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微软等科技巨头联合发声斥白宫:拒绝高科技人才是自毁经济

新浪科技 2020/8/14 7:01:06 责编:微尘

52 家美国科技公司本周一联合发声,公开与美国白宫唱反调,呼吁联邦法院否决总统的行政命令,重新允许海外高科技人才进入美国工作。或许是在法律诉讼和商界施压的双重影响下,尽管美国政府没有公开废除行政命令,但却在近期悄然放松了规定,允许部分海外高科技人才返回美国工作。

法庭之友不是原告

看到国内媒体之前报道,需要纠正一个重要细节。本周美国 52 家科技公司是就美国政府冻结工作签证的诉讼案件,联合向联邦法院提交了 “法庭之友”(Amicus Brief)意见书,而不是联合起诉美国政府。这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

“法庭之友”意见书源自于古罗马时期,是英美法系里普通法的重要补充。“法庭之友”的提交者不是案件原告,而是因为对案件存在利益或者兴趣,以第三方身份向法庭提交的意见书,还可以参加法庭口头辩论。“法庭之友”的目的是阐明案件的事实以及自己的主张,帮助法官就专业案件作出判决。

在美国的法律制度中,“法庭之友”是非常重要的一个环节。毕竟隔行如隔山,法官需要面对各种专业领域的案件,但却不一定精通这些领域的相关知识和背景情况。“法庭之友”以可靠可信的身份,为法官作出专业判决,提供了坚实的事实证据和法律依据。行业协会、政府机构都是最常见的 “法庭之友”。

不过,现在 “法庭之友”意见书的主要作用已经从 “帮助法官判案”演变成了 “影响法官判决”。因为在英美法系的普通法中,案例判决会对后续产生重大影响。因此,有必要设置一个渠道,体现出案件所涉及利益各方的不同声音。

科技巨头联合发声

回到这一事件:苹果、谷歌、微软、亚马逊、英特尔、Adobe、Netflix、SalesForce、Facebook、Twitter、PayPal、Box、Uber 等 52 家美国科技公司本周联合向美国联邦地区法院的加州北区法院 (在硅谷圣何塞)提交了 “法庭之友”意见书,就冻结工作签证一案阐明了他们的立场和主张。

这些科技公司在意见书中阐明了海外人才对美国科技行业的重要性。他们坚决反对白宫限制海外人才入境工作的做法,认为这一政策毫无意义且危害巨大,呼吁联邦地区法官下达初步禁令 (PRELIMINARY INJUNCTION ),在诉讼期间否决总统行政命令,允许受到限制的数十万海外人才进入美国正常工作。

这 52 家公司几乎覆盖了美国所有知名科技巨头,是美国科技行业实力最为雄厚的支柱型企业,也是美国科技创新实力的代表。因为绝大多数科技巨头都参与了,所以不在其中的反而非常明显,就不单独列出了。这 52 家企业联合给出的法庭之友意见书,无疑会对法官的判决起到关键的影响。不过,这些科技公司并不是这起诉讼案的原告。

这起诉讼案的原告是美国制造商协会 (National Association of Manufacturers)、美国商会 (USCC)、美国零售商协会 (National Retail Federation)、TechNet、IntraX 等几家美国影响力巨大的行业协会。而被告则是美国国务院及美国国务卿蓬皮奥、美国国土安全部及代理部长沃尔夫 (Chad Wolf),这也是起诉政府的惯例;当然,他们本人并不需要出庭。这起案件将于 9 月 11 日在圣何塞开庭审理。

冻结工作签证发放

介绍一下事件缘由:今年 6 月 22 日,美国总统特朗普签署行政命令,从 6 月 24 日开始冻结部分工作签证,持续到今年年底。受影响的工作签证类型包括:H-1B(技术工作签证)、H-2B(短期工作签证)、L1(跨国公司管理人员签证)以及 J(访问学者签证)。

这是自今年 4 月冻结海外发放绿卡之后,特朗普再次以疫情为由拿合法移民开刀。4 月的时候,白宫移民问题顾问米勒 (Stephen Miller,特朗普反移民政策的主要策划者)就想对 H1B 工作签证和 OPT 项目 (外国学生在美国高校毕业后找工作的许可)开刀,但特朗普女婿库什纳 (Jared Kushner)担心遭到美国企业群起反对而说服了特朗普延后实施。

不过,已经持有有效签证的,已经人在美国境内的海外劳工不受影响。此外,由于美国对诸多国家依旧实施旅行禁令,这些国家的公民即便持有有效签证也无法入境美国。尽管中国疫情早就稳定,而美国疫情依然肆虐,美国现在还没有解除从今年 2 月初开始实施的、对中国公民的入境禁令。

