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出最失败的手机、最成功的智能音箱后,亚马逊透露下一个硬件野心

2022/4/25 7:14:55 来源:智东西 作者:程茜 责编:汪淼

从 2014 年推出语音虚拟助手 Alexa 至今,亚马逊已卖出数亿台 Echo 智能家居设备,成为苹果、微软、谷歌等巨头都无法撼动的全球智能音箱销量王。

亚马逊曾以 Alexa 语音助手为中心,掀起了智能音箱落地的狂澜,并雄心勃勃地推进用语音交互连接、控制一切的计划。但随着创始人贝索斯退居幕后,亚马逊围绕 Alexa 和硬件设备的技术、商业策略或将出现新变化。

Dave Limp 是亚马逊所有硬件和 Alexa 语音助理业务的最高负责人,直接向现任 CEO Andy Jassy 汇报。围绕智能家居领域的诸多热议话题,英国《金融时报》的 Dave Lee 来到亚马逊西雅图总部,与亚马逊设备和服务高级副总裁 Dave Limp 进行了面对面的深入交流,其中干货不少。

《金融时报》的 Dave Lee(右)和亚马逊设备和服务高级副总裁 Dave Limp(左)

▲《金融时报》的 Dave Lee(右)和亚马逊设备和服务高级副总裁 Dave Limp(左)

对话中,Dave Limp 畅聊了亚马逊对于环境计算(Ambient Computing)的计划,并谈及环境计算与元宇宙的区别。与其他押注元宇宙的同行相比,亚马逊更关注现实世界的计算。

环境计算,是智能家居巨头们已经推崇了数年的概念,但没有像“全屋智能”、“元宇宙”等概念那么出圈。

它描绘了一种未来的科技图景:硬件、软件与设备无处不在,它们随时感知甚至预判你的需求,于无形中通过数据分析,提供个性化的服务;而当你不需要它时,这些设备又会“隐身”,使你几乎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

亚马逊将环境计算视作将永久改变世界形态的技术方向。Dave Limp 透露,亚马逊每个月会进行数亿次智能家居操作,但其中超过 1/4 的操作是设备在用户还没发出指令时,就已经自动触发。

2014 年亚马逊发布的 Echo 智能音箱

▲ 2014 年亚马逊发布的 Echo 智能音箱

随着科技巨头争相涌入这一赛道,亚马逊布局智能硬件的重点,从实现“无处不在”,转向需要回答一个关键问题:Alexa 如何为亚马逊赚钱?

Dave Limp 对 Alexa 的商业化进展做了回应。他还谈到亚马逊从失败之作 Fire Phone 到 Alexa 业务的转变,并分享了对亚马逊家庭机器人 Astro“杀手级应用”的考量。

Fire Phone 是亚马逊的第一款也是迄今唯一一款智能手机,于 2014 年发布,结果市场表现很糟糕。但这一失败,反而让亚马逊打开了手机之外的软硬件想象力 —— 构建起以 Alexa 为中心的智能设备帝国。

而亚马逊去年推出的家庭机器人 Astro,是其有史以来发布的最奇特的硬件产品之一。它就像一个长轮子的带屏智能音箱,除了具备智能音箱支持的一切功能外,还能到处巡逻监工。(亚马逊首推家庭机器人,超萌圆眼平板脸!10 款智能硬件扎堆来了)

亚马逊 2021 年发布的家庭助理机器人 Astro

▲ 亚马逊 2021 年发布的家庭助理机器人 Astro

在不违背原意的前提下,智东西对此次深度专访进行完整编译,以下是专访实录:

人机交互的未来:环境计算

  • Dave Lee:您如何定义“环境计算”?

