底层主播生存录:玩不好算法,去不了塔尖

2019/11/28 8:26:42 来源:猎云网 作者:周佳丽 责编:微尘

“我已经快40岁了,想象中的晚年是昏黄色暖光下,一头银发戴着老花眼镜坐在壁炉旁,同跟着我二十年甚至三十年的粉丝,继续唠着家常,讲着心里话。”

经历了双十一那场大战,陈霏麟很疲惫,她用一分钟不到的时间幻想了下以后老了的景象,但沙哑的嗓子还是把她扯回了现实。

这是陈霏麟选择“重生”后,赶上的第一场双十一。从10月21日开始,她的直播间每日销售额都在5万元左右,在最后发力的那两天甚至达到了十万元以上,涨粉两万多人次。

虽说简直无法跟薇娅、李佳琦相比较,但作为珠宝品类直播的“新人”,陈霏麟仍感恩:“看到一丝曙光,尽管很微弱。”

而这还不太明朗的曙光,实际上却是踩着三年多的“弯路”而来。

坚定:我就是吃这碗饭的!

上海电视台电视栏目主持人出身,陈霏麟在还没有接触淘宝直播之前,就已经是“电视购物”圈儿里的前辈。她主攻珠宝,在四十分钟的栏目时长里能卖到四百多万元的销售额,在整个华东地区也是屈指可数。

不用拍马屁,不用外出应酬,陈霏麟只负责把自己认可的产品讲好就好。在这个圈子里,销量决定了一切,这让陈霏麟看到了自己存在的意义,而那些足以令同行眼红的数字也让她有了安全感。

然而随着电视消费者老龄化日趋严重,购买力下降,总体数量减少,电视购物风光不再。再加上栏目团队对产品的把控力愈发降低,陈霏麟最终选择了辞职。

辞职出来的那一年正是视频直播的元年,彼时各大泛娱乐直播平台显现,才艺是各大主播出头的利器。陈霏麟最终入驻了花椒直播,在她的直播间,观众只能看到穿着棉袄的成熟女性,对着镜头讲着心理学。

这与那些穿着前卫、会跳舞又会唱歌的年轻人相比,显然是太无趣了。“我不会跟人家么么哒,也不会逗看客一笑,我觉得我应该做的东西还是销售,我给TA选产品,TA付钱。”

也正是2016年3月,在映客、一直播、斗鱼等众视频直播玩家“打”得正烈时,淘宝直播这样一个新的形态、新的物种趁着“直播风口”在淘宝生态内落地生根,它独特的模式和可观的数据吸引着各方“主播”进驻。

“就是要干销售”的陈霏麟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我觉得我就是吃这碗饭的!”

陈霏麟“败家小鱼儿”直播间

悔恨:三年半的弯路

那个时候,“电商直播”这样的关键词还未真的被大家热议,陈霏麟也并不觉得淘宝直播与她之前做得风生水起的电视购物有什么不同。如果要说不同,那就是她不光只说珠宝了。

在她的直播间,有珠宝,也有服装;有零食,也有美妆护肤,甚至还有旅游产品......生活里的吃喝玩乐都能涵盖。没有一个专一的类目,这造成了陈霏麟直播间的标签被定义为“其他”,也让淘宝直播的算法捕捉不到她的核心,匹配不了相对应的用户。

“这是错的第一步,错在忽视了专业度。”

也许是因为以前有过比较好的成绩,也站在了一定的高度点,这让陈霏麟有些恍惚:“好蠢啊,我怎么会来这里卖这么便宜的东西?”相比在电视导购时期追求的几万元高客单价,在淘宝直播里卖百十来块产品的陈霏麟找不到成就感。

没有成就感,就很难有动力。陈霏麟的直播间每天只出现最多两个小时,一个月30天也就开播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