特朗普的行政命令无法取代国会的移民法律,因此他不能彻底取消这些签证项目,但总统却可以通过行政命令暂停境外使领馆发放这些签证,阻止他们入境美国。据行业智库机构移民政策协会 (Migration Policy Institute)估计,可能有 21.9 万名 H1 工作签证的持有者会因为特朗普的行政命令无法入境工作。

只会损害美国利益

这起诉讼的原告,即几大行业协会在诉讼中表示,白宫这一行政命令严重侵犯了国会在高科技和临时工人问题上的法律。虽然总统根据美国移民法 Section 212(f)拥有广泛的行政权力,可以阻止外国人入境,但移民法并没有授权总统彻底停止有效实施的法律条文。

特朗普在颁布这一临时禁令时表示,冻结发放工作签证是因为新冠疫情严重影响到了美国民众生活,造成了广泛的失业问题。为了保证美国民众能在经济恢复过程中得到优先就业,所以必须采取措施暂时禁止海外工人入境,避免他们夺走美国公民的就业机会。

但这一说法遭到了科技行业的无情驳斥。52 家科技公司联名签署的 “法庭之友”意见书直截了当地表示,“美国法律要求总统采取措施保证美国利益,但总统这一做法却与美国利益背道而驰。无可争辩的证据显示,冻结这些关键的非移民工作签证项目只会扼杀创新,阻碍增长,最终给美国工人、企业和经济的利益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

52 家科技公司在意见书中表示,总统这一行政命令毫无事实依据,而且没有考虑到后果。总统以为冻结工作签证可以保护国内工人,但这一命令只会给美国企业造成广泛的无法补救的损害,让美国企业在未来无法吸引到高科技创新人才,导致人才流失向中国、印度、加拿大等竞争国家。高科技移民非但没有抢夺美国人的工作机会,反而会给美国创造更多的工作机会。

H-1B 是创新基石

意见书提到,H-1B 签证最多的行业反而是失业率最低的。美国劳工局的数据显示,尽管疫情导致美国有总计 5600 多万人被迫失业,失业率率在 4 月份甚至飙升到 14.7%(7 月份回落至 10.2%),但今年 1-5 月份美国计算机相关行业的失业率反而从 3% 下降到 2.5%,而这是 H-1B 工作签证使用最多的行业。

这足以证明海外高科技人才根本没有侵占美国公民的就业机会。实际上,美国因为疫情打击导致失业规模最大的是酒店、出行、旅游、餐饮、零售等行业。在失业人群中,中低收入者占据了绝大多数,而 H-1B 和 L1 签证大多数都是收入较高的就业岗位。

美国每年发放 8.5 万张 H-1B 工作签证,其中四分之三都用在了科技行业。美国移民理事会的统计数据显示,美国 39% 的软件工程师、27% 的电脑程序员、28% 的电子工程岗位都是外国移民;而加州的比例更高,42% 的技术工作岗位都属于移民。硅谷科技公司招揽海外科技人才,大多数都是用的 H1B 签证。每年都有数以万计的海外人才或是从美国高校毕业的国际学生通过 H-1B 签证,进入硅谷科技行业工作。

H-1B 更是科技巨头的人才储备基石。美国公民与移民事务局 (USCIS)的数据显示,过去十年时间苹果、谷歌、Facebook、亚马逊和微软五家科技巨头公司的 H1B 工作签证额度从每年 5000 多张急剧增长到去年的 2.7 万张,占据了美国 H1B 工作签证三分之一的比例。这也是硅谷科技巨头坚决反对白宫冻结 H-1B 工作签证项目的根本原因。

美国梦是繁荣基石

现任总统特朗普自 2016 年大选时就将反移民作为自己的竞选纲领。2017 年上台之后,美国政府一直致力打击来自美墨边境的非法移民,动用军费修建边境墙,抓捕遣返境内的非法移民,收紧美国签证和移民政策,增加审核条件和延长审批程序,还推出旅行禁令阻止几个穆斯林为主的国家民众入境。

虽然在此前特朗普政府的反移民举措中,硅谷科技公司也曾经公开发声反对,但他们并没有像此次这样合力公开施压政府。显然特朗普此次拿 H-1B 工作签证开刀,真正触动了科技公司的根本利益。过去三年时间,美国政府不断提高 H-1B 签证的申请标准和审查力度,已经让大量科技人才因为拿不到签证被迫回国,或是让科技公司不愿大量招聘海外人才。(因为如果签证申请失败,不仅浪费人才财力,还会影响工作进度。)

“几十年来,这个国家一直像磁石一样吸引着海外人才,他们和美国本土的工人与创新者一道,将美国经济打造出全球最具活动的经济体。特朗普总统的行政命令阻碍了美国公司吸引全球最优秀的人才,剥夺了这些创新高科技人才推动美国经济增长的机会,包括短期经济恢复和长期经济增长。”52 家科技公司在法庭之友意见书中如是说。