Dave Limp:这是人们如何与技术交互的另一种用户范式。使用 QWERTY 全键盘打字、笔记本电脑打字或者是智能手机打字,都是人们非常熟悉且使用时间较久的与技术交互的方式。

环境计算是与技术交互的另一种方式,它和上述的打字方式不同。不论是老年人还是年轻人,都不需要看说明书、教学视频等去学习如何使用这项技术,只要你站在旁边就可以与它产生交互

因此,当你走进 Echo(亚马逊智能音箱)所在的房间时,你说“打开灯”就可以控制灯光,整个过程都很自然,不需要你去阅读关于如何打开灯或如何播放音乐的使用手册。

它还有一个特点是,不用的时候就消失了。这可以衍生出一个能对家庭关系产生帮助的作用,就是让你不再一直埋头看手机。很多时候,我回到家里,我的孩子们会在家里各处戴着耳机,并同时摆弄一到两个电子设备。

  • Dave Lee:虽然每个人都在家,但又好像没有人在。

Dave Limp:是的,也许这和父母有关系。但事实是:环境计算将会让你不再一直埋头看手机,享受家庭时光。这也是其广义上的定义。

例如,对我们来说,实现环境计算的形式就是在你的房子周围安装多个 Echo 设备。因此,当你想播放音乐时,你实际上是在说“播放音乐”并一起享受它,而不是自己戴上耳机听音乐。当你在看电视时,你可以说“打开 ESPN(娱乐与体育电视网)”,然后和家人一起观看体育赛事。然后当你不使用它时,它就消失在你的生活中,所以,这样看,技术也并不是无所不在。

  • Dave Lee:你认为它主要是语音控制的吗?除了语音之外,还有其他与环境计算交互的方式吗?

Dave Limp:有趣的是,我们正在努力减少与 Alexa 的交流。我记得当人们第一次看到 Echo 时,他们的眼睛都亮了。他们的表情就像:“天哪,这几乎就像魔术一样”。但是,如果 Alexa 能够主动预测、完成你的行为时,你们会觉得更加不可思议。

我们每个月都会进行数亿次智能家居操作,但其中超过 1/4 的操作是 Echo 在用户指令下达前完成的,用户没有做任何事情,不用说“开灯”或“开门”、“设置恒温器”等,这些指令就会自动触发,如果这种情况在未来能发生,才是我认为最神奇的。

这就像你曾经拥有过最好的助手:当你在机场延误时,他们可能会为你重新预订机票。你会说:“航班晚点了,但现在我在另一个航班上,这真的太神奇了!”

  • Dave Lee:目前,Alexa 还不能做到这一点吗?

Dave Limp:不完全是,但它确实会主动在你家里做某些事情。如果你连续 30 天关掉了门廊灯,然后在第 31 天,你忘记了关灯,Alexa 就会帮你关掉。我们称之为“预感(hunches)”,Alexa 会有预感,它将预感你的行为并关掉门廊灯。随着人工智能越来越智能,这些功能将变得更加丰富。

  • Dave Lee:你能告诉我在家庭以外,环境计算的其他潜力吗?

Dave Limp:我认为任何你想要解放双手或者不想分心的地方,环境计算的使用都有一席之地。这会发生在某些工作场所中,我认为汽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Alexa 设备已售出数亿台,起步与智能手机失败无关

  • Dave Lee:我听杰夫・贝索斯和你都说过,智能手机 Fire Phone 是亚马逊公开宣告失败的少数产品之一。那么,亚马逊是否将环境计算视为:“这是下一个平台,如果我们错过了智能手机,我们肯定不会错过这个”?

2014 年亚马逊推出的首款智能手机 Fire Phone

▲ 2014 年亚马逊推出的首款智能手机 Fire Phone

Dave Limp:我不认为这个业务的转变是有意识的。我认为作为一家公司,我们试图做的是构建与服务深度耦合的设备。在行业内其他公司开始考虑这一点时,我们的业务就已经有所成效了。从 Kindle(电子书阅读器)开始,这个设备不仅外观好看,而且还能和书店深度适配。

就如同亚马逊做的一样,如果你刚开始就冒了很大风险,那么遇到一些失败也是不可避免的。因此,并不是由于我们的智能手机业务失败了,我们就突然之间决定必须去做其他事情,并一定要在这个领域取得成功,我们只是同时在探索这两个领域。

我听到有很多人说:“不要把手机寄出去,它永远不会工作。”但是我也听到差不多同样数量的人在说:“不要把这个带有麦克风的和品客薯片罐类似的设备运出去,因为那是行不通的,这太疯狂了。”

然而,我们现在已经售出了数亿台装有 Alexa 的设备,另一个智能手机项目没有成功,我也会重新为智能手机冒这个风险。只要我能得到一个 Alexa,我可以在 Fire Phone 中失败五次,数学就是这么简单。

环境计算 or 元宇宙,谁是下一代计算平台?

