不能被少数人的个人议程所损害。

我们恳请董事会,坚定不移地致力于 OpenAI 的初衷,不要屈服于利润驱动的利益压力。人工智能的未来和人类的福祉取决于你们对道德领导和透明度的坚定不移的承诺。

广告声明:文内含有的对外跳转链接(包括不限于超链接、二维码、口令等形式),用于传递更多信息,节省甄选时间,结果仅供参考,IT之家所有文章均包含本声明。

相关文章

关键词:马斯克OpenAIChatGPT

软媒旗下网站: IT之家 辣品 - 超值导购,优惠券 最会买 - 返利返现优惠券 iPhone之家 Win7之家 Win10之家 Win11之家

软媒旗下软件: 魔方 云日历 酷点桌面 Win7优化大师 Win10优化大师 软媒手机APP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