苹果 CEO 库克在法庭之友意见书中表示,“和苹果一样,美国这个移民国家一直从多元化获取活力,从美国梦中获取希望。没有这两者就没有繁荣。对这一公告深感失望”。尽管库克和特朗普保持着良好的私人关系,多次与特朗普参加活动,但库克已经多次公开发声,坚决反对白宫限制 H1B 工作签证的政策。

政府悄然放松限制

这已经不是硅谷科技公司第一次以法庭之友的方式公开反对特朗普政府的限制移民政策。上个月,美国政府宣布,国际学生如果只上网课会被吊销学生签证遣返回国,随后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两大学府公开起诉国土安全部和移民与海关执法局 (ICE)。最终美国国土安全部作出让步,与哈佛及麻省理工达成庭外和解,宣布取消这一限制。

在这一诉讼中,谷歌、Facebook 和 Twitter 等 19 家科技公司同样以 “法庭之友”的方式向联邦法院阐述国际学生对美国经济的重要性。美国超过半数的 STEM(科学、技术、工程与数学)毕业生都是国际学生,而他们是科技公司的人才基石。科技公司更加担心,美国政府的反移民政策会直接影响到国际学生来美求学和留美工作的意愿。

而这一次围绕 H-1B 的斗争中,科技巨头们的集体施压似乎再次起到了效果。尽管白宫并没有撤销冻结 H-1B 工作签证的行政命令,但负责入境和移民的美国国务院本周已经放松了规定,颁布指导意见,允许续签 H-1B 工作签证的外国人才回到美国 (意味着必须是原雇主续签,不能是换工作的续签),他们的家人也获准一起入境。此外,美国国务院还允许技术专业人才和高级别管理人员进入美国,称这有助于 “帮助美国经济迅速持续恢复”。

尽管科技公司无法直接左右美国政府的行政执法,但科技巨头们每年都会投入数百万美元游说美国国会和政府,他们在华盛顿也有自己的代言人;谷歌、Facebook 和亚马逊则是每年投入千万美元以上。对特朗普政府来说,冻结 H-1B 工作签证原本就是一个没有实际意义的象征性举动,意在提振他在保守派选民中的支持率,如今悄然放松规定也没有什么损失,可以避免与整个科技行业为敌。

实际帮助外国对手

那么这一诉讼能否彻底否决总统的 H-1B 冻结禁令?鉴于诉讼是在加州北区的联邦地区法庭审理,这里的法官大多偏向自由化,硅谷的联邦法官通过初步禁令否决特朗普行政命令的可能性非常大。如果在地区法院败诉,特朗普政府可以上诉到联邦第九巡回法庭。

这一诉讼案和 2017 年 3 月特朗普上任之后的穆斯林旅行禁令有着诸多相似之处。当时白宫通过行政命令禁止几个穆斯林国家公民入境美国,立即在联邦地区法庭遭到起诉,联邦地区法官随即下达初步禁令,暂时否决了旅行禁令。白宫一直上诉到最高法院,半年之后才得以最终实施旅行禁令。最高法院的五位保守派大法官并没有直接评价穆斯林旅行禁令是否合理,而是强调总统的确拥有合法行政权力限制外国人入境。

这次的情况略有不同。美国大选只剩下了两个半月时间,很可能这一诉讼在上诉到第九巡回上诉法院之前,就已经失去了意义。如果特朗普大选落败,他会在明年 1 月就离开白宫。而拜登上任之后就可以直接签署法令,废除特朗普的工作签证冻结令。

在 2016 年之前,硅谷科技公司原本一直在游说政府和国会扩大 H-1B 工作签证项目的额度限制,希望招揽到更多的海外科技人才。但过去三年时间,美国科技行业能做的却是尽可能劝说政府不要继续收紧 H-1B 签证审核,直到此次冻结海外发放 H-1B 签证,终于彻底激怒了科技巨头们。

“几十年来美国经济领导地位几乎没有遭遇过外来竞争。但现在情况不同。全球诸多国家都在挑战美国的经济强势,学习美国的成功经验,想方设法吸引全球最优秀的人才到自己的企业中去。(现任政府)对领先人才关闭大门,将会给美国经济带来直接影响:不仅会扼杀美国企业,实际是在帮助其他国家竞争对手。“科技巨头们在法庭之友意见书中这样表示。

H-1B 工作签证申请人数最多的两个国家一直是印度和中国。美国国务院今年 4 月的统计数据显示,两国申请人数所占比例超过了八成 (印度 67.7%,中国 13.2%)。

相关文章

关键词:苹果微软

软媒旗下网站: IT之家 辣品 - 超值导购,优惠券 最会买 - 返利返现优惠券 6655网址之家 Win10之家 Win8之家 Win7之家 Vista之家

软媒旗下软件: 魔方 旗鱼浏览器(极速内核) 云日历 酷点桌面 闪游浏览器(IE内核) Win7优化大师 Win8优化大师 Win10优化大师 软媒手机APP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