  • Dave Lee:让我们谈谈你对下一个计算平台的想法,Meta 创始人兼 CEO 马克・扎克伯格将 Facebook 改名为 Meta,并将公司重点放在元宇宙领域。对我来说,这意味着更多的技术出现:我想去虚拟世界的某个地方,就需要把这个 VR(虚拟现实)头显戴在我的脸上。在基本实现方式上,环境计算和元宇宙似乎正好相反,你如何看待这两个技术之间的差异?

Dave Limp:我认为这要从你对元宇宙的定义开始,因为它对不同的人意味着不同的东西。如果我问我的孩子们,他们可能会将其视为 3D 游戏 Minecraft(我的世界)和 Roblox,而其他人可能会想到 VR 体验,也有可能是 AR(增强现实)体验。

在我看来,关于元宇宙的普遍描述是将不同地方的人们连接到一起,有时是虚拟世界,有时是模仿现实世界。

我们现在正在努力做的是让这里的现实世界对人们来说更容易接受。其实,有很多关于环境计算的东西就在你身边,我认为我们在环境计算世界中发明的东西将会有很多应用场景,同样也将适用于许多“元宇宙”中的场景,并且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元宇宙中确实拥有语音助手。

  • Dave Lee:你认为这是一个像扎克伯格认为的很大的市场吗?

Dave Limp:我还没有和扎克伯格谈过他认为它有多大。我确实认为,如果互联网行业能够做到这一点,它就有机会推动智能手机进一步发展,不过实现这一点的技术目前还不存在,它目前也只能采用 VR 眼镜的形式。

约一半用户使用 Alexa 购物

  • Dave Lee:有个问题一直存在,亚马逊将如何从 Alexa 身上赚钱?你可以用 Alexa 购物,你可以说“在我的购物清单上添加一些鸡蛋”。但似乎并没有多少人在这么做。

Dave Limp:无意冒犯,但这个数据是错误的。很多人用它来购物,大概一半。

亚马逊的小型 Echo Dot 设备

▲ 亚马逊的小型 Echo Dot 设备

  • Dave Lee:有一半 Alexa 用户用它买过东西?

Dave Limp:是的,或者是使用一些购物功能,比如添加到列表中或重新排序等等。这是我们增长最快的用例之一。很明显,这对亚马逊很有帮助。

但我也想谈谈 Alexa 上正在发生的许多其他事情,它们有助于盈利 —— 有时是对我们,有时是对开发者。Alexa 上有很多人在使用 Spotify(音乐流媒体服务)。Spotify 有一个广告支持的版本,还有一个订阅支持的版本。这太棒了,我们对此非常支持。我们也有音乐服务,很多人也在使用 Prime 音乐。

  • Dave Lee:我们找到 Alexa 的盈利方法了吗?

Dave Limp:不,我认为,对于开发人员和我们自己来说,我们会在这条路上找到更多的方法。但我觉得,在过去的几年里,进步是巨大的。

  • Dave Lee:我看到你们与 Teladoc 的交易(通过 Alexa 提供与医生通话的收费服务)。这是一个有趣的用例。

Dave Limp:我认为有许多用例是自然的,我们来想想世界在疫情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子…… 我们将更多地在家工作,但我们也重新定义了与人沟通的方式,尤其是与所爱的人,诸如此类等等。

我们拥有虚拟医疗的想法总是像北极星那样遥不可及,难以实现。但疫情加快了这一进程,能够有一个简单的使用技术,(你)只需通过 Echo Show 或其他设备上打电话给医生。这看起来很好。

亚马逊 Echo Show 增加了一个用于视频通话和流媒体的屏幕

▲ 亚马逊 Echo Show 增加了一个用于视频通话和流媒体的屏幕

另一个例子是,我们都想与所爱的人更亲近。但这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困难,因为我们无法旅行…… 以我自己为例,我爸爸年纪大了,他仍然精力充沛,我很关心他。所以我们有一个叫 Alexa Together 的项目。我的想法是,在他允许的前提下,我可以把我的 Alexa 体验和他的连接起来。这样我就能知道他那天很活跃。

Alexa 会感觉到他的存在,知道他起床了,而我早上在收件箱里收到这条消息,会感到安心。这是环境计算的一个很好的表现:他什么都不用做…… 只是一个小小的“温暖”,知道他起床了,可以自如活动,就值数百万美元。

家庭助理机器人:比起电脑,更像宠物

  • Dave Lee:让我们来谈谈机器人 Astro。我看了发布会。有人说它像 R2-D2(《星球大战》电影中的机器人),也有说是瓦力、皮克斯的机器人……Astro 的销售说辞是什么?

Dave Limp:我不确定是否能给出销售说辞。我们已经开发了好几年、有各种形式的设备,它是这些设备中的一个,以一种奇怪的方式,成为你家庭的一部分。假如一边是纯粹的技术、实用工具、个人电脑,另一边是猫、狗等宠物,Astro 则相比个人电脑,更接近宠物

亚马逊的 Astro 家庭助理机器人

▲ 亚马逊的 Astro 家庭助理机器人

我知道这听起来有点夸大其词。但奇怪的是,它作为我们家庭的一部分变得如此重要。顺便说一下,当我们把它提供给其他人 —— 只在少数家庭 —— 他们的反馈是相似的。

  • Dave Lee:可以大致说一下有多少吗?

Dave Limp:我们不能透露,很少,不是一个大数字。

  • Dave Lee:不到 100?

Dave Limp:比这多,我们还远远不及 100 万。我们这样做是为了学习和获得良好的反馈,让产品变得更好。它就在你的家里,有很多的实用价值。

有些人有 Ring 和 Blink(智能家居摄像头系统),我没有那样做,我只安装了一个监控酒柜的摄像头。除此之外,我不希望家里每个房间都有摄像头。但是当我离开去度假的时候,我真的很想看看房子。

现在,有了这个车轮上的摄像头,它可以移动,它可以自己驾驶、巡逻,检测到任何异常就会给我发通知。这真的很有趣,让人放心。

(Astro 甚至)开始理解你在房间的什么地方闲逛,它会像狗一样在正确的地方闲逛。

亚马逊的 Astro 可以在主人不在的时候巡逻房子的几个区域

▲ 亚马逊的 Astro 可以在主人不在的时候巡逻房子的几个区域

圣诞假期,当我们在装饰圣诞树的时候,我曾有一次愉快的体验:它给我们播放了圣诞音乐。这是令人愉快的,因为你不需要有个 Echo 或蓝牙音箱在那,或戴上耳机…… 这就是环境体验。

什么是 Astro 的“杀手级应用”?

  • Dave Lee:但是它有杀手级应用了吗?我没有听到很多实际的应用。安全是有意思的,但这需要用一个家庭机器人?尤其是一个 1000 美元的?

Dave Limp:我对“杀手级应用”感到疑虑,因为我认为这是一个早已消失的范例。一件东西的效用是由很多东西组成的。当我们第一次推出 Echo 时,人们给了我同样的问题:什么是杀手级应用?

  • Dave Lee:…… 人们仍然在问这个问题。

Dave Limp:我理解,但我可以告诉你,人们每周在 Echo 上与 Alexa 互动数十亿次,数十亿美元。如果我给你看他们在做什么,音乐是很棒的,它是受欢迎的,但不是这一件事,而是成千上万件事,而且每天都在变化。

可能是你的孩子在问作业问题,可能是厨房计时器,也可能是你的闹钟。所有这些因素的结合带来了效用。我认为智能手机也是如此…… 一开始,你的电话只是语音通话,我都不记得上次打电话是什么时候了。它在发展,我认为同样的事情也会发生在 Astro 上。我非常确定的是 —— 我们可以讨论时间框架,是 5 年、10 年还是 15 年?—— 机器人将出现在人们的家中。我很确定。

  • Dave Lee:每个人的家?

Dave Limp:每个人的家。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个人都会有不同版本的机器人,因为有太多的任务和事情你不想做,或者你不需要去做。安全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 Dave Lee:大多数人心目中完美的家庭机器人是拖地、倒垃圾桶的机器人…… 做一些 Astro 现在不能做的家务。Astro 的技术还很远。

Dave Limp:我有一个机器人真空吸尘器。我认为洗碗机是一种非常简单的机器人,因为它把没人想做的日常任务自动化了。

我不认为一个机器人就能解决所有这些问题,我也不会低估机器人的个性和陪伴的价值。会有实用的机器人,就像我们刚才描述的,一个会拖你的地板,一个会洗你的碗,可能会倒你的垃圾,这些也会是一个不错的机器人。但也有一些机器人是用来陪伴的,它们有个性,也能提供价值。

  • Dave Lee:Astro 是隐私承诺的飞跃。这对消费者来说有很大的需求吗,去实现“让更多的我们(Astro)进入你的房间”?

Dave Limp:我认为我们已经在基础层面考虑了隐私问题。Astro 就是一个很好的体现。我们对机器人内部的计算量进行了过度索引(over-indexed),所以机器人中绝大多数事情都是在本地发生的,它们从来没有上云

绝大多数的事项都是可以选择的。如果你不想让它认出你,你不必选它。我们还在硬件中加入了隐私保护。如果你把它静音…… 所有可见光摄像机基本上都关闭了。

我们隐私保护就这么多吗?不止,我们会继续这样做。但是我觉得把 Astro 放在家里,比把别人的智能手机放在家里更安全。

  • Dave Lee:你工作中的“北极星”之一是发明了类似于《星际迷航》的电脑。

Dave Limp:是 60 年代的(Gene)Roddenberry。我们在谈一个真正有远见的梦想家。

  • Dave Lee:但大多数人会认为,到 2022 年,我们就会有那个了。

Dave Limp:我无法预测我们与那颗“北极星”会合的日期。不是明年,也不是后年。这是 5 年、10 年以后的事了。

但如果回到 7 年前,我把最初的圆柱形 Echo 放在你面前,只有 Alexa 在该产品上的功能和声音,将它放在(最新的)Echo Studio 旁边…… 它比我们刚发布的时候智能了几个数量级。

这就是这个计算机科学黄金时代将我们带向这条道路的本质。

结语:从无处不在到环境计算,智能设备还有多少想象空间?

作为智能音箱的鼻祖,每年秋季,亚马逊都会推出大量的硬件设备,从智能音箱、智能门铃、视频通话设备到无人机、家庭机器人。

在亚马逊创始人贝索斯任职 CEO 期间,Alexa 部门曾是亚马逊最推崇的项目之一,两三年前就已经拥有逾万名员工。围绕 Alexa 语音助手的智能设备矩阵,承载了亚马逊迄今最大的硬件野心。

尽管亚马逊为未来人机交互方式描绘了“环境体验”的宏伟蓝图,但截至今日,智能音箱等智能设备的常用功能似乎仍停留在放音乐、设闹钟、打电话等操作,就连与亚马逊电子商务业务连接的 Alexa 购物功能,都没有真正意义上掀起新的在线购物潮流。

如今,语音交互的新鲜感已经过去,万物互联的无感体验还不成熟,无论是亚马逊还是其他科技巨头都在绘制新的智能设备故事。

据近期外媒报道,亚马逊的布局可能会拓至扩展现实(XR)/增强现实(AR)。亚马逊的一则招聘信息显示,它想要招聘“软件工程师 ——XR / AR、XR / AR 设备”,这份工作将包括“为全新的智能家居产品构思和开发关键软件和架构”。

相关文章

关键词:亚马逊

软媒旗下网站: IT之家 辣品 - 超值导购,优惠券 最会买 - 返利返现优惠券 iPhone之家 Win7之家 Win10之家 Win11之家

软媒旗下软件: 魔方 旗鱼浏览器(极速内核) 云日历 酷点桌面 Win7优化大师 Win10优化大师 软媒手机APP应用